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另一个战场:医废处理

3月4日,在武汉市青山区云峰公司,工作人员在对医疗废弃物转运箱进行消毒(才扬/ 摄)

新冠疫情发生后,湖北省尤其是武汉市的医疗废弃物(以下简称“医废”)急速增加。

“平常武汉的医废产生量是每天40多吨,高峰时期达到每天240多吨。”3月11日,生态环境部应急办主任赵群英在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新闻发布会上指出,疫情暴露出武汉医废处理能力差距较大的情况。

医废处理,成为新冠疫情防控中的另一个战场。

事实上,从2003年起我国的医废处理已进入规范化管理轨道,但17年来,这是第一次经受重大疫情检验,医废处理在收集、无害化处置、相关硬件建设以及管理上的短板也在此次疫情中暴露出来。

赵群英在3月11日的会上还表示,到2020年底,每个地级市都要建成一个规范的医疗垃圾处理厂,到2022年6月,全国所有区县都要形成医疗垃圾从收集、转运到处理的科学体系,从而使得所有医疗废物得到科学有效安全的收集转运处理。

规范化管理,始于非典时期

医废,是指医疗卫生机构在医疗、预防、保健及其他相关活动中产生的具有直接或间接感染性、毒性以及其他危害性的废物,分为感染性、病理性、损伤性、药物性、化学性废物五类。

“1995年,我国颁布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医废包含在危险废物之中。但因专门的处理体系尚未建立,医废一直没能得到规范化管理。”北京市政府参事王维平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在我国医废基本混入生活垃圾,70年代曾发生过由于医废处理不善导致地区乙肝流行的惨痛教训。90年代,大中型医疗机构开始自行处理医废,主要采取焚烧、填埋方式。

2003年发生非典疫情,医废的无害化处理获得政策层面的空前重视。当年6月,《医疗废物管理条例》公布;8月,《医疗卫生机构医疗废物管理办法》实施;10月,当时的卫生部会同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下发《医疗废物分类目录》。

2003年以后,医废的收集、运输、处理体系逐步建立,三联单制度得到推广。

医院先把垃圾分类暂存,在医疗机构暂存的时间最长不得超过48小时,然后由第三方医废处理中心派车拉走,集中处理。

医疗废物本地转移用三联单,分别是产生单位、运输单位和接收单位各一联。医疗废物跨地区转移用五联单,分别是产生单位、运输单位、接收单位、移出地生态环境局和移入地生态环境局各一联。

也是在2003年非典疫情发生后,国务院批准实施《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废物处理设施建设规划》,要求以地市为单位,集中建设运营医废集中处理设施。但实际上,到2017年底,全國还有近20%的地级城市无医废集中处理机构。

非典时期,北京也遭遇过医废应急处理难题。

当时北京有500多家医院和7000多家卫生医疗机构,非典期间医疗垃圾暴增到每天120吨,北京只能紧急从全国征购焚烧炉缓解燃眉之急。

非典之后,国内各城市不断提升医废处理能力。2014年发布的《全国危险废物和医疗垃圾处理设施建设规划》明确,规划总投资149.2亿元,在全国投建300项医疗垃圾处理设施,为医疗垃圾处理投下一剂“猛药”。

医疗废弃物从收集、运输到处理的全过程现在都可在移动式医废处理方舱里完成。

“但部分城市还是存在设施不足的情况,日常管理参差不齐,比如北京已实行三联单制度,但本次疫情发生的时候武汉还未实现三联单制度。”王维平说。

医废“井喷”

新冠疫情导致医废体量“井喷”,赵群英说,疫情暴露出武汉医废处理能力有短板,而全国范围,也有许多城市医废处理超负荷运行。

湖北省共17个市州,全省只有16个医废集中处理中心,仙桃、天门和潜江三地均无医废集中处理中心。截至2019年12月底,全省医废集中处理企业(已发牌照)的产能总计每年6.3万吨,其中61%的产能采取高温焚烧处理工艺,39%的产能采取破碎与高温蒸汽灭菌处理,这些产能平均每天可处理医废一百多吨,还不能满足疫情高峰时武汉市一地的需求。

“最严重的时候,一辆车一天要在医院和处理厂之间往返三四次。”王春山说。为了实现医废“日产日清”,前线工人日夜连轴转。

武汉本地只有一家具备医废处理资质的企业——武汉汉氏环保工程有限公司。疫情发生后,该公司每天要处理约2500多箱医疗垃圾,接近正常工作量的两倍。

本地处理能力严重不足,武汉只能向外地求援。位于襄阳的中油环保开始只是受武汉委托,以支援者的身份协助运输武汉的医废。进入2月,除了运输,他们还承担了部分焚烧处理工作。除了中油环保,环境部南京所、南京中船绿洲环保有限公司等省外单位也都参与了运输和处理医废。

武汉本地企业想尽办法紧急扩大产能。北湖云峰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是武汉市规模最大的工业废物处理厂。疫情暴发后,市环保局联系北湖云峰,请他们帮忙处理医废。在交通封闭、无法购买改造材料的情况下,工人们从其他车间拆卸零部件进行设备改造,以便适合医废处理。

全国层面,东江环保在江浙两省所属危废处理基地的医废处理量由日常的每天19吨增至26吨;在广东,位于惠州的广东省危险废物综合处理示范中心根据上级主管部门要求,应急配备了每天处理4吨医废和1万多张感染患者床位的处置能力。

甚至,水泥企业因为具备高温处理能力,也利用水泥窑协同处理技术参与到医废处理中来。

将协同处理体系常态化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