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妖怪,哪里逃!

此后,一种名叫“鲶绘”的浮世绘开始在民间流传。在“鲶绘”中,人们不但使出十八般武艺,更有天兵天将前来助阵,最终将鲶鱼制服。一种新的妖怪由此诞生,人们对地震的恐惧和悲伤也在创造中得到纾解。因此,与其说那是一种迷信或超自然现象,不如说更似一种集体意识的投射,是“精神力”的具体体现。

据统计,日本的妖怪大多为舶来品,70%原型来自中国,20%来自印度,10%才是土生土长,却统统在日本这片土地上演化为具有明显烙印的“日本妖怪”。日本民俗学奠基者柳田国男的观点颇具代表性:(日本)妖怪是沦落的神明。

鬼神本是同源,都是受到难以妥协、纯粹的意志力和精神力的驱动而诞生,只因走过的道路不同,一个上天,一个沦落人间。因此,日本妖怪大多具有两面性,善恶可互相转化。比如,大多数妖怪的前世都有一个悲惨且令人心疼的故事,而怨魂如果好好供奉,借由信仰的力量将其安抚之后,也可以转变为庇佑人们的御灵。

《百鬼夜行绘卷》

同时,这种转化也令人想到大和民族的物哀之美,悲与美相通,刹那与永恒可以互换,所以既可以努力生活,也可以绚烂死亡。如此看来,精灵鬼怪的日式生活,几乎就是由整个日本国民精神复制而来的另一平行宇宙。

在南洋地区人鬼这样混居

东西方鬼怪文化如此不同,相隔山海,或许永不相见,也很难相互渗透。但伴随着人类贸易、殖民、探险等行为,中国、印度、阿拉伯,还有荷兰、葡萄牙、英国纷纷出海,各种文化(也包括各自的灵性文化)相汇在海中央—马来西亚,就是这样一个海上据点。

根据真实故事改编的马来西亚惊悚电影《Highland Tower》

由于地缘原因,千百年来,马来群岛上居住着不同种族的人群。原住民性情开朗,包容性强,使世界各地的鬼怪文化在这里被混合、摇匀,彼此激发,像一杯鸡尾酒,形成了另一种独一无二的风味。

马来西亚民族志学者Cheryl Nicholas这样总结这里的鬼怪文化特征:人鬼混居。不是传说,也不是平行宇宙,而是和鬼共享同一片地方。甚至,马来西亚的媒体上还会出现“幽灵选民”这样的新闻事件。

这种观念上的亲密关系,导致了马来人不仅爱听鬼故事,更重要的是,他们总结出了一套与鬼怪的相处之道。比如,森林在马来文化中是鬼怪的重要聚居点,男人在森林中徒步时如果在树下小解,需要郑重向树道歉;动土之前,则需要向土魂jembalang献祭。

森林之外,河流、湖泊、瀑布與大海,也都有对应的鬼神,能量巨大,需要恭敬待之。在丛林茂密、大海环绕的马来群岛上,这样的鬼怪文化不失为一种来自祖先的警示和保佑。

但马来西亚的鬼怪与人类亲密关系的另一种体现在于,它们并不纯然是精神的,还有实用主义的另一面,甚至参与人类社会的交易。

比如,你可以“买”到某些小鬼。这些小鬼本身并不收费,但你需要支付给灵媒一笔费用,请他们帮你和鬼怪之间建立联系。然后,这些小鬼就会帮你去攻击别人、偷盗财物,干些脏活儿。因此,在马来西亚的一些村庄里,一旦发生盗窃或婴儿失踪又毫发无损地出现,就会被认为是小鬼来过了。

这样的解释,或许不能够令任何一个现代人感到信服,甚至还会嘲笑其愚昧或迷信。但当马航MH370从失联到失踪,经过漫长的寻找仍然下落不明后,伤心的家属相信马航是被小鬼藏在了东南亚的某处。

寻找解释、渴望答案几乎是人类的天性,人们对一切悬而未决的事物、不可控制的力量耿耿于怀。而鬼怪最大的功用,就是在人类尚无能力揭晓真相之前,提供一种安抚人心的答案。

所以,你可以不相信鬼怪,但它们确实“存在”。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