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文明冲突”进行时?

2001年9月11日,美国纽约,遭恐怖袭击的世贸中心大楼

一石激起千层浪。

美国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基伦·斯金纳在2019年4月29日智库“新美国”召开的论坛上语出惊人,她将中美竞争定性为“文明冲突”,是“西方文明第一次与非高加索文明的竞争”。

斯金纳的发言在太平洋两岸掀起了一股批判的洪流。“文明冲突”理论,虽然能够部分地描述中美之间无关意识形态的激烈博弈,但它的破坏性远远大于建设性:首先,使用者们将忽略中国和美国种族多样化的现实;其次,它还暗示所有文明都是本质主义的铁板一块,从而使战争无可避免。

抱守“特朗普主义”的美国政府官员,与美国主流媒体、数届政府的立场产生了巨大的割裂,也与中国的和平发展愿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非我族类?

消息的源头出自“华盛顿观察家”网站2019年4月30日的一篇新闻,《国务院准备与中国发生文明冲突》。新闻中称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团队正在根据美国历史上“第一次与真正不同的文明斗争”的理念,来制定针对中国的战略。

新闻中还大量记叙了斯金纳在4月29日的发言。斯金纳说,美国和苏联的冷战,在某种程度上是西方内部之间的斗争,但中国是个独特的挑战,因为中国的制度不是西方哲学和历史的产物。她认为,中国是一個更为根本的长期威胁。

论坛上与斯金纳对话的“新美国”首席执行官斯劳特,曾在2009-2011年担任国务院政策规划办公室主任,她在现场询问此番言论是否是对亨廷顿的理论“文明的冲突”的阐释。对此,斯金纳表示,其中略有不同,但并未加以否认。

亨廷顿认为,冷战之后,文明的断层线依然在自由世界里蔓延,并将成为左右全球局势的决定性特征。“9·11”之后,“文明的冲突”成为“显学”,因为它前瞻性地指出了西方和伊斯兰文明之间的分歧,但是,美国大多数的民主党人和穆斯林,普遍认为这一论断过于粗暴,近乎将伊斯兰教“妖魔化”。

斯金纳还透露,美国国务院制定了一项全面的中国政策,其基础是“X之类的东西”。“X”暗示了美国国家政策顾问、外交官乔治·凯南发表于1947年的文章《苏联行为的根源》,以“X”为署名的典故。他主张遏制苏联,被称为遏制策略的创始人,在美国的冷战项目特别是马歇尔计划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遏制策略也成为美国的长期战略,影响了整个20世纪下半叶的政治格局。

和乔治·凯南曾在柏林大学修习“俄罗斯文化”专业不同,非洲裔美国人基伦·斯金纳过去并没有关注文明冲突理论、种族问题或是中国文化。加入政府之前,斯金纳是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卡内基梅隆大学的国际关系和政治学教授,她的大多数学术著作都专注于冷战中战胜苏联、“以实力求和平”的美国前总统罗纳德·里根—五本书都是同一个主题。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前后,斯金纳的写作融入了更多的特朗普的想法,包括让美国盟友支付更多的国防费用,在经济和军事上挑战中国的重要性等等。2018年9月加入政府后,斯金纳的观点有所加强。同年12月,在接受保守派“休·休伊特秀”的电台采访中,斯金纳将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和马歇尔计划进行了类比。她说,“中国人没有给予他国公平的待遇,他们将破坏国际体系,根本不是在拯救人民、社会和国家。”

美国《外交》杂志认为,斯金纳的表态,证实了“特朗普主义”中外交政策的一个明显倾向:文化和身份是决定大国走向合作或冲突的关键。

相比之下,中国关于文明的说法,边界的开放性很强,很多国际关系学者称之为“模糊”策略。提到“一带一路”倡议时,中国更喜欢谈“文明合作”,其中包括美国、欧洲和其他西方传统盟友。2019年5月的亚洲文明对话大会,中国聚焦于文明的交流互鉴和文明的包容,与美国政府一些人当中甚嚣尘上的“文明冲突论”形成鲜明的对比。

“特朗普主义”

美国的分析人士表示,基伦·斯金纳的“文明冲突”言论,无论是否获得批准,实质上都与特朗普政府的想法一致。美国《外交》杂志认为,斯金纳的表态,证实了“特朗普主义”中外交政策的一个明显倾向:文化和身份是决定大国走向合作或冲突的关键。

中美之间的事态,从一开始的经济竞争,逐渐被一些人歪曲成一种制度上的敌对。美国副总统彭斯、联邦调查局局长克里斯托弗·雷都呼吁对中国采取更为强硬的态度。国务卿蓬佩奥表示,中国对美国的“持续民主”构成了威胁。

迈克尔·弗林、斯蒂芬·班农、迈克·蓬佩奥等人曾经或者正围绕在总统特朗普的周围,他们在对待伊斯兰世界的态度上,一致采取了“文明冲突”的说辞。他们不断指责穆斯林的信仰,并将伊斯兰主义等同于纳粹主义、法西斯主义。弗林曾在推特上说,“伊斯兰教是17亿人体内的恶性肿瘤,必须被切除。”

特朗普对“文明冲突”所持的开放态度,和他拒绝“全球化”、宣称“美国第一”的观点完全吻合。这也体现在他不断收紧边境,阻拦移民,让穆斯林接受“审查”,将反犹太复国主义与反以色列划等号等做法上。

中美贸易摩擦逐步升级后,美国开始将“文明冲突”的炮火转向太平洋西岸。

在斯金纳抛出“文明冲突”论调的20天前,美国前众议院院长、特朗普的坚定支持者纽特·金里奇在“应对(中国)当前危机委员会”的圆桌会议上公开声称,美中之间是长期的、有关“文明的”较量。该委员会是美国外交政策的利益集团,于2019年3月底成立,目的是想教育和告知美国公众和政府决策者们来自中国的“威胁”。

这是美国历史上第四次组建和发起类似的委员会。“应对当前危机委员会”第一次发起于1950年,主要应对苏联的侵略风险。第二次发起于1976年,警告美国必须警惕苏联的扩张。第三次发起于2004年,应对全球范围内的反恐战争。而第四次的发起,直接得益于斯蒂芬·班农的推动。班农在会议上提到美国和中国时说,“这是两个互不相容的体系,一方会赢,另一方会输。”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