•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海外修学游被按暂停键

考虑再三,北京的魏冬终于在7月14日把8个月前买的两套往返美国旧金山机票退了。“托了多重关系,交了许多资料,包括语言能力证明、获奖证书等等,才在斯坦福大学STEM夏令营占了坑,公寓也早早订好了……谁想到这次疫情影响这么久呢?好吧,感觉省了一个亿。”她调侃自己说。

“10万不贵,我身边的朋友都差不多这样” 

六位数——这是魏冬每年给儿子准备好的出国游学预算,原本今年的这个夏令营她尤其看重,“斯坦福这个营是夏令营中的抢手货,三个星期费用大约3万人民币,可以学开发APP、制作机器人等等,国内不少星二代都参加过。如果选择住在学校宿舍里,费用还要多两三千美元。”

魏冬的闺蜜在爱彼迎网站上租了一栋四卧室的花园别墅,三周租价为6000美元,她们本打算两家人一起住,“加上我们母子的机票和伙食等等,周末在附近自驾游,全部花销差不多十万吧。”魏冬是一家室内设计公司的合伙人,在国外也能照常处理工作,三周的陪读和六位数的消费对她而言不是问题。

“据我所知,北京很多中产家庭每年寒暑假给孩子出国游学的钱,都不低于四五万。瑞士、法国等欧洲国家甚至有一些二三十万的夏令营,想报上名还不太容易。”魏冬和先生很早就决定让孩子到美国读大学,参加各种境外夏令营都是她的教育计划链条中的重要一环。她的闺蜜一家早就把机票退了,她迟迟没有做决定,“心里还在盼望着能出现奇迹,譬如新冠疫苗忽然研发出来。”

10万块钱值得吗?魏冬算过一笔账,“我们去国外游学,单看10万好像很贵,毕竟国内有很多几千元的游学团,学校组织的更便宜。但是把这笔钱看成是我和儿子两个人去一趟为期三周的美国旅行的花费,就不觉得贵了,何况还能去斯坦福大学学习,含金量很高。”直到7月14日,北京市教委在发布会上要求学生暑假“非必要不离京”,她才狠下心把机票退了。

无论游学、研学、夏令营还是夏校,不同的名字代表的都是类似的产品——既有旅游产品属性也有教育产品属性。“在玩的过程中还能学到东西”,这是家长们青睐游学,尤其是海外游学的主要原因。

“同样的价格,在国外可以上名校营。”冲着这一点,上海的邵建茗就报了好几年的海外游学团,“在上海,四五天的艺术营就要五六千。我们花三五万报的夏令营,为期两三周,沉浸式学习,而且大多是英国、美国、新加坡的名校组织的,质量有保障。女儿之前参加过的Harker夏令营,口碑就很好。”邵有一对双胞胎女儿,今年9月升初三,她们从小学四年级开始每年都参加出国游学,每年的总支出固定在10万到20万元间,“两个孩子,只参加夏令营是10万,冬令营也参加就是20萬。” 邵建茗介绍,美国那边一般9岁以上就能送寄宿营。“我们从来不陪,一来信得过旅行社,二来想重点锻炼她们的独立性。我和太太也确实没有那么多假期。”

除了资质之外,邵建茗也看重国外游学项目的主题多样化,“她们参加过运动营、编程营、艺术营,每次都说很好玩。”邵表示,他的预算在上海属于中位数,“我有几个同事每年报的夏令营都要七八万,十几万的也有,他们的孩子上高中了。听说夏令营结束后,主办机构写的总结评语对孩子以后申请外国的大学会有一定帮助。”

而今年疫情之下,邵建茗给女儿们报了忽然火起来的线上研学课程,“为期两周,内容是跟专业人士学摄影、学攀岩路径设计、学导航技巧和地图制作方法……先试试吧。”

游学低龄化,“赢在起跑线” 

“让孩子赢在起跑线”是影响中国现代家长很深的一句教育信条。广州的瓜瓜也是最近才狠心退了8月2日上海飞纽约的机票,中止一年前就计划好的游学之旅。 瓜瓜的女儿还未满5岁,这条“起跑线”比大部分孩子都早。在此之前,瓜瓜曾带女儿到美国和澳大利亚游学。三四岁的娃,已经在洛杉矶上过流体力学宝宝课程,也参加过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艺术启蒙课程,“一周三天,由老师们拿着绘本带领孩子感受世界名画。”

无论游学、研学、夏令营还是夏校,不同的名字代表的都是类似的产品——既有旅游产品属性也有教育产品属性。

像瓜瓜这样对孩子教育进行前瞻性和系统性布局的家长,并不是少数,尤其是在整体受教育程度较高的80后、90后家长群体中。杭州的小满,家里有5岁的女儿,她跟另外两个孩子年龄相近、教育观念相似的大学同学组了个游学三人组。“我们打算从孩子小学一年级开始,每年暑假一起到外国游学两三个星期。”小满说,在发达国家,研学从幼教时期开始就融入孩子的成长。鉴于此,她已经把未来三年要参加的夏令营都大致选好了,“在美国夏令营协会官网上选课,就能看到很多有趣的课程。比如芝加哥艺术学院SAIC的艺术夏令营听说很不错,正好我女儿喜欢画画。”

去年,携程网发布一组监测数据显示,海外游学市场呈现低龄化趋势,小学生占比为11%,学龄前儿童占比已从几年前的不纳入计算跃升至6%,不过海外游学的主力军还是初中生,占比达49%,其次是高中生,占比24%。 开眼界、长见识、感受不同的文化、沉浸式的语言环境、提前踩点国外大学、获得有分量的推荐信……海外游学对于不同家庭有着不同的吸引力。

深圳的梁老师也属于“未雨绸缪型”家长,去年暑假她就带了8岁的儿子到澳大利亚墨尔本游学,插班到当地一所私立学校学习四个星期。“插班学习的费用大约3万人民币,不贵。”今年疫情之下,不少家长改变了海外游学的策略:梁老师今年让孩子学网球;瓜瓜计划暑假带孩子在国内深度游,而小满则锁定了桂林一家酒店的亲子夏令营。

“有含金量的暑假”,无处安放的焦虑感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微博
    南都周刊 2012年14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