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中国人告诉世界,贫困不是必然

新中国成立之后,通过土地改革,建立了社会主义的社会属性,为解决绝对贫困问题,奠定了基础。

土地国有,或者集体所有,按人口均分使用权,这一点,中国历代大一统政权屡有尝试,但只有新中国做到。

而且,所有权与使用权的分离,从根本上杜绝了兼并的可能性。

上下五千年,历朝历代,梦寐以求却从未梦想成真的“小康”社会,出现了曙光。

市场失能政府顶上

中国共产党的初心与使命,是为中国人民谋福利、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历史地看,这一点确实从未改变。

但怎么做到呢?

不挨打,当然是首要的。反帝反封,目的就是不挨打,挨打的话,谈何建设?

解决不挨打的问题,正是历代改良与革命不能成功,而中国共产党成功的根本。

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不挨饿,也就是反贫困的问题。李大钊先生说,社会主义是要富的,不是要穷的。邓小平先生说,共同富裕,是社会主义的本质。

人民公社,一大二公,试图让每个人都吃饱饭,这是最坚决的反贫困,但结果却不如预期。“不患寡而患不均”,看来还不行。

问题出在哪?出在生产力水平还不能支持这样超前的生产关系。

贫困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一个生产关系问题,正因如此,我们才说它根本上是人为的问题,人为制造,或人为忽视。社会主义制度的特征之一,就是不允许任何一个人因为生产关系,而罹受苦难。

然而,我们的生产力,不足以支撑制度要求。

于是就有了改革开放,这样一种“战略性退却”。即把讲求效率的市场机制,继续引入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建设当中,并且把它作为决定性机制。

根据理论,市场机制讲求效率,因此能够造成“帕累托最优”。

当然,也不是你要引入就能随时引入。

改革开放,还是东西方和解的结果,是资本主义全球体系扩展的结果。十几年前我们耳熟能详的“产业梯度转移”和“微笑曲线”,术语叙述的,就是和解导致的转移和全球分工。

所以我们抓住时机,不要犹豫。

首先,不背历史包袱,中央定论,社会不争论;其次,不心怀执念,不管姓资姓社,效率优先。

有了效率,也就是有了供给能力,反贫困才在生产资料公有制这一必要条件之下,获得充分条件。

所以,改革开放后的1980年代,就是中国主动反贫困(扶贫)的开端。

工业化史、市场化史就不多赘述,虽然它们是中国反贫困最有力的干将。

工业化和市场化,带来了一种全社会共享的水涨船高效应,人民福祉普遍改善。“问渠哪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水涨船高效应,官方用语就是“共享改革发展红利”。就经济生活而言,所谓改革,主要就是市场化改革。

它是有局限性的。

我们前面说过,市场的效率,奠基于淘汰。总要有人被淘汰,淘汰的原因千差万别,可能是竞争失利,可能是无缘于市场,也可能是因为身体和精神的残疾与缺陷,或者最简单的,年纪太大。

总之,有人被淘汰。如果没有人被淘汰,就不会有市场。

我们现在要问的是,那些被淘汰的人,真的是活该吗?

竞争失利,就权当活该吧。身体和精神残疾,年纪太大,还有僻处山中无缘市场,能算是活该吗?

不能。

所以,你应该发现了,如果单纯依靠市场,讲究效率,那么彻底的反贫困就是空中楼阁。你怎么可能在最没有效率的领域去提倡效率至上呢?

如果这样,只能导致一个愚蠢的回答:“何不食肉糜?”

在反贫困的最后一公里问题上,市场是失能的,而且注定失能。水涨船高效应消失了。

这时怎么办?贫困人口如何救济?唯一的办法,就是政府顶上。

所以,自从十八大之后,扶贫的中心转变为“精准扶贫”,就是在市场失能的领域政府顶上的表现。

当然,政府顶上也不是必然的。

最后的问题:政府为什么要顶上

事情就像看戏,越往后越有趣。

哪怕已经是最后一公里,效率已死,至少跟效率瓜葛甚少的时候,还是有人要讲效率。

这个党,不是党派,不是唐朝的牛僧孺、李德裕,不是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这个党,是人民的代表,人民意愿的公约数。

如果从西方政治理性的角度看,贫困问题,其实是边缘人群的少数性的问题。

贫困人口既無力在社会上发声,也不能通过游说等金钱政治方式影响决策,因此,他们基本不会对执政造成负面影响。

你听到特朗普说要维护中产阶级,但肯定不会听到他说要维护流浪汉的,因为这些人在政治价值上不值一提。

他说要保持工人的饭碗,那是竞选需要,空口那么一喊,因为他做不到。如果美国工人都能掌握阶级分析法,肯定也不会那么容易上当。

放眼全世界,在反贫困问题上,除了中国,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会在最后一公里强硬顶上的,这一点,非常坚定。

中国为人烟稀少的地方修路、通电,为环境闭塞的区域修建网络设施,基础建设为脱贫提供条件。这不是市场效率问题能解释的,而是关乎一个政治体,如何看待人的生存和发展权,如果把它排在第一位,那么所有的代价都值得去支付。

政治之根本,不在于政权形式,而在于善治。

在中国,事关社会公平与正义,效率必须让路。

举例吧,中国的警察和官员,会介入对家庭、邻里矛盾等“鸡毛蒜皮”的调处。中国消防,不管什么事,脑袋卡在栅栏里,给你弄出来,家里有个马蜂窝,给你摘掉,戒指太小摘不下来,为你解决,都不收钱。

仰头想想,今天的中国,真是必然吗?当然不是,全天下都没有这样的必然。

根本原因在哪里?在于中国共产党的独特性。这个党,不是党派,不是唐朝的牛僧孺、李德裕,不是美国的民主党、共和党。

这个党,是人民的代表,人民意愿的公约数。这个党的理想和人民的理想一致,并且理想随着现实不断发展。

因为它紧密联系群众,所以它可以长期执政;因为它长期执政,所以它眼光长远,可以制定和通向长期目标;又因为它目标总是如期实现,所以群众主动跟它密切联系。

反贫困,彻底地反对绝对贫困—就像它过去彻底反帝反封一样,其他人都做不到,只有中国共产党做到了。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