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香港前特首受审记

这一次提堂,曾荫权对法官一言未发,表情比起上一次更加严肃,全程没有笑容,但不再“肌肉抽搐、合紧双唇”。

11月13日的香港,天气阴沉,时不时飘下些小雨。位于香港西湾河的东区裁判法院门口,中外媒体的摄像机早已将法院正门台阶下的空位占满。14点30分,香港特区前任行政长官曾荫权将再次来到这里,就廉政公署诉其两项公职人员行为失当案接受聆讯。

14点06分,曾荫权与太太曾鲍笑薇抵达东区裁判法院,在一片闪光灯中搭乘电梯上到4楼,本次聆讯在该楼层第七庭举行。由于提早到达,在保镖的护送下,曾荫权与太太十指紧扣先行进入法庭旁的房间。

這一天的曾荫权依旧是人们熟悉的那个“煲呔曾”——藏青色西装,白衬衣,戴着红白蓝条纹领结,配同花纹的口袋巾,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皮鞋锃亮。

旁听者进入法庭之前,曾荫权夫妇就已经进入公众席第一排并排而坐。曾荫权似乎心情不错,时不时与太太耳语一番。

14点20分,旁听者被允许进入第七庭,几乎只是瞬间,所有席位坐满。法庭上有9名警力维持秩序,开庭期间,旁听者不允许饮食、拍照、录音和摄像。

10分钟后,裁判官温绍明入庭,本次聆讯正式开始。曾荫权起身走到位于法庭公众席前排中间位置的话筒前,两手交叉搭在腹部站立。

本次提堂进行得很迅速,全程用英语进行,4分钟即结束。辩方律师称,本月初才收到法庭文件,需要时间研究,申请将案件押后5个星期,至下月18日。代表律政司的副刑事检控专员沈仲平表示不反对,但又指出,会在证人名单上移除两名证人,并加入另外4名证人。对此,辩方没有异议。

最终,裁判官决定将案件押后至12月18日再度提讯,而曾荫权则获准继续保释。

14点47分,在法院大门口,曾荫权稍微停顿了一会儿供记者拍照,但没有回应记者的提问,随即匆匆走下台阶,坐上面包车离去。

“曾商勾结”

如果不是《东方日报》,或许曾荫权不必到法庭上走这一遭,而是安安稳稳走完他第二任香港特区行政长官任期。

2012年2月20日,离曾荫权退休还有5个月,自称连续35年“全港销量第一”的《东方日报》在其头版头条报道称,曾荫权夫妇之前两天“秘密过海去澳门”,参加了“一个赌场的春茗活动”。

除了这篇描述曾荫权行踪的主稿,《东方日报》还配了一篇针对曾荫权穿着打扮的稿件,语带讽刺地称其“换了个黑色金属粗框幼边眼镜,配鲜红樽领针织衬衫仍嫌未够‘young’(年轻),还要加上那最抢眼的一对Nike荧光波鞋,当行藏败露落荒而逃时,鞋底气垫位发出的夜光绿极富时代感,还让镁光灯容易追踪”。

香港媒体不乏“语不惊人死不休”之事,所以一开始,这组报道除了增添坊间八卦,并未有更多反应。但这仅是对曾荫权“围追堵截”的一个开始。

次日,《东方日报》继续放出重磅消息,称曾夫妇除“春茗活动”外,还与两名富商在三艘总值四亿元港币的超级游艇上,度过有红酒、有鲍鱼等美食的三日两夜澳门豪华游。

到了第三天,2月22日,《东方日报》又放料称,在这“三天两夜澳门游艇豪华游”之前一周,曾荫权就曾接受大陆富商、香港西区海底隧道股东张松桥款待——隧道加价要特首会同行政会议通过——联同十多名商界知名人士登上超豪私人飞机,到泰国普吉岛旅游,“‘曾商勾结’的嫌疑愈来愈大”。

在当天的报纸上,《东方日报》还刊登了特首办给该报的回复。特首办称,曾荫权2月9日至22日属于正常离岗休假,期间确实“接受友人邀请乘坐其私人飞机往返泰国”,但随后指出,“行政长官亦已按照同一原则支付是次行程的交通费用予机主,金额与购买商营机票相若。”

2月23日,《东方日报》的曝料达到最高潮,当日该报的头版头条不再拘泥于“豪华宴会”或是“出国游玩”,而是曝光了曾荫权此前在深圳租赁的“豪宅”——曾荫权曾在电接受香港电台访问时,表示退休后会定居深圳。

《东方日报》援引消息人士的话称,该套复式单位,面积逾550平米,早在2011年9月就开始装修,“香港著名建筑设计师何周礼负责单位室内设计”,装修费超过了1400万元人民币。小区的居住者多为企业老板、外国富人以及港商台商。

据《东方日报》调查,曾荫权此套房的月租金约8万人民币,远低于时价。而且此小区的开发商深圳人黄楚标,与曾荫权认识多年,“关系密切”。

2012年2月28日,多名向廉政公署举报曾荫权的人士收到廉署回复:廉署已就曾荫权是否触犯“放贿条例”或公职人员行为不当正式立案调查。

次日,香港立法会议员在例会上,对曾荫权提出八条紧急书面质询。

事情搞大了。

“公务员天生的光环”

因为喜欢穿西装配领结(bowtie),曾荫权被香港人戏称为“煲呔曾”。如果不是2012年起的这场涉贪丑闻,曾荫权的生平,几乎可当做“香港梦”的范本。

1944年,曾荫权出生于香港一个普通警察家庭。1964年,20岁的他从香港华仁书院预科毕业,却没能力进入大学继续求学,只能到辉瑞药行做“一名孤单的,为生活而奔波的推销员”。

两年后,考入港英政府做一名公务员,改变了曾荫权的一生。

1974年,曾荫培加入财务科,受到仕途上的伯乐——时任财政司长夏鼎基的赏识。1977年,夏鼎基向亚洲发展银行总部推荐当时并没有大学学位的曾荫权,借调一年从事地区财务分析工作。这次的借调经验,成为后来哈佛大学录取曾荫权攻读公共行政硕士学位课程的关键。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