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50万“事实孤儿”:何以为家

——被遗忘的孩子

在2016年发布的《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中就有部分关于“事实孤儿”的条目,如对无劳动能力、无生活来源、法定抚养人无抚养能力的未满16岁儿童,可纳入特困人员救助供养范围。

民政部此前公开表示,在對困境儿童实行分类救助保护制度的基础上,将积极争取将事实上无人照顾的儿童纳入国家保障范围。而在一些省市,发放生活津贴的困境儿童已纳入父母服刑、重度残疾的未成年人。

到2020年1月1日,民政部将全面实施事实无人抚养儿童保障制度。高玉荣对此乐见其成。

为统筹设计儿童福利制度,民政部2019年初新设儿童福利司,各地民政局设儿童福利处。2016年《国务院关于加强困境儿童保障工作的意见》指出要在村(居)一级设立儿童主任,现已有62万名。高玉荣介绍,民政部目前正在积极组织培训,这一套人马还在准备上岗阶段。

“现在真正参加学习和培训的人少之又少,他们还不知道马上要做什么。”高玉荣最近参加了广西壮族自治区灵山县80名儿童主任的一周培训,她发现,这些人大部分是新手,之前很少从事儿童工作。“他们还都是一张白纸。”

湖北省荆州市四叶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理事长卢文博在“全国农村留守儿童和困境儿童关爱服务工作骨干培训班”上建议,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导社会组织来参与困境儿童和农村留守儿童保护服务。

四叶草社会工作服务中心现有全职社工30人,他们承接了多个国家级、省级和市级政府购买服务项目。自2013年成立以来,该中心已陪伴近3万名留守儿童,为近400个服刑人员未成年人子女家庭提供服务。

“这些孩子大多在农村,我们的项目服务也要依托基层的儿童主任来提供日常的帮助,社工定期下乡服务,做干预。”卢文博说,他希望今后能帮助乡镇培育社会组织,推进社工服务。“但目前还没起步,只能慢慢引导。”

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执行理事侯远高也正在推进社会工作,目前大多数乡村还没有普及社工。“每个孩子的需求是多样的,你需要用社会工作方法来评估,然后为孩子提供不同的服务。”他说。

儿童主任此前曾在凉山试点,一些大专毕业生到村里任职,专职负责这些孩子,落实各项政府救助政策。“这不是一个正式岗位,发挥的作用也因人而异。”侯远高说,乡村各级又没有专人负责,村干部也管不过来。

“无论孤儿和特殊困难儿童,这些孩子在不同程度上都获得了国家救助,现在的问题是后续服务不到位。”侯远高说,“这些钱给到了监护人手上,有没有很好的用在救助孩子上,监护人是不是履行了抚养义务? ”

确实有一些孩子的救助补贴挪作他用,比如监护人拿去吸毒,抚养家庭补贴家用, “有个孩子的钱就被他姑姑存起来,说是为他将来娶媳妇。”一位公益人士说,今后政府为这些孩子发放生活补贴,这些钱有没有发挥作用,需要有人去监测、督导和评估。“我现在推广乡村社工,希望将来由专业的社会工作者来承担。”

他们需要更多的关爱

从明年开始,玲玲就可以领取生活补贴了。目前,宁夏民政厅也正在和财政部门沟通,争取提升对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补贴金额。

现在,各地都在制定标准。天津目前对“事实孤儿”的生活补贴最高,一人一年2420元,北京上海都是1800元。“帮助这些孩子当然不是光给他们钱就够了。”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玉荣说,这只是一个补贴,“事实孤儿”生活的改善远不止于此。

民政部此次摸底排查发现,由于经济上相对困难,长期缺乏监护人有效监护,特别是精神层面的关爱,一些儿童出现了心理问题。

陕西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的调查显示, 37.8%的“事实孤儿”会因家里贫困受到同学嘲笑。只有35%的孩子心情不好会向家人倾诉。多数孩子存在明显的自卑倾向。32.4%的孩子经常或偶尔觉得活着没意思。

“他们有一种被抛弃的心理压力。”长沙市岳麓区大爱无疆公益文化促进会秘书长康雄说,因为缺乏监护,在农村的“事实孤儿”更容易成为性侵和校园霸凌的受害者。另一方面,因为生活窘迫,缺乏精神上的关怀让“事实孤儿”心理出现了问题。

“事实孤儿”的犯罪率在一些统计中明显高于正常家庭子女。新疆瑞欧公益基金会曾请第三方对2400个家庭进行调查,结果显示“事实孤儿”犯罪率比正常家庭儿童犯罪率高13%。广东司法厅也有调查显示,截至2005年5月,广东省未成年管教所收押的未成年服刑人员中有15%是父(母)服刑和有家庭缺陷的。

“他们比别人更怕生,比别人更不愿意说话,这是一个普遍现象。” 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执行理事侯远高说,近年他开始从儿童救助转向更多关注儿童教育。“基本生活有了保障后,我们能对这些孩子做什么?”他说,“我们提供更好的教育。”

侯远高现在创办了爱心学校,让彝族文化艺术进校园。他发现对这些孩子进行音乐教育,教他们唱彝族的歌,成为抚慰孩子们心灵的最好办法。而平时,学校还有管理老师、驻校社工对孩子进行单独的心理辅导。两三年后,这些孩子性格开始转变,交流的障碍也基本消除。

目前,吴忠市儿童福利院31位孩子住在一栋相当于一所学校规模的“L”形大楼,室内装修干净整洁,各种功能区俱全,操场也有专业的橡胶底跑道。现在,福利院主要从养、治、康、教四方面综合帮扶孤残儿童,直到他们18岁成年。所有孩子都会安排就近上学,年龄小的有专业养护人员照顾。有疾病和残疾的孩子会安排就医和康复训练。

“我们最初就是想把孩子抚养好,保障他们最基本的生活,我们现在要转型,不但让他生活好,还要让他们适应社会,让他去标签化,快乐成长。”吴忠市儿童福利院院长马田说,今年引进社工,也是希望能有更多人了解每一位孩子的具体身心发展情况,为其提供更有针对性的帮助。

吴忠昊善的社工王欢时常会感叹,“其实福利院的孩子物质什么的,都不缺,就缺爱。你要使劲爱他们,他们会懂你。”

玲玲家的桌上,放着一本精致的相册,照片中,玲玲和其他四位小朋友身着学士服,高举双手,将学士帽抛向蓝天,笑得很开心。这是幼儿园的订制毕业纪念册,要200元。对这个连低保都没有申请下来的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很大支出。爷爷思前想后,还是给她买了,他知道,对玲玲来说,太需要有一段美好回忆了。(文中所涉未成年人及其亲属为化名)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