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线上“银发经济”正当时

这一现象正符合美国人类学家玛格丽特·米德曾在《文化与承诺》一书中提到“后喻文化”的特征——与前辈向后辈传授知识的“前喻时代”、同辈人互相学习的“并喻时代”不同,人类社会的知识传播正进入“父母向晚辈学习”的反哺式“后喻时代”。

早已适应“赛博环境”的年轻人群,正以自己的行为方式影响着父母的线上生活。

电商平台的“亲情账号”让不善于甄别商品质量、不熟悉網络支付的父母没有了后顾之忧:只管挑选自己心仪的商品,让可能身处另一座城市的子女在线把关,买单时选择“代我付”即可;许多子女也乐于用这种远程代购的方式“云养父母”。

互联网商家在设计产品时,应参照“青少年模式”设置“老年人模式”,考虑老年人的使用场景,为他们配备适宜身心健康的界面。在甄别网络信息方面,商家也需要为老年人提供更多专业引导。

另一方面,更多子女也会倾向于放手让父母去亲身体验网络的便利,不失时机地“安利”各类黑科技。

热衷于线上健身的都市年轻一族,也在疫情期间开始带领爸妈“云健身”。据健身类App数据显示,60岁以上的老年人已经有了他们的偏好课程——“瑜伽/睡前舒缓”;家变成了全家人共同的“健身房”。

为爸妈“安排”全年的各大视频网站会员,成了许多年轻人尽孝心的新方式。爸妈学会了在网上追剧,不用再拿着遥控器、守着电视等待固定播出,而是根据喜好随时随心观影、不亦乐乎。

借助学习使用网络,许多平日里苦于和子女没有共同话题的老人,无形中拉近了与孩子之间的距离,两代人情感上的沟通无意间成为这一过程的附加值。

在天津市老年人大学网购班上,老师在指导老年学员们网上购物(张超群/摄)

“后喻时代”的商家,不仅借力长辈向年轻人学习新事物的意愿,也为“偷师”成功的老年人们提供了网络世界的舞台,让他们变身为替平台创造价值的主体。

视频博主“只穿高跟鞋的汪奶奶”在某短视频平台拥有1550万粉丝。长期练舞的汪奶奶今年虽然已79岁,仍保持着一副好身材、拥有健康的形象和气质;她曾创下最高单场销售额537万元的直播带货纪录,丝毫不输年轻网红主播。

拥有各种才艺的老年人在短视频平台圈粉,表明了互联网不看年龄、内容为王的实质。“后喻时代”里,各个年龄段的网民仿佛站在了同一起跑线,同时有机会扮演内容产出与受众的角色。

警惕痴迷与迷失

与网络的“黏性”越来越高,不再只是年轻人的专属。

“我妈的‘网瘾’简直快超过我了!”有网友不无担心地调侃道。

老年人群中,不乏沉迷网络的“低头族”:长时间盯着屏幕刷新闻、看视频、玩游戏,可能为一部分本就患有眼部或颈椎病的人群带来健康隐患。

担心父母遭遇网络诈骗,也成为很多子女的一个心结。据中国社会科学院2018年发布的《中老年互联网生活研究报告》,表示在互联网上当受骗过(或者疑似上当受骗过)的中老年人比例高达67.3%。包括免费领红包(60.3%)、赠送手机流量(52.3%)和优惠打折团购商品(48.6%)等在内的诈骗信息,让部分老年人不慎“掉坑”。

有人建议,互联网商家在设计产品时,应参照“青少年模式”设置“老年人模式”,考虑老年人的使用场景,为他们配备适宜身心健康的界面。在甄别网络信息方面,商家也需要为老年人提供更多专业引导。

另一方面,自由时间更加充裕的老年人,若过分依赖网络的陪伴,可能会在现实世界中产生更多失落情绪。

从某种程度上说,科幻小说中曾经设想的“人工智能养老”已经迈开了实践的脚步:互联网和配套智能设备,已经构成了足够充分的技术条件。可基于技术层面的情感关怀,是否能实现同步发展?

人类学家项飙曾在一次访谈中提到:“现代社会有一种趋势,就是‘消灭附近’。”

大半辈子都生活在“附近”的老年人,是这一趋势下首当其冲的对象。即时性带来了唾手可得的便利,却还是无法替代“从前慢”时,人与人之间情感的自然建立。

“附近”的消失也许不可避免,但人们对爱与陪伴的渴求从未消失——特别是老年人。

“(在过去)我们自信能够在‘附近’构造出一种爱的关系来。”项飙这样说。

不论“银发”或“黑发”,都不会愿意失去这种自信。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