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如何在隐秘酒店里策划一次谋杀?

虽然住过许多隐秘的酒店,但有一件事让我对阿曼杰格希湾的六善酒店印象特别深刻,那年正好冰岛火山爆发,亚欧交通断绝,酒店经理Wynn为了防止被困酒店的客人无聊,便召集了所有人在阿拉伯的荒漠中办了一场长桌晚宴,远方是波斯湾的迷人海平面,身边是Hajjar山脉的嶙峋山峰。

坐在我面前那位是来自英国的旅行策划,他的脸在昏暗的烛光里显得更长,一瞥过去有些福尔摩斯的神经质,除了忍不住会重复自己的话之外,看起来还是有些名侦探的派头。身边两位则是丹麦过来的纪录片导演和他的助手,一看便是一位夸夸其谈桃花乱弹的主。另外一边是Wynn,来自澳大利亚的珀斯,一刻不停介绍着西澳的美丽风光。座上的另外几位不熟,靠长桌另一头的有位来自印度的天文学家,前一日晚上在沙滩上教我如何用天文望远镜看月亮环形山。他在这里会住上一段时间,有这样度假兼工作的活还真是不错。

那瞬间我便想到了阿加莎·克里斯蒂,另外当然还有到处惹是生非的柯南,他们都喜欢在度假的时候安排笔下的人物死于非命,就我这一热爱侦探小说的人看来,还真是死得其所。当然想到这梗还有另外一个原因,这是一间足够隐秘的酒店,天时地利早已具备。

从迪拜机场开到这位于穆珊旦半岛北部的度假村足要2小时,酒店所在的杰格希湾是一个被Hajjar山脉紧紧围困的小海湾,除了酒店之外还有一个曾经差点湮灭了的小村庄,出入除了翻过身后看起来一点不可亲可敬的Hajjar山之外,就是用船,就算去最近的集市也要靠船,是的,暴雨冲垮山路和船马达被弄坏的梗早已铺设好。

我打算安排丹麦导演死亡,主要是他说得太多让我头疼,而英国这位热烈的福尔摩斯迷可以成为最后的凶手。我还有一些配角,比如来自尼泊尔的登山向导,他娴熟的攀岩技术应该可能发展成为一个重要分支剧情,还有两位来自保加利亚的滑翔伞飞行员,再前一天的下午,他驮着我在Hajjar的山峰间穿梭,并成功着陆在酒店前面的白色沙滩上。那些山峰就像刀片一样,犬牙交错着地从脚底掠过,绝对可以给故事增加一些惊险黑暗色彩。当然来自印尼的主厨和来自法国的米其林三星客座大厨也可以来一场包含前世今生的撕逼大战。

当然最重要的是,这是阿拉伯世界的一隅,迪拜吹来的奢靡之风可能尚未完全冲破阿曼的传统和优雅,但跑去迪拜购物的不少阿拉伯人更贪念这里的清静。诸位来自本地的带着自己厨师的独自居住在别墅里不与其他客人接触的壕们完全可以以各种高逼格行为作为剧本背景。

故事渐渐成形并看起来非常完美,当然不仅仅是这家隐秘度假村的功劳,还有来自世界各地富有个性的员工与客人的“鼎力合作”。事实上,从实际进入的难度来考虑,这并非是我住过最隐秘的一家酒店,这地方仅仅是阿婆级的。阿婆更善于巧妙处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擅长本格的柯南级侦探故事的自然还是应该在日本发生。

在日本的富山县我就去过一家叫大牧温泉的温泉度假村,这温泉旅馆背靠悬崖,面对着叫做庄川峡的深涧,从小牧水坝坐游览船进入庄川峡,约30分钟到达,在庄川峡的码头沿着石梯拾级而上,顺着山势建成的木制屋宇更像是散放在山坡上的火柴盒,而我也仿佛慢慢缩小,进入了这个火柴盒的小世界。

