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你意识到“过度旅游”了吗?

——世界那么大,我们都想去看看

另一个层面上,近年来大行其道的共享经济也共享了过度旅游的责任。比如Airbnb作为一个共享平台,它可以让当地人赚外快的同时,让游客也获得当地人般的旅游体验。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一位名叫麦特(Matt)的旅游博主写道:“Airbnb最初的美好愿景慢慢变味了,当租金变得越来越可观时,Airbnb对这个事实视而不见:地产公司、房地产经理和其他的一些个人嗅到游客的需求,于是在市中心大量买下房产。这样一来,供给当地人的租房就减少了。同时抬高租金,强迫原先的当地租客离开。”

2018年5月1日,威尼斯市民和游客通过旋转门, 限制了威尼斯主干道拥挤的人流。这种旋转栅门由威尼斯市长路易吉· 布鲁纳罗( L u i g iBrugnaro)为了控制人流,提升安全性,疏通城市最堵塞的街道而引入,安装在罗马广场、火车站外和城市其他重要地点。

跟着社交媒体观世界

同样让人无法忽视的还有YouTube、Instagram这些社交媒体带来的巨大影响力。过去,人们去旅游,更多地是享受风景本身,而现在美景往往沦为自拍的背景,游客只想在社交媒体上炫耀。当社交媒体上的旅游达人们游览了新西兰的瓦纳卡小镇之后,这座湖畔小镇的游客增长了14%。大多数的游客都想在景点寻找他们的最佳拍摄点,而旅游博主的动人照片往往節省了他们自己去探索和寻找美景的时间。他们跟风飞往目的地,却发现其他人也都在跟风。

在圣托里尼的伊亚小镇上,有一处网红拍摄点可以同时捕捉到三个蓝顶教堂。那是条狭窄的小路,拾级而下,会见到一扇小铁门。上面用英文写着:私人住宅,请勿踏入(private,no entry)。铁门的右边是更为狭窄的石阶路,每次只能通过两个人。即使在上午9点抵达,游客们也已经开始排队等候拍照。在冰岛,当地官员们甚至请求游客略过那些在ins上最受欢迎的景点,因为过多的游客正在损害这些景点。

旅行,渐渐变成了一场关于谁可以拍出最美照片的竞赛,谁可以游览最小众景点的竞赛,谁更具有冒险精神的竞赛,当然了,胜负就交给社交网站上的点赞数、评论数和阅读量来评判。有人为了赢得这场比赛,会精修甚至更改他们的照片,其中就包括照片上的风景——让它们看上去更美。欧洲旅游委员会的执行总监厄都阿多·桑坦德(Eduardo Santander)不禁发问:“你是想去看这个地方,还是想告诉别人你去过这个地方。”

游客还是入侵者?

“好的照片应该是精彩体验的结果,而不是出发的理由。旅行现在变得更像是通过社交媒体建立个人品牌,而不是通过体验来增加个人阅历和构建世界观。想追随网红们的拍照步伐不仅导致了过度旅游,也惹怒了当地人和其他游客。”责任旅游的CEO贾斯汀·弗朗西斯(Justin Francis)这样评论道。是的,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开始明确、公开地表达他们的愤怒。

有些激进的当地人甚至认为游客(Tourist)就是恐怖分子(Terrorist)。他们有理由恐惧,因为历史鲜活的例子就摆在他们面前。布莱顿是英格兰南部海滨城市,在19世纪,这里迅速地发展成一座富有的度假者所喜欢的度假城市,之后,随着铁路的出现,又从伦敦来了许多一日游游客。这样的转变还曾得到当地渔民的帮助,他们为游客提供了洗澡机,提供游船。随着布莱顿变得越来越受欢迎,一些新的旅游开发商开始认为这些渔民十分碍事。他们抱怨渔网在海滨铺开,阻碍了游客们在海滨步行大道散步,一位游客在他的日记里这样描写——渔民什么都没有,只有对游客的蔑视。

1821年,当地的警长在各方投诉的驱使下,作出了一个决定:把许多渔民的船从海滩上比较受欢迎的位置移走,这一举动引发了渔民们的抗议。结果却是渔民们输了,他们的船被限制停在海滩上的固定区域,不再阻碍游客。

1827年,麻烦事接踵而至。小镇的长官要求当地渔民把绞盘从布莱顿西崖区域移走,这一次,引发了暴乱,一个名叫巴克·马钱特(Buck Marchant)的当地人带着铁橇企图保护他们自己人。但是抗议被平息了,从此,当地的渔业只能被限制在悬崖下面的海滩,这样就可以不再影响小镇旅游业的迅速发展了。

