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横店,凛冬已至

“送走他俩以后,我这心里空落落的。”带着我熟悉横店的街头巷尾时,夏毛随口抱怨道。当天早上,他送走了在横店一起“横漂”的最后两个朋友。12月末的横店阴雨绵绵,比天气更寒冷的是凋敝的影视行业。

自2018年的税收风波和“限古令”发布起,来横店影视城拍戏的剧组数量减少了、规模也小了,这使得原本就没有生活保障的“横漂”们,更难依靠跑戏维持生计了。于是,大家纷纷另寻出路。

留在横店的,大多会在跑戏之余拍拍短视频、做做直播,不然每个月跑戏赚的钱可能连房租都交不起。更多的人则选择直接离开,去别处谋生。毕竟对于“横漂”们来说,比无门槛入行更简单的是转行。演员梦,终究也只能是一场梦。

夏毛性格腼腆内向,不擅社交,但因性格憨厚实在,“横漂”的3年多时间里,他交了不少好朋友。“最多的时候我在横店有20几个朋友,大家一起跑戏,没戏的时候会约着一起去周边的山上玩儿。”回忆起过往,他依旧是羞涩地笑着,但语气中多了几分恣意。

等回忆结束,他慢慢收起笑容,回到现实:眼下他不知道还可以找谁一起合租、一起搭伙吃饭。孤独感迫使夏毛也终于开始思索离开这件事了。“再待几天我就准备回家过年了,年后可能就不回来了吧。”

寒冬中的横店早已不是夏毛初见它时的火热模样,这个曾经给予数万人梦想的力量的地方,如今可谓是人去城空。

风很冷

除了去现场拍戏和休息时去镇中心的万盛步行街或横店周边闲逛,以清明上河图路为核心的前后两条路巷是“横漂”群演日常生活的聚集地。可是眼下,不少店面已许久未开门营业,甚至在玻璃窗上贴上“转让、出兑”的告示。

夏毛刚来横店的时候,清明上河图路两侧开满了大大小小的影视公司,有搞制作的,也有选演员的。“我那时候啥也不懂,就经常去那些影视公司咨询、找机会。”夏毛说。但是2019年在老家过完春节以后,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公司在某个晚上锁了门以后,就再没开过了。

初见夏毛是在马哥的公司里,那是当前清明上河图路上为数不多还开门迎客的公司。他本名赵良,因长相酷似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公司名为“晓马云”,在横店人称马哥。

因为喜欢并擅长社交,马哥来横店以后认识了不少影视行业的从业者,后来发现这些人因缺少中介,常常面临类似于“司機找不到剧组,剧组找不到司机”的困境,于是便做起了牵线搭桥的生意。

“在横店做影视行业生意的,几乎没人不知道我马哥的名头。”这句话中是否有水分、有多少水分不能确定,但为了帮助我的采访,他确实在很短的时间里便帮我联系到了群头、群演、车队领队等一众采访对象,围坐在他公司的茶几边,你一言我一语地说着横店影视行业的落寞现状。

事实上,那些刚一吹到冷风便匆匆关门落跑的影视公司,或许从一开始,便不是真的热爱影视行业。

立项难,融资难,所以制作型影视公司干不下去了;剧组少,需求少,所以外联型影视公司干不下去了;群演没戏接,特约没角色,所以常驻横店的“横漂”们走了快一半了。

但是,此前的一天,横店影视有限公司文化事业部负责人赵女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2017年在横店拍戏的剧组有294个,2018年有370个,2019年有310个,其实数量并没有减少很多。“至于群演,本就是有来有去,2019年在横店演员工会新注册的演员比2018年还多了2000人呢。影视公司和街边商贩有关有开,这也是市场运行的自然现象。”

听起来有理有据的一番分析,群头姜明第一个表示不同意。按照他的观察,现在的很多剧组都是小剧组,所有员工加一起才几十人,来横店也就拍十几天,和那些动辄三五百人拍摄三四个月的大剧组不可同日而语。如果什么样的小组都算上,数量当然不少。“影视城的人就爱说好听的,反正他们的饭碗是没受影响,惨的是我们这些底层‘横漂’,也正是我们体会得最清楚,到底啥叫影视寒冬。”

横店影视城的鼎盛时期在2016年至2017年,那时,每年有十几个大剧组在横店拍戏,取景地的剧组一个挨一个,一个接一个,几乎每天都有剧组要拍一两百个群演的大场面。而现在的小剧组,对群演、车队和服化道等方面的需求都很低,根本养不活上万人的“横漂”群体,以及那些为剧组提供周边服务的影视公司。

横店冷冷清清的街头巷尾,确实是影视行业低谷期的真实反映。可寒冬里也还是会有影视公司能够平稳运营,毕竟影视行业不会彻底没落。“看影视剧已经像吃饭睡觉一样成为我们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在这件事上,马哥很固执。“这清明上河图路上所有的影视公司都关门,我都不会关,行业起伏是正常的,我相信它会好的。”

事实上,那些刚一吹到冷风便匆匆关门落跑的影视公司,或许从一开始,便不是真的热爱影视行业。

2017年,横店政府给出优惠政策,在清明上河图路上开影视公司可免房租,没多久,路两边的店铺就都开满了,毕竟挂个牌不经营也等于赚了房租。到了2018年,政策变为每年补贴8000元,于是就有很多公司陆续关门。再到2019年,政府的租房补贴都没有了,各种禁令和审核制度也更加严格,一整条路都荒凉了。

清明上河图路上,关门转让门店的影视公司

本店转让

相比之下,小餐馆的经营目的单一多了。绝大多数的小餐馆老板是从外地来的,因为会当厨师,便开个店赚钱养家。当寒冬来袭,群演和游客数量骤减,赚的钱勉强维持收支平衡,很难养家,便会选择及时止损,去别处打拼。

畅销排行榜
  • 反腐
    南风窗 2020年03期

    南风窗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