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没有全球化,我们的世界将会怎样?

另外一个变数是日益坚决的反全球化力量。随着民粹主义的崛起,大众对于全球新自由主义秩序的不满日益上升,在疫情到来之前已经抵达临界点。民粹主义对建制派政治而言是一个幽灵,是摧毁性的力量。在今日,民粹主义以多种形式而存在,既有彪悍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也有偏执的激进民主,它们都或明或暗地指向了法西斯主义的方向。对全球化秩序的不满,已经被充分点燃。哪怕疫情在今天突然结束,但民粹主义的火焰并不会熄灭。它会变成一种怎样的力量,如今依然有待观察。只有那些持反全球化立场的底层人民认为“全球化依然能带来发展机会”,全球化才能获得动力。

第三个变数是美国的态度。作为全球第一大强国,美国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将影响其他国家的立场。在特朗普时代,美国走向了民粹化,并率先展示出反全球化的一面。保护政策与孤立主义,某种程度上就是一种全球化的逆流。退出国际组织,也意味着破坏了全球合作的默契。自2016年以来,美国为世界树立了一个坏榜样,并以零和博弈的思维处理一系列国际关系,比如对中国的贸易战。这种反全球化的激进态度,不仅消解了国际组织的权威性(例如联合国、世贸组织、世卫组织),也变相导致了多个国家出现了对美的抵触思维(例如中国与伊朗)。自20世纪末开始的被认为代表人类福祉的全球合作,遭到了美国的一系列打击。2020年11月,美国大选又将进行,作为反全球化代言人的特朗普到底能不能连任?如果白宫易主,新总统能否力挽狂澜?全球化的命运会不会发生改变?全球合作是否有重启的机会?

反全球化不是一種建设性的力量。它不能提供经济发展的动力,也不能促进科技的发展。它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宣泄,而不具备理性的力量。

下一个黄金时代

1980年到2020年这40年的全球化历程,应该是人类历史上少有的黄金时代。除了一些区域性的冲突(比如波黑内战、卢旺达内战、叙利亚内战等),绝大多数国家都享受到珍贵的和平。而且,随着全球化工业体系的完成,很多国家也获得了发展的红利。近40年来,全球绝大部分国家的GDP是处于增长状态。尤其是很多第三世界国家,迅速解决了温饱问题、进入人口大幅增长阶段,人均寿命也有极大的提升。比如,非洲的总人口就比30年前增长了一倍。抓住全球化机遇的国家,更是实现了经济上的巨大飞跃,从发展中国家进入发达国家或准发达国家之列,比如日本、韩国与中国。尤其是中国,通过劳动力的巨大优势成为世界制造业的中心,GDP总量在40年内增长了80倍,可谓是全球化最大赢家之一。

人类财富的“蛋糕”确实越做越大。生在全球化的时代,其实是这一代人的幸运。

尽管当下民粹主义者反全球化的呼声越演越烈,其中一些口号似乎也有道理。但毫无疑问的是,民粹主义者没有未来。反全球化作为一种质疑的声音,它能提供反思的价值,毕竟之前的全球化确实有不公平的一面。但是反全球化不是一种建设性的力量。它不能提供经济发展的动力,也不能促进科技的发展。它更多的是一种情绪宣泄,而不具备理性的力量。它会将国际局势引向紧张化,而不是迈向和平。一旦由民粹主义者掌握了政权,国际政治很可能就会充斥着军备竞赛、核威胁和恐怖主义。

下一个黄金时代,就是全球化重启之时。只有集齐三个条件:和平、互信与共同的发展愿望,全球化才能重新启航。届时,可能是疫情告一段落之时,也可能是民粹主义慢慢消退、人们恍然大悟之时,也可能是各国首脑重新聚首,共同商谈建设良好双边关系之时。它还有多久,取决于我们是否有能力建设一个更为公平的新型全球化,也取决于我们是否能具有足够的理性。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 政策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 声音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 15/6
    南风窗 2020年14期

    南风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