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走出拖延症的误区

——“大象与骑象人”

本来,小猴子在训练中发现只要经过努力,就能喝上自己最爱的果汁,但中间要经过漫长而艰难的任务;而现在不是,当小猴子的多巴胺D2受体被抑制后,虽然它对于果汁的期待依然存在,但没有进度条的影响了,这就造成小猴子认为只要自己按一下,就可能随时得到果汁。

果然,在抑制多巴胺D2受体后,小猴子变成了彻头彻尾的工作狂,即使进度条离果汁奖赏还远得很,它们也能全神贯注地完成任务,正确率也大大提高。为什么会这样呢?你可以想象一下,我们在赌博和抽奖时,脑子里就没有所谓的“进度条”,也就是我们对于结果出现的时间是没有稳定预期的,只是觉得自己随时可能会中奖。小猴子也是这样,失去进度条的小猴子,不再把果汁奖赏当作要累积努力后才能得到的遥远奖励,而是把它视为随时可能得到的奖赏,只要它们努力操作杠杆。这下,小猴子就像赌博一样,开始上瘾,并且停不下来了。

马克·吐温雷厉风行的风格,属于绝对反对拖延的人,但他近乎諷刺的调侃语句,却被世人错误解读了。

拖延,是一场理性与情感的较量

实际上,上述两个实验,已经窥探到了拖延的心理机制,这是一场来自理性与情感之间的较量。其实,每一个拖延症患者都想改变,但却怎么也改不了。为此,我们会感到非常内疚和自责,怪自己意志力薄弱,不够努力。可是,内疚和自责依旧不能带来改变。这是为何呢?

由于我们的大脑本身就是通过漫长的时间演化而来的,因此,在大脑中既存在人类所特有的理性自我,同时也存在感性自我。区分这两个自我,明白其间的关系,对于理解改变,非常重要。纽约大学斯特恩商学院著名的社会心理学家乔纳森·海特教授,在其经典著作《象与骑象人》中曾有一个有趣的比喻,他说:人的情感面就像一头大象,而理智面就像一位骑象人。骑象人骑在大象背上,手里握着缰绳,好像是他在指挥大象,但事实上,他的力量微不足道。一旦和大象发生冲突,他想往左,而大象想往右,那他通常是拗不过大象的。

对于改变拖延而言,理性只提供了目标和解决方案,而具体落实则需要情感来提供动力。如果理性想要改变,那就需要了解“情感大象”的脾气和秉性,与它达成一致。否则,改变将非常困难。“情感大象”拥有有三个典型特点:一是力量大。一旦它被激发了,理智根本控制不住它,它会按照自己预先设定好的“心理模式”而行动,而这种“心理模式”深藏在潜意识中,是我们性格中的一部分,只要遇到相应的场景,会马上被触发。二是情感体验。“心理模式”一旦被触发,情绪系统马上就会随之被激活,人就会体验到焦虑、恐惧等消极情绪,或者被爱、怜悯、同情、忠诚等积极情绪。这些情绪是“大象”按照“心理模式”前进的强大动力。三是“大象”是受经验支配的。“心理模式”来源于经验,是对经验高度的“模式化”概括,并且“大象”只认那些切实体会过好处的经验,而去逃避那些带来不好体验的经验,它从来不认我们理性所构想的“期待的好处”。

无论是拖延症实验,还是自己的拖延情况,其实都在告诉我们,拖延症并不是我们的敌人,它是人类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逐渐进化出来用于自我调节和保护的机制。实际上,拖延跟减肥是一个道理:我们的身体结构,本来就是为了能够储存脂肪而设计的,这种设计在食物短缺时是可以保命的。只是我们现在的社会,已经解决了温饱问题,这就让我们当年进化出来并用于保命的脂肪储存机制,突然失灵了。

拖延也是这个道理。想想看,在资源极度匮乏的地方,面对极度不确定的未来,可能连自己生死都无法预期的环境下,我们的祖先,是选择为远大理想而付出呢,还是选择先把肚子填饱然后去生孩子呢?里士满医生的“猴子压杠杆”实验更能说明,在人类的始祖猿类身上,大脑就已经进化出了将目标与奖励相联系的心理机制。这种机制,就像是我们大脑的“源代码”,被深深嵌入了大脑的底层操作系统。所以,拖延症真的不是病,它就是人类的底层心理结构。只有在了解到这个层次后,我们才有可能去真正改变自己的拖延症。

(责编:南名俊岳)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