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废旧手机回收生意为何做不大

95%的回收机被平台二次售卖,销售至国内的三四线城市乃至非洲国家,只有5%左右的回收机被当做电子垃圾处理

2009年,周旭在深圳街头将一部只使用了半年的品牌手机卖给了路边小贩。买时三千多元的手机只卖了五百多元,这让他颇为恼怒,“这个回收价格配不上手机价值,但我又没得选。”

正是这次刺激让周旭走上了创业路。一年后的2010年3月,周旭在深圳创办了专门回收废旧手机的互联网平台——回购网。

几乎同一时间,孙文俊和好友在上海也上线了一个“以物换物”的互联网平台,也就是爱回收网的前身。

六年后的今天,随着废旧手机价值被发现,以此为生的互联网回收平台开始大批涌现。作为又一个披着互联网外衣、以颠覆传统为旗号的新兴行业,废旧手机回收的前景被业内普遍看好。

魅族副总裁李楠给《瞭望东方周刊》提供的一组数据显示,中国目前一年的废旧手机就达1.5亿部,可以铺满282个足球场,而这些淘汰的废旧手机中超过90%都躺在家里,并未进入回收渠道。

但对回购网和爱回收网这样的平台来说,如何让更多用户愿意把废旧手机拿出来仍是一个有待突破的难题。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周旭告诉《瞭望东方周刊》。

透明化交易

孙文俊做“以物换物”平台的想法源于美国小伙用红别针换到一栋双层别墅一年居住权的故事。他希望通过C2C的方式,实现闲置物品的互换。但这个尝试仅仅维持了两年,便暴露出弊端。

“回收行业在当时还很封闭,用户参与闲置物品互换的意愿很低,回收效果并不好。”孙文俊告诉《瞭望东方周刊》,这次尝试让他意识到C2C的方式在回收领域行不通,C2B才更合适。

2011年,孙文俊的公司全面转型做起了专注废旧手机回收的C2B平台——爱回收网。按照他的想法,爱回收网的定位是一个类似于淘宝、连接用户和回收商的交易平台,而非回收平台。

“很多用户想处理废旧手机,却找不到值得信任的回收商。”孙文俊说,爱回收网就是希望建一个“集市”,让用户和回收商能在“集市”上自由交易,“让想买和想卖的人能准确找到对方”。

不过,爱回收网并不是一个只供交易的平台,其还会向回收商提供一些前端服务,比如回收产品的检测、数据清理等。

“我们把一些原本要回收商做的工作提前做好,回收商在拿到产品后能直接进行下一环节的交易。”孙文俊说,这种分工方式更精细,效率也更高。

和孙文俊的设想不同,周旭在最初创办回购网时就立志将其打造成一个纯互联网化的回收平台,“它不是为别人搭建的交易平台,而是本身做交易的回收平台。简单来说,回购网就是一个与用户直接交易的回收商。”

这正是回购网和爱回收网在商业模式上的最大区别,这两种模式也是目前国内废旧手机回收平台普遍采用的运营模式。在业内人士看来,回购网代表的回收商模式风险大,但利润高;而爱回收网代表的平台模式虽风险小,但利润也低。

回收商模式下,平台是回收链条上的一环,其可从用户手中以较低价格回收手机,然后再高价卖出,以此获得高额利润。但问题在于,多数这类平台并非专业的回收商,对产品价格的评估不在行,一旦价格评估出现问题,企业利润就会有很大波动。

而平台模式下,平台的收入多来自回收商上缴的平台使用费,而这部分费用往往较低,故平台的利润也较低。这也是爱回收网在提供平台交易的基础上,涉足前端回收服务的原因,仅仅依靠平台服务费并不足以支撑整个平台的运营。

尽管商业模式不同,但这类平台的出现对整个废旧手机回收市场的促进作用明显,其中最重要的是,它们构建了一个更加透明的交易体系。

“这提高了用户对手机回收的认可度和参与度。”周旭说。

跑偏的价格

“透明的交易体系确实在很大程度上提高了用户将手机卖给回收商的比例,但也暴露出诸多缺陷。”奇虎360旗下专做手机回收的互联网平台——同城帮CEO郑立群对《瞭望东方周刊》说。

郑立群体会最深的是,网上交易时,手机评估价与交易价之间存在的较大差距。

2014年年中,刚涉足手机回收的同城帮定位是类似于爱回收网的交易平台,但这种模式仅持续了两个月,它就转型成了一个互联网回收平台。

郑立群说,同城帮转型的最主要原因就是看到了用户与回收商在网上交易时的矛盾,“一些回收商在网上评估时给用户很高的回收价,但实际交易时又以各种借口扣款,导致回收价严重缩水。”

在她看来,一部废旧手机评估价和交易价的差值在5%左右是正常的,但达到20%~30%就不正常了,而后者恰恰是网上回收交易最普遍的差值,严重时评估价和交易价之间的差值能达到50%。

这一点赵璐深有感触,她曾通过某回收平台卖出过一部使用一年的三星手机。在网上沟通时,多家回收商均给出了不错的价格,她最终以540元将手机卖给了一家深圳回收商。

但回收商在收到手机后,却以屏幕有划痕、外壳有磨损等多种原因要求在原有交易价的基础上扣款,最终这部网上成交价540元的手机只卖了380元。这让赵璐既生气又无奈,“手机已经寄给它们了,又不可能再寄回来,只能听它们的。”

“回收商正是抓住了卖家的这种心态才会肆无忌惮地压价。”郑立群说。

周旭虽然也承认评估价和交易价之间存在差距,但并不认为造成这种矛盾的主要原因在回收商。他认为,双方在网上交易时,回收商并没看到手机实物,价格多是基于卖家描述给出的,“很多用户在描述时会刻意隐瞒手机的缺陷,使得回收商不能准确评估手机,也导致成交价与评估价之间有出入。”

更为关键的是,用户和回收商对废旧手机的价值认识并不一样,比如很多用户觉得手机屏幕有划痕不是大问题,但对回收商来说,屏幕的更换成本极高,且会直接影响手机的二次销售,是个大问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