到了晚上,便连轮船也没有,你就好像完全被酒店困住。除此之外,没有wi-fi,也没有手机信号(如今或许有所改善),但有个红色的公用电话,样子倒也可爱迷人,但我也没跑过去问是否能打国际长途,总觉得在这地方这时候问这样的问题就好像进了千年古刹找扫地僧问哪里可以吃肉一样,都有点焚琴煮鹤的不知好歹。晚上在这酒店还是有不少事情好做,比如吃螃蟹,比如泡温泉,比如好闺密们找个不管房间还是旅馆的角落歪着头谈男人谈感情一晚上,都算好好消费了时间。

也可以做一些更合时宜的事,比如一起看本日本推理电影或电视剧。身为动画,柯南自然不适合这种木墙黄灯的老派旅馆的氛围,横沟正史的金田一耕助和绫辻行人的岛田洁倒可能更合适,特别是岛田洁在各类奇特建筑(十角馆、迷宫馆)中发生的诡异事件,搭配这种因为背山面河多次增建的旅馆里倒是再合适不过。最值得关注的是那条通往女汤的、颇为波折的小径,这地方原本男女混汤,后来渐渐不合时宜,便又在靠近深涧处修了座女汤,那条路复杂得很,深涧便在眼前,白天是如绿玉一般的屏障,晚上却有些朦朦胧胧不知所在,很适合拿来为不在场证明打个时间差。

需要乘船进入的酒店并不止这一处,在泰国清莱府金三角那地方还有一家四季酒店,只有15个立在半山腰的帐篷别墅,也是需要乘船进入的,而且乘船从大名鼎鼎的湄公河缓缓进入,你可以从老挝出发,也可以从缅甸出发。当然从泰国出发去缅甸、老挝兜个一圈后再去酒店也行,也是小爬一段台阶之后上山,“大堂”就在半山腰上,好像一个亭子一样,早餐厅也在不远处,据说早上大象会经过早餐厅前面的那条路去喝水。一边大口大口吞着金黄色的芒果一边看大象们憨憨地走过,真是一件非常奇妙的事情。

“15间别墅客房全部悬空”,只有一个出入口,真是理想不过的密室了,并且从阳台望出去便是缅甸的群山,一眼望不到边际,脚下的湄公河咕哝着似乎叫嚣着魔咒。而酒店的泳池是在更隐秘的地方,不管在这里发现尸体也好,或者办一场让所有人物出场的泳池趴好,都是非常合适。当然,考虑到金三角复杂的环境和可能牵涉到的历史背景,毒枭出现的可能性,还是钱德勒大师来掌控整个大局会比较好。

当然要说起那些隐秘的酒店,一岛一酒店当然是要雀屏中选的,这种酒店最多的就是在马尔代夫了,当然拿这批酒店说事就太没有技巧,反正都差不多,如果稍稍要说得复杂一点,比如柬埔寨西哈努克港出去的那个Song Saa度假酒店,就不止一个岛,绝对可以在岛与岛之间设定一些船只的诡计。

想重点提一句的是夏威夷拉奈岛的四季酒店,拉奈岛是夏威夷的第6大岛,面积其实挺大的,但住的人却不多,只有3000多人,游客更少,主要与这岛屿干燥的气候相关,岛上的拉奈市顶多算一个村庄,任何市镇设施都是迷你级别的,如今岛上98%的土地为甲骨文的创始人Larry Ellison所拥有。而仅有的一个好酒店便是距离拉奈市半小时车程的四季酒店,而这半小时车程内看起来也是异常荒凉的样子,并没有很高的树木,也没有可以遮挡的环境,前后如果有车,也很容易辨认,当然更重要的是,在岛的另一边还有一片原始森林,以及一处被称作“上帝的花园”的火山地貌,丰富而又受限的环境很适合奎恩小说的格局和深度,当然,最重要的这是在美国。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