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中国经济“第四极”呼之欲出

车水马龙的重庆商圈

火锅重庆与麻将成都的纠葛,从GDP的比赛,到排行榜的互怼,可能是中国当下最富戏剧性的双城记。

近几年,两地的情绪发生了变化,合作的呼声大于竞争的呐喊,而在政策层面上的变化着实让人吃惊—从经济区到城市群,从区域发展到城市化,2020年伊始,高層直接定调,推动成渝双城经济圈的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

这也是中国其他城市群梦寐以求的“第四极”。但为什么是重庆和成都?

人口和资金的吸附“双子”

中国的城市化进程是一个奇迹。改革开放40年,中国城市化率从18%迅速地提高到了58%,城镇人口增长了约5倍。

在经济学家看来,更大的城市意味着更高的生产率和更快的经济增长。比如陆铭这样专门研究城市和区域发展政策的经济学教授就指出,城市发展不应该人往高处走,资源往低处走。

“城市群策略”是近几年城市规划的热词,也是一个变通方案。在行业术语中,也叫作“借用面积”。理论上,以城市群为主体、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协调发展的城镇格局,既能获得集聚的优势,又能避免自身扩张带来的不利因素,比如拥挤。

中国的城市规划是一张“19+2”城市群分布格局图,即19个城市群以及以新疆喀什和西藏拉萨为中心的2个城市圈。也就是说,这些超级城市群将构成城市集团的主干。

其中,三个城市群已经步入正轨,分别是珠三角、长三角和京津冀,它们被视为带动中国经济增长的“三极”。至于有关“第四极”的竞争,从讨论“谁和谁抱团”到“谁有资格当老大”,各界在剩下的城市群中一直不断争议。

2020年1月3日,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六次会议强调,要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在西部形成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增长极。城市群“第四极”呼之欲出。

中西部,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回旋余地。早在2013年,李克强总理就指出了这一点。回顾历史,1979年以来,中西部的经济占全国比例一度下滑,从2006年开始触底反弹,中国的经济中心也在这一年开始西移,尤其是往西南移动,成为了唐朝以来最大的转向。再加上,由于西方国家人口老化,经济减速,曾经带给中国东南沿海的经贸机遇出现下滑趋势,而中国中西部内需市场开始崛起。

这时,在中西部地区,打造一个动能更加强劲的驱动核,助力全国经济动能转换尤其重要。成渝地区无疑被寄予厚望。

GDP证明了这一点。2018年,川渝地区生产总值合计超过6万亿元,仅次于广东、江苏和山东。而成渝城市群的人口和经济总量,又分别占川渝两地总和的90%左右。尽管成渝的表现不如城市群“三极”,与以17.9万亿元领跑的长三角城市群存在明显差距,但成渝也有自己的优势。

一是人口吸引力。2015年到2018年,全国只有珠三角、长三角新增人口超过100万,而长江中游和成渝紧随其后,成渝人口在三年内增长63.8万人,超过京津冀,排在第四位。

二是资金总量。成都和重庆汇集的资金总量都超过3.5万亿元,如果加起来则达到7.5万亿元,仅次于北上深广杭,也比南京、天津、武汉等城市高出不少,基本相当于武汉、郑州、济南和青岛四者的总和。

成都和重庆汇集的资金总量都超过3.5万亿元,如果加起来则达到7.5万亿元,仅次于北上深广杭,也比南京、天津、武汉等城市高出不少,基本相当于武汉、郑州、济南和青岛四者的总和。

还有一点是其他城市难以超越的—地理禀赋。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都是沿海城市群,成渝位于内陆,四川盆地与长江水系的水乳交融,处于长江经济带和包昆通道的交汇地带,蜀道险峻、易守难攻,战略地位优势明显。北京师范大学“一带一路”研究院院长胡必亮在谈到西部如何更好融入“一带一路”建设时,就曾坚定地表示,成都、重庆这样的中国西部城市,其实是一边挑着东边太平洋,一边挑着西边波罗的海,这个棋用活了,东西都有很开阔的伸展空间。

工业感PK科技感

战略可以引领,但城市群的建设不是靠“画个圈”就能实现的,最终还是得靠城市间市场的互补与合作。但成渝两地则是出了名的“冤家对头”,从工业、商贸、交通到文化、体育、旅游的全方位竞争从未停歇。

成渝本是一家。1997年,重庆从四川“剥离”,升级为直辖市。行政地位的变化,使一切都变得微妙起来。两地的“暗战”仅仅在一年后就演变成直接冲突,当重庆前卫寰岛客场2∶0击败四川全兴,成都球迷围攻重庆球迷。

球迷的这种情绪可以说是成渝竞争的一个截面,不仅体现了民间对川渝分治的不适,也反映了成渝双城博弈的热度,而最核心的竞争还在于经济和产业之间。

看GDP,数字上是重庆超过成都,那是因为重庆的容量大。其实一旦分配到人头上,成都人均更富裕。

产业竞争也难分高低。以电子信息产业为例,成都和重庆均将该产业列为经济发展的重要增长点。英特尔来成都,惠普则将工厂建在了重庆。富士康在成都生产平板电脑,则在重庆主推手机业务。不仅如此,成渝都开通了直达欧洲的货运班列,以满足IT产品的运输要求。

竞争,肯定存在,但成渝两城相当部分官员和学者的看法是一致的:成渝两地的产业结构实际上极具互补性。

重庆因开埠而兴,码头文明带来了工商业的底色。抗战时期因为陪都红了一把,1949年后又夯实了制造业门类。1997年成为直辖市,获得不少政策红利。约十年前,重庆首先迎来了中国电子信息产业的“西进”运动,惠普、富士康、广达、英业达等IT巨头相继落户,一个庞大的笔记本电脑产业集群在重庆迅猛生长。全球大约每3台笔记本电脑,便有一台重庆制造。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