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即便陈冠希飞上了火星,很多人仍然只能想到艳照

那天看到一篇文章,说现在香港黑社会讨债有了新方法:坐在门口吃水果。毕竟我从良已久,不再过问江湖是非,不确定其真实程度。可那个画面却在脑子里萦绕不散:一个染着黄毛的年轻人,坐在一家便利店门口,也不说话,就在阳光里安静地吃橘子、香蕉。他旁边,是一地的果皮纸屑,他面前,车流穿梭人来人往。我拍拍他的肩膀,坐在旁边,问他:这么落寞地坐一上午,可曾想过,自己是谁?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为什么又过这种生活?每一天,从水果摊老王那里买一堆东西,拎到不同的便利店、公司、茶楼门口,就这样,把人生坐过去,是否会有一点点不甘心?他扭头看看我,眼睛迷茫,终于确定不认识我,也不会是一个道上的角色,一拳拳按着我脑袋往下砸:你是我妈啊!

11月1日,印尼巴厘岛,一只翻车鱼决定离开深水区,到浅水区逛一逛。它们很少
这样做,偶尔游上来,主要是为了让岩礁鱼类吃掉它们皮肤上的寄生虫。没想到,这
一次,竟然碰到一个正在潜水的人类……(CFP/图)

我却常这么想。尤其是在阳光里晒久了,经过人类特有的光合作用,思绪就会飞出去,设想一种有想象力的生活。当然,再有想象力,我也没想过四川小伙“潘”这种。25岁的潘,今年和女朋友分了手,大概也经过一个类似安静的思考后,决定过一种不一样的、很多人想都想不到的生活——经曼谷到土耳其,又辗转到叙利亚,加入打击IS的叙利亚库尔德民兵组织“人民保护联盟”。由此,他成了赴叙打击IS的首位中国公民。看他在微博上直播他们的生活,举着武器拍照,或者和当地孩子们合影。看起来,有人情味,能适应,完全不像是一个年轻人莽撞的决定。据说他曾经有过从军的经历,到现在还能保持这样一颗勇敢赤诚的心,也属不易。不过,有一天,我发现他从微博上消失了,毫无痕迹。这一切也许是我在北京难得的阳光里,做了一个关于英雄的白日梦。

潘从网上消失,另一个人却又忽然重新成为网络话题。最近一部关于陈冠希的纪录片《触手可及》在微博、朋友圈刷屏刷了很久。在片子里,他谈自己的事业,谈自己对音乐的看法和痴心不改,谈自己最终也没机会再登荧幕的遗憾。当然,不可避免地,他也谈了2008年的那场“艳照门”。那场风波伤害了很多人,陈冠希本人也备受困扰,曾经有参演电影的机会,也因为一些还记得这些事的人的阻挠而落空。嗯,好多人都还记得那场风波,微博热门搜索、相关搜索迅速出现了“艳照照片”等关键词。我琢磨着,再过五年,再过十年,一提起他,有些人脑子里最先想到的还是这些。度过最艰难的阶段,陈冠希看起来已经走出了那扇门,倒是很多旁观者仍然留在那扇门内,困在狭窄而又阴暗的思维里。

我常想象这些商贾名流的艰难时刻,想象他们在逆境中绝望,在逃亡途中仓皇,在困兽之境中仍然不忘我国仍然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然后借以自慰: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饶是万人之上的大人物也不过如此,自己这点小破事,还有什么好抱怨的呢?这种精神胜利法,成了我看《火星救援》的主题之一,整个星球只有一个人,环境恶劣,生存条件极差,竟然还没有被打败,难怪我看好多女生在公号里写文章,高呼要嫁就嫁马特·达蒙这样的男人。可我是个男人啊,恨只恨,导演为何不把一个女主角留在火星上呢?如果是一个女人留在火星上,故事是否会换一副样貌?

不要小看女人,马特·达蒙所做的那些东西,我相信女宇航员一样能做到,即便在现实中,没准做得还会更漂亮。美国军队就正在启动一场历史性的变革:所有战斗职位将向女性开放。这将意味着,她们经过艰苦训练后,不但可以上战场,而且还有资格进入陆军游骑兵、海军陆战队等兵种。美国国防部长卡特说,人们必须克服一种观念:这种变化将降低军队的战斗力。一家女性维权组织针对海军陆战队做了一项研究,发现男女混编后,此类部队的士气与全男性部队的士气不相上下,并且高于非战斗混合部队。你看,此前的忧虑不过是一种偏见。我们脑袋里,存在着很多这类偏见观念,限制了我们对人生的想象力。想不到甚至不敢想,世界上还有另一种可能存在。我捂着被打痛的脑袋,看着那个染成黄发的混混:如果姑娘们不再只负责风情万种,都可以扛着枪上战场了,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在一家便利店门口剥橘子皮呢?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