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英国:“全面清除”流浪汉

——逃不过“烂尾”宿命?

2018年12月25日,圣诞节当天,一名无家可归者在英国曼彻斯特市的街头露宿(IC图)

50岁的特雷西已经在伦敦街上流浪一年半了。在逃离操控欲极强的丈夫后,她曾和12个人挤在极为狭小、蟑螂肆虐的房间内生活。现在,她搬出来了,住在路边的帐篷里,但生活仍旧很艰难:“人们就像对待垃圾一样对你,我曾向一个女人问路,她以为我想索要钱财,对我厉声斥责。”

新年钟声敲响,当人们满怀希冀展望新一年时,英国有超过24,000名和特雷西一样的无家可归者,挣扎着活下去。为了躲避寒冬,他们游离在地铁站、桥墩等公共场所。

对此,英国政府有一个大计划:在10年内把这些流浪汉“全面清除”。

“发泄愤怒的对象”

“没有人应该成为流浪汉,我们必须竭尽全力帮助社会中最弱势群体。”2018年8月,首相特蕾莎·梅宣布,将向消除英格兰街头的流浪汉计划投入一亿英镑。

英国的流浪汉数量已经连续七年增长,2017年较往年增长15%。仅2018年就有将近600位流浪汉死亡,比2013年多了24%。

英国流浪汉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加上精神意志极度脆弱,通常靠捡拾垃圾桶里残余剩羹过活。然而,令捐助者失望的是,慈善机构Thames Reach估计,伦敦有很大一部分流浪汉用善款购买毒品和酒,毫无节制地挥霍完后,又回到路边继续乞讨,陷入恶性循环之中。

同时,零反击能力使得流浪汉经常成为暴力、偷窃和犯罪的受害者。官方数据显示,流浪汉遭受身体暴力的可能是普通大众的17倍,而且平均死亡年龄为47岁,比普遍人均少30年寿命。

“很多人在寻找发泄愤怒的对象,特别是醉汉,流浪汉成了比较容易的目标。我曾见过有人被扯着双脚拖出帐篷。”已经流浪一年半的斯科特说。

女性流浪者还要面对被性骚扰和性侵的可能。42的利瓦伊已经和她的同伴安妮在卡迪大街上流浪两个月了,一周前她差点遭到性侵——在这之前,她住的帐篷也被人烧毁。

尽管吸毒和酗酒确实是一些流浪汉面临的问题,也有人因为精神疾病、刑满释放后与社会脱节等原因流落街头,但成为流浪汉的首因其实是关系破裂——许多中青年男性与父母不和或和伴侣离婚后,不得不搬离固定住所,暫居街头。此外,近几年,一些难民也加入流浪队伍。

政府政策也被认为是流浪汉队伍扩大的原因之一。

据《独立报》报道,帮助英格兰南部露宿者的圣芒戈公司首席执行官霍华德·辛克莱说:“这是资金削减的结果,尤其是对医疗服务体系(NHS)的削减。这是紧缩政策的影响之一——人们得到的服务被减少了。”

求助政府更危险?

特蕾莎·梅颁布的流浪汉政策分为预防、干涉和康复三个方向。其中,3千万英镑用于流浪汉的心理健康治疗,比如解决酒精和毒品上瘾等问题;5千万英镑用于救济遭受家庭暴力而搬离家庭的人;还有一部分资金将帮助刚刚刑满释放的人。

在2018年12月10日发布的具体执行计划中,政府做出了包括搭建流浪汉中心、提供心理救助治疗、居住安置等61项具体承诺,旨在2027年前实现彻底消灭流浪汉的目标。

然而,这一计划还未落实就招致了诸多批评,被质疑是之前历任政府政策的再包装,换汤未换药。

针对流浪汉现象,英国政府在1990年推出首个法案,计划用九亿多英镑的初始资金,让流浪汉减少三分之二,但直到1997年才具体实施,1999年便被新措施取代。

2001年时,政府同样提出宏伟目标,多项措施双管齐下。但结果显示,很多人由于无法适应长期久居棚屋床的生活方式,又重新回到了街头,继续居无定所的生活。2009年,时任伦敦市长的鲍里斯·约翰逊承诺,将在2012年底前彻底解决伦敦的流浪汉现象,讽刺的是,那期间流浪汉数量出现了成倍的增长。

对于流浪汉来说,政府也许并不是值得信任的对象。“你可以为女王挡子弹,你可以为国家牺牲。但这个国家已经忘记了我们做的事了。”退伍军人斯蒂文·罗威说,他曾被派遣到中国香港、北爱尔兰服役,但2018年的平安夜,他只能露宿街头,像往常一样,睡在一个纸盒子里。“我在寻求帮助,但从没有得到过帮助。所以我该怎么办?我要去哪里?政府更关心欧洲的事情,还有脱欧,而不是他们自己的民众。”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