没有谁能保证历史不重演。2017年,巴塞罗那爆发了15万人的游行,当地人手拉横幅上街抗议过度旅游现象。多个居民平台扬起了反游客旗帜,居民们在墙上写上标语——“游客回家吧!我们不欢迎你们!”“你的奢侈旅行,我的悲惨日常。”“旅游业——杀死这座城市!”在奥克兰的怀希基岛,由于双层旅游巴士上路后堵塞交通,一名穿短裤的男子站在仅有两车道的公路上,逼停了旅游巴士。希腊的圣托里尼岛上,居民不惜在自己房顶上涂上醒目的颜料——“出去!私人住宅。”西班牙的马略卡岛,有人甚至朝一家全是游客的餐厅扔燃烧瓶。

其实,对大部分的抗议者来说,这不是一场针对游客的战役,而是一场针对当局不作为、过度商业化、甚至是资本主义的战役。他们反对的是政府纵容旅游业的肆意发展,没有进行合理管理,从而让他们的城市变得如此不宜居。越来越频繁的抗议引起政府们的注意,各国政府纷纷采取措施。比如限制游客数量,收取旅游税,规定停留时间,移走地标性打卡标识,禁止开设针对游客的新店,部分景区暂停游客接待,停止旅游推广……当旅游业为全球提供了近1/10的工作岗位时,抑制旅游似乎并不是一个明智之举,更重要的应是进行有效的旅游管理。

旅游是不可剥夺的权利吗?

在东方水乡乌镇,进入景区就要收取门票,本地人凭借身份证进入,一切井然有序。然而当威尼斯市长路易吉·布鲁纳罗(Luigi Brugnaro)试图通过设置旋转门和障碍物来引流游客时,却遭到了威尼斯人的强烈抗议。抗议者说:“我们见一次就要拆一次!在门口设入口收门票,这让我觉得威尼斯就像动物园。我绝不会让我的儿子在这样的地方长大,进来还需要出示相关证件。我们不是在动物园,我们威尼斯人不是动物。”在威尼斯人捍卫自己权利的同时,也让旅游者开始思索:游客是否有权利这样侵犯当地人的日常生活空间?

当政府们采取限流等措施时,游客们抗议道:“我们有权旅游。”当道路拥堵不堪,基础设施被占用,物价上涨,居民们高喊:“那我们的权利呢?” 提到这个话题,记者凯瑟琳·马克(Catherine Mack)提出两个概念:自然权利和法定权利。自然权利值得是人类天生就拥有的权利,最经典的表述来自于《独立宣言》:“我们认为这些真理是不言而喻的:人人生而平等,造物者赋予他们若干不可剥夺的权利,其中包括生命权、自由权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和自然权利不同,法定权利是指由宪法和法律明文规定的公民享有的权利。“在旅游业发展中,这两个权利经常会被混淆并由此导致冲突。”凯瑟琳写道:“当我们作为游客去参观我们的梦想之处时,我们应该充分意识到当地人的权利。”英国17世纪哲学家约翰·洛克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去捍卫他们的生命、健康、自由和财富。

“巴塞罗那、杜布罗夫尼克、威尼斯或者阿姆斯特丹的城市居民,通过抗议游客表达他们的权利。杜布罗夫尼克邮轮上不间断的柴油烟雾,正在损害当地人的健康。自由受到威胁,因为本地人甚至没有办法在巴塞罗那当地的那波盖利亚市场买食物,那里已经挤满了游客。在印度果阿有着延绵数里的海岸线,印度人却不被允许使用当地的沙滩、咖啡馆或者待在码头区的小屋。这些甚至不是私人沙滩,那里是只允许‘外国人进入’的领地。”

旅游是不可剥夺的权利吗?顾客一定是上帝吗?你有购买的权利,对方是否拥有拒绝和你交易的权利?贾斯汀·弗朗西斯(Justin Francis)表示:“在我看来,旅游是一项特权,而不是权利。首先,我能去旅游,说明我相对富有,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处在贫困中没有办法旅游。认为自己有权想去哪旅游就去哪旅游的想法就是错的。”在我们享有旅游的权利时,我们应当相应地考虑当地人的权利,以及我们应该拥有的旅行素养——充分了解当地文化,尽量不打扰当地人的生活,尊重当地的习俗和规则,感恩并珍惜这一切……就像日本国家旅游局全球战略总部执行主任金子忠志(Tadashi Kaneko)说的,游客们必须时刻牢记:“他们只是在向当地居民借用这块地方。”无论何时何地,只有尊重这座城市,这座城市才会给予你最真诚的欢迎。

(责编:南名俊岳)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