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和诗人谈恋爱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诗人,一个多情而浪漫的群体。如果和诗人谈一场恋爱会是一种怎样的体验?可能很多人会很憧憬,尤其是一些对文学艺术充满向往的年轻女孩,更喜欢诗人身上浪漫、忧郁的气质。至少,在诗人的笔下,情诗总会有多情的缠绵,这或许最能打动女孩的芳心。但这恰恰是诗人最不靠谱的地方。诗人的感情世界非常自我,情感脆弱、心思敏感,他们追求的是精神世界的理想化。这样的人能适合一起结婚生活吗?或许你还犹豫不决,别急,让我们走进多个擅写爱情诗歌的诗人感情世界去转转。

痴情很吓人

痴情不好吗?如果痴情到要死要活的地步,相信对方也会被折磨得半死不活。曾因一首《雨巷》而闻名的民国大诗人戴望舒就是一个典型情痴。他擅写情诗,诗中到处是男欢女爱、幽怨哀伤的情景。戴望舒的感情也就像在寂寥雨巷中徘徊,不断寻找“丁香姑娘”一样,始终在惆怅迷茫中凌乱。

22岁的戴望舒内向腼腆,非常喜欢开朗活泼的施绛年。从此,就开启了单相思模式,常常以诗向施绛年暗中表白。如“见了你朝霞的颜色,便感到我落月的沉哀”。然而,施绛年看了根本没感觉,这让戴望舒很郁闷。某天,压抑许久的他终于鼓起勇气向施绛年摊牌,结果,施绛年十动然拒。戴望舒顿感被伤了自尊,竟然要跳楼寻死。这下可把施绛年吓坏了,去哪给他找消防气垫去,只好勉强答应订婚。两人的感情基本就是剃头挑子一头热,最终施绛年还是移情别恋。

一直沉浸在初恋中的戴望舒长期萎靡不振。第一任老婆穆丽娟由崇拜到失望,再到怨恨,最后义无反顾地离开他。戴望舒写下绝命书又要寻死,这次是服毒,幸好被神一样的队友发现。

当戴望舒走进第二段婚姻时,却对前任老婆又有很多留恋。始终活在过去时的他让现任老婆杨静又大为不满。当发现杨静出轨时,戴望舒却不再寻死了,而是像神经病一样念叨:“死了,这次一定死了!”

但是,戴望舒被日本人逮捕时意志却非常坚强,在大牢里经受住了各种严刑拷打。而当面对女人、面对离婚时却寻死觅活,始终无法走出感情的牢笼。

相比戴望舒,八百年前的陆游也很痴情。陆游的初恋是表妹,婚后二人情投意合,如胶似漆,以致于陆游荒废了学业。这是陆游老妈绝对不能容忍的,最终棒打鸳鸯散,陆游伤痛欲绝。陆游再娶,表妹另嫁,如果相安无事也就罢了。但陆游因一次与表妹的偶遇,感情的闸门再也无法关上。他多次到偶遇地点题诗,以倾诉对表妹的相思之情。结果搞得表妹的感情也波澜起伏,最终表妹抑郁而死。陆游与老婆生活了50年,连一首诗都不舍得给人家写,却没完没了地活在表妹的感情世界中。

多情太风流

“酒力渐浓春思荡,鸳鸯绣被翻红浪”—这么露骨的艳诗就是出自北宋情诗巨匠柳永之手。他不像戴望舒那样情痴一人,而是多情数人。说白了就是大面积撒网,而且网眼很小,各色女人都很难漏网,被他弄得神魂颠倒。

当时的柳永是京城著名的“北漂”。他与其他男人逛妓院不同,别的男人是提上裤子就走,扭头就不认人,而柳永却对妓女一往情深。说好听是投入真情,说不好听就是多情暧昧。从他的词中,可以找出一大堆相好的女人,什么虫娘、师师、心娘、香香、佳娘、冬冬、酥娘等。其中有一句是“调笑师师最惯,香香暗地情多,冬冬与我煞脾和”,看这意思,他很可能是同时与三个女人暧昧缠绵,而妓女们也都备感宠幸之荣。

