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日遗化武销毁为何一再延期?

——化武数目不清、销毁耗资巨大

2014年11月1日, 南京大屠杀纪念馆,侵华日军使用的炮弹毒气弹(东方IC 图)

一张泛黄的“战斗详报”上清晰记录着,“1939年,日本陆军毒气部队在中国北部地区使用让人皮肤和粘膜溃烂的‘糜烂剂’,强烈刺激呼吸器官的‘喷嚏剂’毒气弹。”这是日军毒气部队记录毒气战详情的报告首次被发现,也是日本军方文件首次证实曾在中国使用化学武器。

7月7日,据日本共同社报道,日本历史研究学者松野诚也最近找到了这份日军部队的正式报告——“战斗详报”。这份报告是侵略中国北方地区的日本毒气部队“迫击第5大队”的文件,详细记录了侵华战争爆发两年后,日军1939年7月在山西省山岳地区的战斗情况。

“战斗详报”约100页,记录着日军作战记录、炮弹使用情况、毒气弹使用命令副本等。报告还记录了目前尚未研究清楚的早期“糜烂剂”使用情况。

一直以来,研究人员很难获知日本使用化学武器的全部情况。“原始数据都在日本军方那里,但为了逃避责任,日本军部二战结束前将很多数据销毁了。”国际关系学者、日本法政大学教授赵宏伟说,比如731部队的一些档案也在二战结束前全部销毁,导致这支部队没有受到东京审判。

日军早在1945年投降之前,烧掉了所有相关文件,并将尚未使用的化学武器埋入地下或丢弃江河中,有的化学武器甚至混入普通武器一同缴械。迄今为止,日方并未向中国明确提供有关化学武器的情况。

这次发现的“战斗详报”可能由日军毒氣部队相关人士私人保管而幸免于难。松野曾出版多部关于日军生化武器的书和资料集,这次他把“战斗详报”的详细内容与分析汇总成论文并将于近期发表。

不过,目前还没有一个具体的文件能指出中国到底哪些地方埋藏着这些化学武器,究竟有多少化学武器遗留在中国。

吉林省博物院原副院长赵聆实曾亲赴东北各地农村,在敦化周围1600平方公里范围内对日本遗留化学武器(以下简称日遗化武)进行长达10年的野外现场调查,他称,调查全靠自己踩点,包括当地政府和百姓的帮助。“日方从来没有向我提供任何资料。”

从上世纪80 年代开始,中方专家开始在全国范围内对日遗化武的情况进行调查。根据不完全调查和资料记载,他们认为尚未处理的日本遗弃化学弹近200万枚,各类毒剂有100 多吨,遭受直接伤害的人员已有2000 多人,还有许多地区的人员和环境处于这些化学武器的严重威胁之中。

而最新美国国家档案馆解密的部分资料显示,日本在华遗弃的化武数量推测约350万枚、散装毒剂约150吨。

日本学者吉见义明根据档案资料统计,日本从1931年到1945年共生产毒气7376吨,装填毒气弹(筒)751万多件。战败时,留在日本本土的毒剂有3875吨,其他3500多吨都在中国战场。

日本政府曾对其国内遗留的化学武器展开全面调查, 2002年,日本通过询问当时的士兵和开辟热线的方式,建立了日本国内遗留化学武器地区分布图,并及时处理了国内发现的化学武器。而在中国,日本至今没有对遗留在中国境内的化学武器的数量、分布地域开展全面调查。

除了化学武器,日本当年还在中国使用了生物武器。这是内蒙古呼伦贝尔市海拉尔要塞遗址博物馆收藏的,731细菌部队在诺门罕战场的老照片(东方IC 图)

“只是日遗化武总量中很小一部分”

5月7日,哈尔滨日遗化武移动式销毁作业正式启动,第一枚化学炮弹顺利销毁。继南京、石家庄、武汉之后,哈尔滨成为第四个移动式销毁作业场,主要销毁黑龙江省内的日遗化武。

“移动式销毁”是目前日本为加快进程引进的销毁设备,该设备于2009 年2 月开始生产,耗资29.4 亿日元(约合人民币2.3 亿元)。最大特点是可以塞进集装箱,方便运到各地进行销毁处理。

这种设备体积小,各部分如预处理装置、爆破炉、排气处理装置、发电机等部分都可以拆卸,同时方便装进集装箱,可运载到距日遗化武最近的地点开展销毁作业。日方表示这种销毁方式完全在封闭环境下进行,不会对环境产生污染,而销毁过程中产生的弹片、废液等统一运送到哈尔巴岭,在那里由大型销毁工厂处理。

整个日遗化武处理项目原计划修建两座大型销毁工厂,后来因资金问题变成现在“一大一移动”的方式。目前在吉林省敦化市哈尔巴岭建造的销毁工厂已开始运行。

就如何处理日遗化武问题,中日双方从1991年起已交涉了近30年,仅政府层面的磋商和专家组谈判就达数百次。

1999年最初谈判时,中国就要求日方将遗留化武运回日本销毁。但日本声称国内法禁止化武入境,国民也难以接受,遗弃化武大多严重锈蚀变形,有的已出现渗漏,运输途中难以确保安全。因此请求中方允许其在中国境内销毁。最后中方出于尽早处理的考虑,同意在中国境内销毁化武。

上世纪 90 年代,世界各国销毁化武主要采用 “高温燃烧”或“化学中和”的方法,由于日遗化武年代久远,种类标识难以识别且混杂在一起,这两种技术都不太适合。

中日双方就技术方案、风险评估、安全管理、环境监测、后勤保障、应急预案等进行了长时间的研究论证和磋商,2004年日方最终决定采用“高温燃烧”技术来销毁日遗化武,并计划在哈尔巴岭修建大型销毁工厂,以便集中处理该地日遗化武。

畅销排行榜
  • 互动
    看天下 2019年21期

    看天下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