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特朗普推特下的战争

——蹭流量、死忠粉、纯黑粉

“我真心相信特朗普总统的愿景和他发的信息。”普瑞斯勒表示。他也确实在推特上支持特朗普的每一项政策。2018年12月21日,因为特朗普讨要在美墨边境修墙的经费不得,导致美国政府部分关闭。在推特上展开了激烈的“助攻”,他@了所有民主党参议员,呼吁他们批准特朗普50亿美元的修墙预算,“这是让你成为美国英雄的机会,”他在推特上告诫那些民主党议员。

泰勒是另外一种死忠粉。他其实对特朗普的政策并不是十分支持,但看不惯大家对特朗普的辱骂,认为这不是成年人应有的言行。“这些人骂得太脏了,说他是纳粹、法西斯、红头发的希特勒,”他在接受采访时说,“辱骂特朗普的评论总是能排在顶部。我曾经回信要求推特公布它的排名算法,但没有得到回应。”

不仅推特忽略了他,那些辱骂特朗普的人也不理解他的“苦心”——泰勒与他们沟通后,一些人立即回应、直接开骂,大部分则直接拉黑了他。

怼总统,能治病

“一旦我当选,我就会放弃推特,”2016年4月22日,在罗德岛的一次竞选演讲时,特朗普表示,但这是少数他完全抛诸脑后的竞选承诺。

竞选时,推特只是特朗普获得关注的渠道之一。他在集会上怒吼,在接受采访时骂人,在竞选辩论中大出风头。入主白宫后,他的行为受到一定限制,在公众场合出现得越来越少,围观的人也越来越少。还好有推特,他以总统身份继续疯狂发文,保持了竞选的节奏,也获得了更大的影响力——目前他的推文评论的平均数已经一万左右。

特朗普在推特上的语言极具攻击性,他给自己的竞选对手起了各式各样的绰号,如撒谎精特德·克鲁兹(Lyin' Ted),骗子希拉里(Crooked Hillary)等。这些绰号在他的粉丝中接受度甚高——这种贴标签的方式,容易在推特上广泛传播。但也正因如此,相比奥巴马,特朗普在推特上可谓“树敌”无数。

2019年1月2日,美国华盛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白宫主持召开内阁会议(@视觉中国)

来自佐治亚州的克里斯托弗·拉哈吉就是坚定的特朗普“黑粉”。他是一名旅行家,足迹集中在中亚地区。目前,他居住在德国,日常工作就是在推特上怼特朗普:“我现在没有全职工作,一直紧盯着特朗普的推特。”

和亚当一样,克里斯托弗给自己的手机设置了“特朗普发推”警报。他的回复以反讽主,“我们美国就缺这样一位总统,不读书,不看报,福克斯新闻就是唯一的消息源。”

通过讽刺特朗普,克里斯托弗已经收获了四万粉丝,特朗普的支持者指责他接受民主党的资助,拿钱发帖,但他否认了。“以前,我宁愿走一千公里,也不愿意理特朗普这样的人,现在他居然成为总统,我觉得自己应该放下架子指导他。”

@TwitlerTroll这个账号的所有者,是一名女性“纯黑粉”。她曾是2016年大选时希拉里阵营的志愿者,在特朗普赢得选举后,她被诊断出患有焦虑症。

“我需要在推特上大骂,才能减轻症状。”她表示,心理治疗都没有用,只有骂特朗普才能让她好受一点,“我会尽我所能骚扰特朗普,直到他穿著浴衣跑到宾夕法尼亚大道(白宫所在地)上。”

虽然大家骂得这么热闹,但有一个问题:特朗普本人看这些回复吗?答案是肯定的,他最少看了部分。2017年,特朗普以恶意辱骂为由,在推特上拉黑了7个用户结果反被这7个人告上了法庭。2018年5月,纽约市联邦法官裁定特朗普没有权力拉黑用户,这位法官表示,“拉黑”行为本身违反了美国宪法,每一个美国公民都有权利查看总统的推文。

这段插曲过去后,特朗普仍然在推特上“笔耕不辍”,写着那些让死忠粉兴奋不已,纯黑粉捶胸顿足的短句。2019年1月3日,美国政府停摆的第11天,特朗普为美国民众送上了一份别样的新年致辞——在推特上发了一个11秒的小视频:“当我在白宫工作时,你们却开着派对庆祝(新一年)。但我不怪你们,玩得开心!”

因为美国政府部分停摆,特朗普不得不取消去佛罗里达州的度假计划,被“困”在白宫,唯一的消遣就是发推特。元旦当天,他一口气发了20条推特,是2018年日均发推数的整整两倍。而其中的高频词,正是导致美国政府“关门”,但他却心心念念的美墨边境墙。

畅销排行榜
  • 互动
    看天下 2019年21期

    看天下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