虫娘对柳永动了真感情,柳永海誓山盟了一通,说你别和其他男人好了,就只等我一人,等我当官后一定非你不娶。谁知,多年以后柳永真的高中进士,却把这个诺言抛到了九霄云外。人到老年的柳永,只当了个小官,但仍不忘四处招蜂引蝶。有的女人被他搞得一片凄凉愁苦,甚至积郁成疾,浮浪一生的柳永也把自己弄得“为伊消得人憔悴”。

《西厢记》中的爱情故事。近人王叔晖绘画。

喜欢多情暧昧的,还有近代诗人苏曼殊。苏曼殊既是诗人,又是僧人,是一位难得的跨界达人。苏曼殊的女人不比柳永少,有中国的、日本的、西班牙的,口味很杂。同陆游一样,苏曼殊的美好初恋也是被打散的,也是伤心欲绝。但后来,他每每遇到其他女子,基本都是若即若离。把人家撩拨得心急火燎,关键时候,他却溜了。西班牙美女要以身相许,他说,不好意思,我有信仰。日本艺伎要和他共度春宵,他说,别碰我,我有信仰。如果大胆猜测一下,他和很多女人恐怕连性爱都没有。但在他的诗中却淫词飞舞,如“臂上微闻寂乳香”、“偷尝天女唇中露”。

最荒唐的是,临死那年,34岁的他成为了妓院的常客。每次点完小姐,不问也不碰,而是坐在人家对面,双手合十,口诵经文。小姐们哪见过这种奇葩,纷纷骂他“蛇精病”。

无情又残酷

不以结婚为目的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但结婚了照样可以耍流氓,民国大诗人徐志摩就是一个。“富二代”的徐志摩特立独行,虽然接受了包办婚姻,但对老婆张幼仪打心眼里看不起。其实人家张幼仪家庭背景一点不弱于他,不说别的,张家的嫁妆都是从欧洲采购而来,用一节火车都运不完。而徐志摩第一次见到张幼仪的照片时,居然连连撇嘴,说人家是土包子。再者,张幼仪也是一个非常贤惠的女人,徐志摩却将这视为乏味无趣。很快,徐志摩就恋上了林徽因。

老婆怀孕期间,徐志摩坚持要离婚,让老婆去打胎。张幼仪说,打胎会死人的。你猜大诗人徐志摩说啥?他说:“坐火车还会死人呢,难道你就不坐火车了吗?”这句话把一向委曲求全的张幼仪噎得直翻白眼,她实在无法想象,眼前这个朝夕相处的丈夫为何如此残酷无情。

后边的事情其实大家都知道了。徐志摩喜欢的林徽因,其实是个心机女,发现在徐志摩浪漫的外衣下里边有各种不靠谱,根本不适合结婚。倒是徐志摩不死心,与林徽因拉拉扯扯间,又抢了朋友的老婆陆小曼。难怪梁启超在徐志摩与陆小曼的婚礼上大声痛斥二人。徐志摩遇难后,还是前妻张幼仪给收的尸,就连后期出版诗集也是张幼仪大力操办的。

唐朝元稹也是一位始乱终弃的人。22岁的他与15岁的崔莺莺相恋,崔莺莺也是被元稹的风流才情所吸引,两人花前月下好不浪漫。等偷尝禁果后,元稹就像变了个人,常以读书为借口,对人家有点爱理不理。进京后攀高枝,娶了高官的女儿,荣华富贵样样有,哪还记得乡下那个土得掉渣的初恋。高枝老婆病逝后,元稹反倒很动情,为此留下千古名句: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去巫山不是云。

当然,并不是所有诗人都这样,但“德艺双馨”的太少了。至于杜甫那种苦大仇深又太忙的诗人,不提也罢。浪漫的风流才子固然吸引人,但你敢和他们谈恋爱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编读
    南都周刊 2016年10期

    南都周刊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