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年赚8500万的补习班老师,背后是真实的香港

当补习班老师,能挣多少钱?香港给出的答案是,每年8500万。让人惊叹的补课老师收入背后,藏着香港社会变迁的密码。

当补习班老师,能挣多少钱?香港给出的答案是,每年万。让人惊叹的补课老师收入背后,藏着香港社会变迁的密码。

牛津毕业生当补课老师

在许多人心中,老师就算不清贫,也绝不算是有“钱”途的职业。但这些,在香港都不成立。

2015年时,有补习机构邀请时年仅28岁有“补习天王”之称的林溢欣加盟。有人测算,以林溢欣的生源量,這份合同每年能为他带来8500万港币(约合7700多万人民币)的收入。年收入8500万港币是什么概念?2018年,特区行政长官年薪也不过500万港币,全港所有雇员工资中位数是每月1.75万港币。也就是说一个香港普通人,要工作差不多350年,才能顶得上林溢欣一年在补习班的收入。更可怕的是,林溢欣拒绝了这个合同,他在社交媒体回应,“我有能力养活我和我的家人。”作为一名语文老师,这个回应颇有风骨。但其实是,林溢欣并不缺钱,他也补充到“多5000万、8000万,于我无别”。

事实上,香港做出名气的补课老师大都不缺钱,在大街小巷都能看到补课老师的广告,衣着光鲜。讲出名气来的老师基本一课难求,电话约到三年后。

甚至有牛津大学毕业的法学毕业生,放弃做律师,而转行当补课老师,只因为补课老师赚钱更快、更多。

一年花出的补习费超过20亿?

为什么香港的补课老师这么赚钱?因为,香港补习文化很夸张。在香港,各式各样的补习机构加起来有近千家,课余时间,学生们背着书包在大街小巷里的补习班穿梭。1996年,香港有补习经历的学生还只有34.1%,十几年后这个数字变成了72.5%。

在香港街头,无意间就会看到巨型的补习班广告牌

有调查显示,今年暑假,就有差不多40%的家长为子女报了暑期兴趣班及补习班,超过10%报了超过六个补习班。哪怕刚来香港,也很难不被这种全民补习的氛围感染。为让儿子尽快适应香港的学习节奏,一名从内地移居香港的妈妈就曾诉苦,跑遍铜锣湾的补习机构,才敦定了一家相对便宜的英语补习机构,每课时恢费600港币。

补课老师的高薪水,当然来自学生家长的口袋。据估计,香港学生一年交的补习费就超过20亿港元,要知道,全港未成年人也就120万左右。事实上,许多香港家庭月均单科补习FF销就在2000港元上下。

育儿不易

其实,疯狂报补习班,只不过是香港普通人困顿生活的一个侧面。

香港楼市,我们已经谈了太多,今天就不兑了,今天主要说教育。虽说香港有好几所全求顶尖高校,香港考生考港大比内地考生考清毕要容易的多。但香港社会公认的八所公立高陵,每年招生人数固定为1.2万人,外加部分公开大学,一年全港招录的本科生也就1.6万人左右。香港每年参与相当于内地“高考考试”的人数约为六万,也就是说,录取率也就20%~30%。

而据教育主管部门数据,2018年内地本科录取率为43.3%。这可能出乎许多人意料,香港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实际上比内地要低。这样就陷入一个漩涡。能不能上名牌大学,大概率取决于上的是不是名牌高中,而要上名牌高中,得有名牌初中打底,一层一层往下推,想要孩子考上好大学,家长们得从幼儿园时期就开始发力。甚至更早一点,由于一些名牌幼儿园只招1月份出生的孩子,父母们连怀孕都得算清楚。

而香港公立中小学学校呢?双语、游学、实践,连放假都和国外看齐。高中阶段,在下午4点,就放学了,这直接导致——想要考出好成绩,就要上补习班,不去补习班,怎么能在大学激烈入学竞争中胜出。况且,你不补习,别的人都在补习。“补习已经成了一种习惯”,一名香港老师分析,这是一场“军备竞赛”,别无退路,一放假就进入补习生活才是常态。

香港变了,补习班也变了

其实,香港的补习文化可以追溯到20世纪70年代。当时,整体教育普及率远不如今天,公立大学比今天还少,大多数香港人根本没有上大学的机会。那时正是香港经济腾飞的时期,得益于转口贸易、制造业兴盛,据1982年的统计数字,当时小小的香港有10项产品的出口额居世界首位。正是这样蓬勃的经济,为勤奋的香港人提供了无限可能。

香港1982 年尖沙咀街头

即便没有上大学,但只要掌握一定的专业技术,一样能找份不错的工作,因为到处都需要人。没上过大学的人如何掌握专业技术?针对成人教育的夜校应运而生。比如,著名香港演员周星驰在1982年高中毕业后,就曾进入TVB演员培训班的夜校学习表演。等到内地开放,大量香港普通员工随搬迁的工厂进入内地,一些香港的管工、技术工人到内地就成为了管理人员。

发展到后来,面向学生的补习班反而越来越多,因为香港变了。1997年香港回归时,经济规模超过1.2万亿人民币,差不多是北上广深等九个内地前沿城市GDP之和。而今天,上海、北京、深圳都已将香港甩在身后,广州也在香港身后紧追不舍。2019年第一季度,香港的GDP增长率仅为0.5%。而深圳增长率为7.6%,上海增长率为5.7%,北京增长率为6.4%,广州增长率为7.5%。在大盘子增长越来越慢的情况下,能提供的机会当然有限。

再细看产业,才能发现真正的问题。早在2009年,香港就提出要巩固四大支柱行业(金融、旅游、贸易及物流、专业服务),并致力发展六大优势产业(文创、医疗、教育、创科、检测及认证、环保),实现经济转型。但时至今日,四大支柱产业仍然在GDP中占据优势地位(56%),十年里,六大优势产业则从7.5%微升到8.9%,金融等服务业固然是金领行业,但能提供的就业岗位有限。但更可怕的是背后的房地产,香港房地产投资在固定资产投资中占比也在40%左右,而且香港公共收入严重依赖于土地交易和房地产相关税收(2016年为32%)。香港已经连续第九年位居房价最难负担城市首位,一个中等收入家庭不吃不喝要20.9年才能买起一套普通住房。

存量搏杀

年轻人,整天愁着赚钱买楼,整个社会的创新能力也受到压抑。几乎难以想象,互联网这样一个大蛋糕,香港都没分到几杯羹。

腾讯在2000年最危难的时候,李嘉诚的“二公子”李泽楷投了110万美元,拿到20%的腾讯股权。可偏偏一年后,他又以1260万美元把这些股权“贱卖”给了南非MIH公司。如果不卖的话,将是一笔高达600亿美元左右的财富,这几乎是中国香港科技创新的一个隐喻。在一个专业的投资机构网站查询发现,投资机构北京有3599家、广东3590家、上海3273家,香港只有343家。连香港本土科技公司也评价:香港VC投资天使轮的很少,似乎本地人都不相信香港公司能做好。

疯狂补习班,只不过是香港今天困境的折射而已。缺乏活力,增量有限,大多数人只能在存量里搏斗。毕竟,教育还是实现向上流动的最佳途径,文凭还是一块敲门砖。(综合自网络)(编辑/莱西)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