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奢侈的黄昏

对大多数老年人来说,如何应对自己的生活是一项难题,这方面日本人的细致与周到,给我们带来更大的启发。日式养老似乎已经成为“奢侈”的代名词,那就是安静、缓慢地度过余生,对今天的年轻人来说,几乎无法想象。

日本老龄化之怪现状

暗地妖娆

1-日本江户Kiriko工作室。制作传统的日本玻璃器皿。

2-老龄化闯题已经成为日本社会无法回避的现代危机。而由于劳动力短缺,不少日本雇主将老年人视为宝贵的劳动力赍源。因此在日本,八九十岁高龄但仍坚守在工作岗位的老人十分常见。

2018年春,东京新富养老院在迎接新一批入住者的同时,也招收了20个“护工”——全部都是机器人。

对此,日本政府的解释是:“要利用本国机器人的先进技术,来更周全地服务于急剧膨胀中的老年人口。”说白了,就是在日本老年人口过剩,而壮劳力资源稀缺的情况下,只能依托于高科技去解决麻烦了。于是,便诞生了这种冷冰冰的养老服务内容。更绝的是,享受机械式服务的老人,反而夸赞这些“护工”友善温暖,比血肉之躯更富人情味儿。

这便是日本社会老龄化趋势发展到“高级阶段”之后,诞生出的怪现状之一,冷漠的供养成为潮流,在不久的将来可能还得背负起照顾大多数日本人晚年生活的重任。

养老是一种考验

依据日本总务省截至今年一月的人口调查估算数据,全日本国75岁以上的老年人口高达1770万,首度超过了65岁至74岁的人口,占全国总人口的14%,其中男性693万,女性1077万。而这些老年人中有四分之一都在贫困线上挣扎,无力维系基本生活。

反过来看总务省在今年五月发布的儿童人口数量推算报告,15岁以下人口数量在不停打破历史新低的基础上再破纪录,数量锐减至1553万人,占全国总人口比例的12.3%。长寿老人日渐增多,新生代却逐渐递减,意味着不久的将来,日本不仅是“老龄化”发展趋势排到了世界第一,“后续无人”的困境也无法突破。

年轻人数量减少,那么由谁来供养这些老人?仅靠年金制度是不行的。日本的年金制度系二战之后的1961年正式开始实施的,战争遗创掀起了一股生育潮,使得日本人口处于年轻时期,共济年金、私人年金及企业年金的缴纳来源丰足。可是随着经济发展,日本国人的生存压力渐轻,随之而来的是对“私人利益”的重视,结婚率降低、单身人口越来越多,逐渐形成了“上有老,下无小”的尴尬家庭模式,倘若说这些壮年劳动力都在职场奔忙,为自己的生活精打细算,那么老年人无疑就成了“累赘”,即便他们到了退休年龄仍有工作能力,也不得不面对年迈体衰的未来。

于是乎,日本65岁以上的退休老人很自然地分成了两派,一派已经放弃工作,却因种种原因没有存下养老金,只能挣扎求生;而另一派则凭借丰厚的积蓄衣食无忧。两派中的大多数都选择了“再就业”,其中最具代表性的职业便是出租车司机。原因很简单,招收出租车司机的条件很宽松,只要會开车、有驾照,没有任何特殊技能的人都能上岗,每天的收入靠的是里程数的累积,所以日本的出租车司机几乎清一色全是白头翁。他们中的大多数都是抱着“消遣”的心态干这份行当,反正国民年金拿在手,不靠开车吃饭,所以每天只要赚些零花钱就行。正因为这份随性.日本的哥都成了“任性派”,有时候会因为乘客给的钱面额过大找不开,白拉一趟也乐意。与此同时,他们对年轻人特别宽容,体谅他们初入社会手头拮据,经常做热心的送行人。

这一有趣的现象,让日本的老人们找到了存在感,也埋下了安全隐患。

八旬高龄的日本电影大师山田洋次执导了一个《家族之苦》系列,其中第二部里就提到了老年人开车容易出事故的问题,子女只能与倔脾气的老人斗智斗勇,只为骗走他的驾照。截至2015年末,全日本有将近五百万的司机超过75岁,这些“老司机”的存在,让本国车祸率急剧提升。连带便出现两种现象,一是原本在农村郊区居住的老人有了回归城市的渴望,如此一来便不用开车了;二是老人的子女都想方设法地收回父母的驾照,为长辈的安全问题着想。

“老司机”不能当,他们还能干什么?积极致力于证明自己“老当益壮”的日本高龄人士总能找到出路。反正有三百六十行供选,其中最“奇葩”的择业当属拍成人电影。作为全球成人电影出产率最高的国家,其作品已面向各个年龄段人群,老年成人影视也因国家的老龄化而蓬勃发展起来,至今老年成人片占比已超过20%,且数字还在不停往上跳。

而相对保守的乡村,年轻人纷纷向外发展,挤破头要入驻城市,与此同时,日本百岁老人的数量也在不停膨胀,导致国内诞生了诸多的“长寿村”。可即便呆在闭塞乡村,老人们也没有闲着,以日本四国德岛县的上胜町为例,那里除了绝美的梯田之外没有任何亮点,上世纪九十年代一场寒流毁坏了这个村的生态环境。已无法适应城市生活的老人们坚持留在那儿,试过种野菜、开餐饮店,都收效甚微,最后灵光一闪,干起了“捡树叶”的买卖,为日本各地餐厅的餐盘提供了最美的树叶点缀。

由此可见,精力旺盛的日本老人将“养老”变成一种独立生活的考验,秉承“不给子女添麻烦”的宗旨,延续着自己的人生。

孤独终老的恐惧

日本老人不愿意住进养老院几乎已经是个正常的社会现象了,原因很多,一来养老院的入住费用太高,以东京为例,每个月要支付20万~40万日元,无疑给自己也给子女增加经济负担;二来依照日本人的秉性,他们早已习惯于在工作中寻找存在感,所以很多退休老人就算富得流油也要找点事做,不进养老院就是不服老的表现。

这份倔强导致的麻烦也是显而易见的,日本家长没有替子女带孩子的传统,多数家庭中两代人都是各自为营,互不干扰,经济账也是分开算。也就是说,日本子女对老人没有赡养义务,感情好的会多来往,感情不好的可能永不相见。如此一来,子女为父母养老的情况就减少了。另一方面,在过去三十多年中,单身家庭的比例涨了一倍,也就是说每四个五旬男子中就有一个是不婚主义者;而职场女性的盛行,让女人有了独立生存的底气,也是单身人口倍增的原因,由此产生的后果就是“空巢老人”遍地。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