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长大后我要做一名异教徒”

——迷失在教堂

圣彼得保罗教堂于1992年关闭。与其一同关闭的,还有另外5所教堂。教区内仅存的教徒全部挪至距此3公里处的圣查尔斯教堂。教堂废弃之后,曾用以拍摄电影《怒犯天条》,虽然打着幽默讽刺的招牌,但电影由于颠覆性地解读宗教信仰,在发行时曾遭遇多方阻力。好在电影终究是上映了,也使得人们重新意识到这座教堂独一无二的魅力。时至今日,教堂时不时仍会被租用来做一些视频和MV的拍摄场地。这些不多的租金,却足够雇佣一个看门人。虽说无法扭转废弃的命运,但至少内部常被打扫得干干净净,涂鸦数量也不再增长了。

众生平等

相对于这座幸运的教堂,另外一些废弃的教堂,虽然早已被大众遗忘,却也通过另外一种方式被重新使用了起来。

那些入口明显的教堂,即使门口挂着“禁止入内”的标牌,却挡不住流浪汉的光顾。在一座教堂附着的教会学校顶层,我曾瞠目结舌地目睹了一家流浪汉的生活痕迹:不仅有两个行李,众多或干净或肮脏的衣物,更有没有喝完的牛奶、铺着毛毯的沙发和一些属于3-5岁幼童的鞋袜衣物玩具。但是放眼望去,却看不到女主人的生活痕迹。而挂在黑板下方的整洁的西裤似乎暗示了这个独自带着孩子的流浪汉,可能还有一份正经工作,或者仍在寻找工作,我禁不住猜测,在他带着幼儿寄宿于此之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我们这些探险者来说,进入一个废弃的教堂只是为了拍照,但对于那些精力无处发泄的青少年和破坏狂而言,寻找一个废弃的建筑,是为了打破玻璃,喷上涂鸦,砸烂墙壁,甚至是一把火烧掉这个地方。我无法想象一个身无分文的流浪汉晚上回来,发现自己借以躲避风雪的地方被砸得破破烂烂,或者发现自己的床上被人莫名其妙的涂上一行 “When I grow up, I want to be a heretic(长大后我要做一名異教徒)” 的涂鸦。

我们在这座教堂中消磨了一整个上午,待到阳光凶猛的正午12点才从入口撤退出去。

街上的行人已然多了起来,走几步便要停下拍照的游客也比比皆是。或许是当晚有比赛的缘故,许多人已经戴上了黑黄相间的帽子,仿佛是过节一般兴高采烈地冲着每一个擦肩而过的行人打着招呼。而那些戴着兜帽穿着略微肥大的衣物的流浪汉,也一模一样地走在阳光之下,和街边支持“海盗”棒球队的本地人你来我往地讨论着当晚的赛事。

在我经过的时候,也冲我喊着“How are you(你好吗)”,然后是“Goodbye”,一如每一个我在探险过程中遇到的、萍水相逢的朋友,相遇问安,一声道别后便消失不见。没有任何分别。

众生平等。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