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50万“事实孤儿”:何以为家

——被遗忘的孩子

每年寒暑假,有一些孩子回家也没人管,他们还要承担繁重的劳动,特别是七八月,赶上一年最忙的农季,孩子们都要去挖土豆,收荞麦。让侯远高忧心的是,越来越多的彝族农村孩子迫于经济压力,过早辍学去城市打工,女孩子十五六岁就订婚了。

一个都不能少

“要落到每一个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身上,一个都不能少”。7月10日,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在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政策专题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民政部正配合财政部门做好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生活补贴的测算工作,进一步完善全国儿童福利信息管理系统,再次组织排查核实,符合条件的一定精准到人,做到一人一档,确保应保尽保。

她同时强调,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在2019年10月底之前要把所有政策制定完毕。市、县一级则是在12月底之前要具体落实。

据粗略统计,宁夏回族自治区共五千多位“事实孤儿”, 约70%是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联,另一方失联,其中很多是“爹死娘嫁人”的情况。约7%是父母一方或双方服刑,或被剥夺监护权,涉毒家庭子女也包含其中。

“几年前,一些偏远地区民政干部可能对‘事实孤儿’都没有明晰概念。”长沙市岳麓区大爱无疆公益文化促进协会秘书长康雄说,该协会从2011年起就开展对湖南省“事实孤儿”帮扶项目,是全国最早关注这一群体的公益组织之一。

很多时候,康雄发现当地方政府想帮扶“事实孤儿”时,会遇到一些对政策公平性的质疑。“他家的孩子有补助,为什么我家的孩子没有?”康雄说,如果认定“事实孤儿”有一些偏向,下面的人就觉得不公,会很恼火。

这次《意见》明确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是指父母双方均符合重残、重病、服刑在押、强制隔离戒毒、被执行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失联情形之一的儿童;或父母一方死亡或失踪,另一方有上述情形的儿童。

《意见》还指出,在事实无人抚养儿童认定过程中,一般不要求服务对象提供各类证明,而是通过部门间信息比对方式进行,而且各部門和组织要加强工作衔接和信息共享,让民众少跑腿。

陕西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目前已建立“事实孤儿”信息资料库。资料库已经登记了来自陕西汉阴、南郑、洋县等7个县“事实孤儿”,共计1049名,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长。

“我们和当地妇联、民政和教育部门翻遍山沟坎洼,走遍一个个村子寻找这些孩子。” 陕西省妇女儿童发展基金会原秘书长孙磊说,他们依托基层妇联进行调研,后来出具了一份《陕西省事实孤儿调查报告》。据她估计,陕西省“事实孤儿”可能将近2万。

据民政部儿童福利司司长郭玉强介绍,近年来,民政部联合多部门进行了一次比较大的摸底、排查,据统计,全国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约有50万左右。

这一数据与中国公益研究院2011年12月的调查大致相当。该调查显示,全国约58万名“事实孤儿”。

然而现实中,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具体情况多变。有时,父母双方并不明确属于《意见》中列举的类型,但实际上孩子长期缺失有效监护。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玉荣在遵义市绥阳县考察时,发现一对姐妹和奶奶一起生活在危房中。村里本来出资帮她们盖房,但中途又拿不出钱来,房子盖到一半就停工了。

“现在的家就像工地一样。”高玉荣说,两姐妹经常一个月不洗头,头上长虱子。孩子妈妈时不时也会回家看看,带她们去集市添置一些衣物,但每次待一会便走了。

“这样的孩子可能很难纳入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的范畴。”高玉荣说,“事实孤儿”相对隐蔽,不可能详细列举所有类别。即使人们发现身边有类似无人照料的孩子,可能也不会给予太多的关注。

“我们救助的范围还是扩大了一点。”凉山彝族妇女儿童发展中心执行理事侯远高说,有些家庭的父亲死亡,母亲有劳动能力还没改嫁,但是她抚养的孩子比较多,他们通常也会施以援手。

一位民政系统工作人员介绍,有时候,政策在实施中,由于政策宣传不到位,致使个别事实无人抚养儿童没有申请,导致其没有纳入保障范围。

“凉山彝族乡民文盲和半文盲比较多,他们不了解国家有什么政策,也不会主动找村干部报告这种情况。”侯远高也担忧,尽管《意见》中明确了“事实孤儿”,但由于具体情况复杂多变,如何认定“事实孤儿”仍是难题。

偏见、误解和无奈

玲玲上学前,她爷爷想申请低保,寻求政府帮助。但因玲玲父亲名下有车等原因,目前仍未获得批准。

“过去,很多涉毒家庭想申请低保,民政部门一看父母吸毒,一般都不批。”“黑眼睛”工作室站长武克说,“他们担心这些钱又被用来买毒品。”他非常理解政府的顾虑,实际上有一些强制戒毒人员又复吸了。

在各类“事实孤儿”中,因社会偏见和误解,涉毒家庭子女往往在申请相关政府补贴时遭遇尴尬。

“他们家吸毒还有理了?还要照顾他们家的孩子?对他们这么好?”中国公益研究院副院长高玉荣听过不少类似观点。她发现涉毒家庭子女申请津贴时会因父母问题备受质疑。

近些年来,各地从民间到官员对涉毒家庭的认识有所改善,能将父母的过错与孩子分开。民政部副部长高晓兵就表示,“父母犯罪,子女无辜,孩子一天天成长不能等,父母的错误不能影响孩子的生存与成长”。

宁夏回族自治区“事实孤儿”数量相对较少,自治区政府2011年11月率先提出“事实无人抚养的孤儿”这一概念,尝试将事实无人抚养儿童纳入救助体系,每人每月可获500元养育津贴。

宁夏回族自治区民政厅儿童福利和社会事务处负责人向本刊记者介绍,2011年,自治区民政厅在调研时,发现这部分孩子处在救助保障之外,所以就想给他们提供相应的生活补贴,让他们生活得到有效的保障。

肖林是吴忠市昊善社会工作发展服务中心的总干事,他曾在网上发起寻找“事实孤儿”的活动。在走访中,肖林发现不少儿童虽然现实情况符合申请津贴的标准,却因缺失材料被挡在福利救助体系之外。“我们这早婚比较多,孩子父母结婚时都没领证,两人分手或一方死亡、出了事故,孩子往往因为材料不全,根本没法享受津贴,有的甚至连孤儿证都办不下来。”

畅销排行榜
  • 来信
    看天下 2019年23期

    看天下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