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名校招生大战:套路和门道

——提前“开抢”、亲情牌、奖学金

“一到招生季,不仅是招办,整个学校的神经都会紧张起来。”北京一所高校招办老师曾刚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学校招办会给他们指派硬性任务,根据每年最终录取学生的成绩排名进行统计分析,如果他们完成了硬性任务或者超额完成,招办会给这些学院和老师一些相应的奖励。”

北京某所财经类院校招办老师向记者坦言,往年该校几乎从未派出招生宣讲组,但是由于被上海一所同类型大学“挤压严重”,导致近年生源质量下降,出现了该校在广东省的最高录取分数线,竟然与上海这所同类型大学在该地最低线几乎持平的现象。他们被逼无奈,不得不组织十余个招生宣讲组,奔赴重点省份进行招生宣传。

已经连续两年参加学校招生咨询工作的郭芳倒是压力不大,因为学校不缺生源,更多工作是在办公室接咨询电话,“在接电话的同时,不断有人打进来,一挂电话,二十多个未接”。据他介绍,考生、家长咨询的大部分问题,都可以在学校官网和宣传资料上查到答案,家长还是会亲自打电话确认一下,“有些家长做了很好的研究,他只是需要从你口中听到他想听的答案就够了”。

但是为了避免给考生传递不准确信息,招生老师基本上都不会给出肯定的答复。郭芳介绍,学校会发给招生老师部分地区的招生政策和数据,来应对考生和家长的咨询,“有希望”“可能性很大”“您可以再参考看看”成为很多招生老师的标准话术。他也提到,学校领导也会特意提醒招生老师,切忌给学生提供虚假信息,“考生不容易,你们尽量要给他们一些有用的信息”;也不能贬低兄弟院校,“可以说我们某个专业全国排行第一,其它专业也很好等等”。

“书中自有黄金屋”?

“名校‘抢人’在高考前,普通高校主要依靠招生季招生。”安全新介紹,2015年前后,名校生源争抢战几乎到了白热化的阶段,三四所名校同时争一名学生,招生老师也是花招百出。曾经有一名年轻的招生老师为了争取到安全新学校的一名高分考生,就住在学生家门口旁边的一个小旅馆里,天一亮就到学生家里守着,直到学生签了协议她才离开。

当时,甚至有高校为了争抢学生,不顾学生的个性和兴趣,给学生推荐并不合适的专业,做出各种承诺。

随后,教育部针对“招生乱象”发声,要求高校招生工作中,不得在录取工作结束前以各种方式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或以签订预录取协议、新生高额奖学金、入学后重新选择专业等方式恶性抢夺生源。名校间的高分考生“争夺战”这才偃旗息鼓。

但是今年,“书中自有黄金屋”又被摆到了明面上。

6月16日,汕头大学发布公告称,接受李嘉诚基金会的捐资,开展本科生学费全额奖励计划,每年的捐资额度依据2019级至2022级本科生当年的学费总额,以每年一亿元人民币为资助上限。

6月23日,浙江大学本科生招生处处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全省前100名考生报考浙大,将会获得50万元对外交流奖学金,含20万元新生奖学金;全省前300名考生报考浙大,将获得20万元额度的对外交流奖学金。此外,深圳北理莫斯科大学特等奖学金每人30万元,广州大学新生奖学金最高10万元……

据安全新推算,他所在学校的考生,获得市级状元,就能拿到学校的10万元奖学金,还有一些社会企业会对优秀学生资助奖励,以及一些宣讲活动的报酬,极端情况下“参加一场高考能挣七八十万元”。

6月25日,山东济南,2019山东高考咨询会,家长和考生咨询高校招生志愿填报(东方IC 图)

6月24日,教育部向浙江大学发函,要求浙江大学不得在录取工作结束前以各种方式向考生违规承诺录取或以“新生高额奖学金”“入校后重新选择专业”等方式恶性抢夺生源——函中还指出“我部(教育部)还监测到你校部分招生组通过微信群等方式传播上述奖励措施”。

报志愿这门“生”意

“名校的招生压力也大了。”河北一所高校招生老师杜莜君留意到,随着各高校专业建设的特色化发展和“双一流”高校的推出,高校招生也逐渐出现了“群雄争霸”的局面。“以前比较重视学校的名气,优秀生源也集中报考名校。现在,越来越多的高校推出特色专业,吸引了不少优秀学生。”

杜莜君分析,以前信息不发达,学生对于高校了解较少,考生只按照社会心理报考名气比较大的学校,很少能留意到新发展起来的普通学校的特色专业。现在随着手机和网络的普及,“学生获得信息的渠道更多,报志愿时选择也更多”,甚至普通高校都可以在某一专业上和名校掰手腕抢生源。

填报志愿甚至成了一门“生意”。多家互联网咨询公司宣称,依据学生的历次摸底考试成绩和高考成绩,再收集高校历年的招生分数线,通过“大数据”相互匹配,为学生提供志愿填报参考。

以App Store上下载量最大的“求学宝—高考志愿填报”APP为例。该APP宣称,下载后只需三步即可领取专家定制志愿表。安装后,该客户端先是收集了记者的手机号、个人姓名、所属地区、高中学校名称和高考成绩等信息,按照冲刺院校、适中院校和保底院校,自动为记者匹配了148所院校——但查看具体的院校情况,需要支付298元。

招生季,学生是最肥的“韭菜”。

“班主任肯定不会向企业提供学生的联系方式和摸底考试成绩,大部分数据应该是从网上找的,数据量太小的分析根本就没法信。”安全新认为咨询公司帮助学生报志愿是社会技术的进步,方便学生也方便高校准确招生,但他并不推荐学生依靠咨询公司提供的志愿填报参考,担心学生会掉入“陷阱”,“这些企业基本都两头吃,收学生的咨询费用,又帮着高校做宣传”。

“大数据是死的,人的需求又是如此复杂。每个考生想填报什么志愿,虽然受到考分的限制,但是也有其千变万化的方向。”《钱江晚报》在评论中如是提醒考生,“纯粹为了报考而报考,最后吃亏的还是自己。”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