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整牙热背后,一个亟须正畸的行业

——戴牙套是什么感受?90后整牙破产?

“觉得自己的牙不整齐,都有点不自信,不敢放口大笑。”这是翟天之前经常无意冒出的想法。以往拍照时,她总是抿嘴笑或是微微露齿,就连衣着也略显拘谨。

不过,最近翟天在她刚刚更新的新加坡旅行照片里,好似变了一个人,明黄色的吊带和海绵宝宝似的笑容出镜率最高。改变的原因,也是在“牙”上。

24岁的翟天时常逛社交媒体,她看到“网红做了口腔正畸之后都变好看了”。她坚信,牙齿矫正后自己也一定会变好看。

今年5月底,翟天走进西安一家私人口腔诊所,选择了疗程只需4个月,使用进口材料,但价格稍贵(约3.2万元)的牙齿矫正方案。戴了8副牙套后,翟天的牙齿和脸型都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牙齿正朝线性排列,两侧的咬肌也缩小许多。现在,笑容也成了翟天的拍照神器。

在这个看脸的社会,像翟天一样想通过整牙变美的普通人绝不在少数。2019年6月和8月,#90后整牙破产#和#戴牙套是什么感受#在微博上成为热点话题。后一话题阅读量2.4亿,讨论帖2.6万。其中前8跟帖中有3条内容都涉及整牙变美。

然而,整牙真的能让人变美吗?判定美丑的标准又是什么?“整牙热”的背后到底是爱美人士主动为之,还是肆意的商业营销?

看脸的社会催化“整牙热”

在西安一家口腔专科医院里,正畸科的侯医生正在为一位约20岁的女孩设计牙齿矫正方案。女孩在一旁多次强调“想变美,想笑起来好看”的诉求,侯医生也司空见惯,淡定地测量牙模,分析X线片,确认牙齿排列、牙齿咬合以及上颌骨和下颌骨关节的状况,节奏平缓地介绍多个矫正方案、所需的时间、金钱成本以及可能达到的效果。

在侯医生接诊的案例中,以20岁左右、想要通过整牙变美的年轻女性为主。

运营口腔医疗诊所超十年的王建清对口腔医疗市场的发展趋势似乎更加敏锐。他善于分析,爱用数据说话。对于网络上随处可见的整牙广告,他用“整牙热”一词来形容。他表示,“整牙热”是正畸市场进入极速扩张时代的具体表现。类似的判断也曾被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正畸专业委员傅民魁在18年前下过,“可以预料,21世纪我国口腔正畸专业仍将保持快速发展的势头。”

王建清透露,除了越来越多追求美的成人不断地尝试正畸外,一个正畸项目几乎等于100个洗牙项目的超高价格,也不断刺激着口腔医疗机构主动推介正畸业务。所以正畸业务基本上是任何一家口腔医疗机构的核心业务。“从全年来看,正畸业务收入在总收入的占比能达到20%-40%。”

中国具有代表性的(A股)上市口腔医疗机构——通策医疗在其最新一期半年年报中的数据也佐证了这一点。多年来,其正畸业务收入占比始终排在第一位。2019年上半年年报显示,通策医疗的正畸业务收入为1.5亿元人民币,约占总收入的62.5%。

平安证券在2019年3月口腔系列专题报告中测算,目前我国正畸市场规模在250亿元左右,长期来看,潜在空间可达到2000亿元级别。而20-34岁的成人正畸的市场空间约是5-19岁青少年的1.44倍,由此推断,成人正畸的潜在空间可达1180亿元级别。

市场热了容易出岔子

不过,正畸失败案例似乎在网络世界里,俯拾皆是。然而,这些正畸失败案例是真的失败了吗?

在侯医生眼里,答案是否定的。大多数患者整牙的目的是为了变美,而变美的标准却没有统一的答案。“从医生的角度看,整完之后,你的牙齿和面部改变的情况符合了医学的审美标准。”但医学的审美标准也许并不符合每个患者自己对美的定义,“所以整完之后不一定会觉得自己变得更好看”。

知乎搜索关键字“正畸失败”,出现的第一条词条“有没有整牙后变更丑的案例?”也呼应了侯医生的答案。而医生所理解的变丑,可能就是成年人整牙的常见缺陷——“牙套脸”。很多成年人会发现,与正畸前相比,脸颊两侧似乎出现不同程度的凹陷。

不同于对美丑的争辩,翟天怀疑自己牙齿矫失败了,则是出于对功能性的考量。正畸后,翟天的牙齿总是塞肉、塞菜,几乎餐餐顿顿离不开牙线,而之前几乎不塞牙。她的主治医生告诉她,等牙齿排齐后牙缝缩小会好一点,“但不可能像之前那样了”。

迄今为止,中国口腔正畸的发展不过70年,与发展逾百年的发达国家相比仍然有差距。对于起步较晚的成人正畸来说,更是如此。成人正畸面临的潜在风险仍需更长足的研究。

长沙雅美整形美容医院口腔美容中心主任,正畸、种植美容主诊医生周权曾探讨了成人正畸的可能风险:包括牙疼、牙齿松动、牙间隙变宽、咬合问题等。为此,周权建议在治疗方案设计时,医生需要预测并告知患者可能存在的风险。

正畸医疗的风险到底有多大?王建清从口腔医疗诊所的管理者角度表示,从投诉率上看,口腔专科机构的投诉率约5%左右,一些综合性医院或者医美机构的正畸科,投诉率可以翻到10%以上。“可以猜想成人正畸案例的增加与正畸手术投诉率的增长存在直接关系。”

除了成人正畸本身存在的风险外,医生正畸技术的娴熟程度也直接影响着正畸手术的成败。對于王建清来说,一个正畸医生要独立完成200例正畸顾客才能算入门级,而一个优秀的正畸医生,则需要独立完成500例以上正畸手术,如果真正按这个标准来算,那么“培养一名合格正畸医生的速度永远跟不上这个时代对正畸(医生)的需求”。

目前,正畸市场的现实情况则如侯医生所描述的,口腔正畸医生没有所谓的入门门槛,也没有判定口腔正畸医生是否专业的统一标准。只需要拥有一张医师资格证,再进行一些继续教育培养,就能成为一名口腔正畸医生,甚至是去上几天到几个月不等的零基础速成班也能成为一名正畸医生。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