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前外交官讲述联合国里的中国代表团:谋杀案、否决权、餐厅会谈

赴美之前先买衣服

1971年10月25日,第26届联合国大会以76票赞成、35票反对、17票弃权的压倒性多数通过了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

在毛泽东、周恩来的亲自过问下,中国赴联合国代表团迅速组成。毛泽东点名由乔冠华担任出席联大的中国代表团团长,副团长是黄华,加上代表、顾问、秘书、翻译、记者、医生、报务员、厨师、司机等,所有工作人员约40人。

整个代表团中,只有我跟施燕华一对夫妻,分别担任法语、英语译员。

从通知我们组成代表团到起程,总共才一周的时间。而我们先要做的,是置装。

1966年,一位兄弟党的领导人给毛主席写了一封信告状,称中国外交人员西装革履,油头粉面,出入西方上流社会,完全脱离了无产阶级。当年9月9日,毛主席在这封信上批了十个大字:“来个革命化,否则很危险!”为了贯彻这“九九指示”,中国外交人员不能穿西服了,也不能穿料子的中山服,而改穿布的中山服。

但我们起程前,规定出席联大必须穿中山服,在非正式场合可以穿西服。于是,拿到置装费后(出席联大代表团的成员,置装费比一般人要高,当时给了我1500元;女同志置装费要高一点,施燕华2000元),大家集体乘车去东交民巷当时北京最好的“红都”服装店定做衣服。

我做了两套中山服,一套单的,一套夹的,一套西服、一件夹大衣、一件厚大衣。当时做这几套衣服,已经觉得很奢侈了,但到了国外,发现外国人老换衣服。刚开始我们觉得换来换去是资产阶级的一套,但后来发现这里面有讲究,关乎礼节。1973年回国时,我就自己花钱又做了几套衣服。

除了衣服,我们到联合国后碰到一些前所未有的问题,比如开会时每个国家代表的座位前,要放一个写有国家名称的牌牌。当时有好几种选择:可以标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也可以标China,还可以用PRC的缩写简称。当时我们的礼宾官请示乔冠华,到底用哪个称谓?乔回答得很干脆,就用China,我们就代表着整个中国。代表团领导向国内做了报告,国内同意用China。多年以后,我才领悟到第一代领导人在政治上的高瞻远瞩,因为China照顾到了两岸,更能代表一个完整的中国,同时还能有效地防止别有用心的人借此做政治文章。

至今无解的谋杀悬案

老百姓眼中,外交官多是西装革履,出入于非常体面的场合。其实这背后有很多鲜为人知的事情,外交官因公殉职的情况也不鲜见,我们中国驻联合国首批外交人员就遇到了。

美国方面对我们的安全还是很重视的,特派了警察在我们包下的罗斯福酒店第14层昼夜值班,24小时不间断。每班两名警察,面对电梯而坐,监视着每个从14层楼电梯出来的人,绝不允许受邀之外的人进入。

许多媒体记者因为不能进入酒店的14层,就常守候在酒店餐厅里,搅得中国代表团人员无法正常用餐。酒店遂为我们专门新辟了就餐处,并派保安严防。这样过了两个月,也没出过什么问题,大家感觉还挺安全的。

但到了1972年初,临近尼克松访华的时候,有媒体透露风声,说有人会对中国驻联合国人员下毒手。代表团随之也接到一些恐吓,于是提高了警惕,连周末的“放风”也取消了——所谓“放风”也不过是到美国的街道上、公园里走一走,但不能单独行动,必须两人以上结伴而行,互相“看护”。

为了改善除了到联合国开会就整天憋在酒店里的单调生活,常驻领导决定放部电影娱乐一下。那晚在酒店走廊里放电影的是公务员王锡昌,他曾在驻匈牙利使馆工作,我俩还认识。

但没想到,第二天早晨,一向早起为大家服务的王锡昌没有露面。

开始大家以为他昨天累了,让他多睡一会儿。但是到了快10点钟,还没见他,有人就给他房间打电话,没有人接。大家就去敲他的房门,许久也没人应。后来酒店服务员拿钥匙开了门,发现里面的铁链子还挂着,冲开门一看,王锡昌仰卧在床上,心脏已经停止了跳动。

此事被立即汇报到北京,周恩来马上向毛泽东报告。毛泽东亲自做出指示要代表团领导立即同美方交涉,表明事情发生在中美关系解冻之际,美方对查清此事负有义不容辞的责任。细心的周总理还专门指示代表团,死者的尸体不能火化,务必等查清后再做处理。

常驻代表黄华随后约见美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向他递交了正式照会,要求美方对此事进行彻底调查。美国国务院接到报告后,责成纽约市警察局进行调查。法医对尸体做了解剖后发现,死者血液中含有致人死命的尼古丁。在检查王锡昌卧室的器皿和用具时,发现在暖瓶、茶杯里都有尼古丁。

显然,这是蓄意谋杀。凶手将尼古丁投放到王锡昌的暖瓶和茶杯里,导致他在饮水后中毒身亡。调查周围环境后发现,王锡昌住房附近有个货物电梯,这里恰恰是守卫观察的死角。王锡昌在放电影时没锁房门,我们推测凶手是在代表团全体人员看电影时,从货梯上楼,进入了王锡昌的房间。

中方要求追査凶手,予以严惩,但美方调查了很久也没能查出凶手,此事终成悬案。但据代表团内部分析,行凶的主使者有三种可能:一是台湾方面,一是苏联人,一是美国的右翼分子。這么做的目的是破坏中美接触的势头,给尼克松访华制造麻烦。

根据国内指示,王锡昌的遗体在美火化,骨灰放在一个深黄色的铜盒里,由信使带回国内。王锡昌后被追封为烈士。

1.1993年9月17日,摩纳哥蒙特卡洛,时任2000年奥运会北京城市申办团发言人的吴建民,在回答记者提问(新华社图)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