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社畜”,机器化的人

2019年出现了一个流行词—“社畜”。人们可能马上会想到另一个词—“鬼畜”。这两个词,都来自日本。

“社畜”,大意就是白领阶层过着一种被压榨、无休止、泯灭个性的畜生一般的社会生活,事实上就是人的极端工具化。

而“鬼畜”,则是一种对正儿八经存在的事物的玩世不恭的解构方式,在中国主要是视频混剪解构,其代表性的实体是B站。

作为严肃探讨,我们可以对“鬼畜”毫不在意,但不能对“社畜”视而不见。因为前者是一种亚文化,而后者则是一种社会主流心理;前者可以远离,后者不可逃避。

作为人,却以“畜”自况,这在过去是难以理解的。

今日的社会,所有的存在都能够被理解;或者反过来说,过去所有的不可理解,都已转换为某种存在。

从“吊丝”到“社畜”

原本难以理解的还有“吊丝”。

这个词产生于2012年,席卷2010年代。它最常见的写法,是给“吊”字加上“尸”字头,那是它的原貌。

一个社会,集体地、坦然地以某种器官以及其上的附着物自况、互称,回首人类文明史,史无前例。

虽无前例,但有参照系,比如陛下、殿下、阁下、足下,东汉蔡邕说,这是不敢直称,“因卑达尊”。对方地位太高,我不能直视,因此用不直视的情况下所能看到的事物代替之。

“吊丝”显然并无此意,因为即便紧紧盯着看也看不见,它的多种写法都是为了规避“文明”困境而化生。也就是说,想尽办法冲破重重障碍,目的只是为了实现“自我贬低的自由”。

这种自我矮化,是对现实境况的反映。

人们从潜意识里发现,正如彼得·L.伯格所指出的那样:“社会是让我们身陷囹圄的历史囚笼。”身在囚笼,无法冲出,于是便自嘲和互嘲,以此忘记囚笼是一种苦—这就是获得快乐的有效方式。

“吊丝”代表社会中下层的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所蕴含的也是一种主流社会心理。

观察今天的社会,必须正视一个认识前提,那就是,主流文化是由社会中下层来代表的。这和史书里的世界大异其趣,过去的风尚几乎完全由上层创造和引领。

道理很简单,过去是权力社会,而今天是市场社会。市场是打群架的,人多,就能自发生成和强化价值取向—虽然因为难以联合而不能制定规则。

马云、马化腾是顶级精英,是制定规则的人,但托举他们的是数以亿计的中下层;明星在公共场合装模作样,也是装给数量巨大的“吊丝”们看的。

“吊丝”时代,中下层的自我意识还是很强烈的,人们试图通过语言、行为等方式获得快乐,正说明人还没有放弃对人格完整性乃至自我实现的追求。“我”可能先天、后天条件不如他人,但“我”知道我是我自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我”接受当前低下或者一般的经济、社会地位,但人格完整性并没有被瓦解。

笛卡尔说,动物是机器;拉·梅特里说,人是机器。“社畜”的意思就是,人和动物一样,都是机器。

当主流自况从“吊丝”转换为“社畜”的时候,背后的心理意义已经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最重要的一点是,人格完整性被瓦解了。

一个人可以承认自己长得不好看,过得不体面,但基本上不会承认自己是“畜”。“畜”是用来和“人”相对应的,不仅是一种灵性差别,还是一种道德差别。只有当一个人在行为上极其反社会的时候,人们才会把他和动物并提。

比如,“是禽兽也”“禽兽不如”。

“社畜”这个词背后,没有一丝快乐,没有自嘲,没有玩世不恭—玩笑总是有度的。所以这不是一种修辞,而是一种承认,对人的存在状态的承认。

这种存在状态,是缺乏自由意志、被驱使、不能停歇、机械式地生存。“畜”字很触目惊心,符合中下层大众的形象思维特性,但它真正所指的,其实是机器。

笛卡尔说,动物是机器;拉·梅特里说,人是机器。“社畜”的意思就是,人和动物一样,都是机器。

永 动

“鬼畜”“社畜”来自日本。中国人从19世纪末以来,就保持著语言借用的习惯,主要的借用对象就是日本。早期,我们借用的是他们率先翻译的西方现代理性概念,以及一些原本不知道的风物、地理名词,现在,我们需要的是他们的“重口味”思维中不时闪现的高度概括力。

这些词汇惊悚,但形象。

在线性的现代生活逻辑下,日本一直走在中国前面,所以这种借鉴无可厚非。作为近邻,日本人总是比中国人早一拍感受到现代化的高价值,同时也早一拍地体验到“囚笼”的滋味。

“囚笼”,今天主要表现为机器。实体的机器,以及机器化的社会运行方式。

多数人的机器式生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尤其当人的竞争对象是机器,而且人由机器来指挥的时候。

工人,外卖员、快递员,白领,柜员、程序员,写作者,医生、律师,艺人、直播者、网红……这些主流职业,都在与机器竞争,并且被机器所指挥。有点累赘,但为了便于理解,还是说明一下他们分别对应的“机器”。

工人至少从200年前就开始和机器竞争,作息也由机器决定。

外卖员和快递员的对手和指挥者都是作为机器的平台。

白领的机器是电脑、手机以及背后的工业制度。

柜员的对手是程序员研发的机器程序,而程序员的对手是他们自己研发的日益聪明的机器程序。

写作者的指挥员是机器统计出来的偏好数据。

医生早已机器化,律师也一样在机械化流程下完成工作,好医生和好律师都是因为还保留着动情的能力。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