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一年一个“深圳”:中国向沙漠收复失地的速度


打开文本图片集

多年来,中国的大西北一直“战事”不断,交战双方,是人与荒漠。

身在城市绿化或青山绿水中的人们,或许很难想象,我国有四分之一以上的国土被荒漠占领,共计262万平方公里。

在荒漠的“占领区”里,人们吃饭带沙,睡觉带沙,有个妹子嫁到此处,除了家人以外,四十天见不到一个大活人,她甚至把过路人的脚印用盆扣了下来,以作未来的念想。

那么,截至目前,双方的交战结果如何呢?中國抗击荒漠化的“三三大战役”或许能给出答案。

对抗荒漠的核心战线分析

中国的荒漠位于西北方,粗略被划分为八大沙漠和四大沙地,由此形成了一条狭长的黄色沙漠带,向东南面步步紧逼。

八大沙漠分别是塔克拉玛千沙漠、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库姆塔格沙漠、柴达木盆地沙漠、巴丹吉林沙漠、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库布齐沙漠。四大沙地:毛乌素沙地、浑善达克沙地、科尔沁沙地、呼伦贝尔沙地。

它们主要分布在新疆、内蒙古、西藏、甘肃、青海五个省(自治区)。

其中腾格里沙漠、乌兰布和沙漠、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地四地负责打头阵。通过“吃土”“埋河”“下沙”等方式破坏和腐蚀人类居住地。

“吃土”就是流动沙丘向前推进。在明代初期,流动沙丘就已经凶残推到长城脚下,到了当代,流沙则早已人侵到长城以南。

拜靠近黄河的腾格里、乌兰布和、库布齐三大沙漠加上毛乌素沙地所赐,黄河成为世界上含沙量最大的河流,光乌兰布和沙漠,每年就供应黄沙约7700万吨,推高黄河河床近10厘米。这就是所谓“埋河”。

“下沙”最闹心。荒漠携手大风,通过沙尘暴对北方地区进行大面积远距离打击。

2000年春天,它们“空袭”北京共计12次,2002年再袭北京,历时51小时,经测算,人均派发了2公斤沙尘。自此,首都乃至全国都谈沙色变。因此,要抗沙,迫在眉睫的是先要把这一块稳住。这才有了民勤保卫战和库布齐沙漠、毛乌素沙地“歼灭战”

抗沙“三大战役”

曾几何时,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有意”合并,而能否合并成功的咽喉,就在民勤。

民勤位于甘肃省武威市,四面环沙,就是这个看上去像一只单鞋的县域,成了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两大沙漠之间弱小的分界线。

40多年来,两大沙漠向民勤挺进了十几公里,作为民勤县母亲河、曾经是一片汪洋的青土湖,就此干涸,成了当地一线沙景的一部分。

没了水的民勤逐渐荒芜,慢慢演变成北方沙尘的主要策源地之一,北侧1600公里长的风沙线,共计800个风沙口对准人类居住地,过去华北降土,兰州下沙,民勤都要对此负责。

与此同时,县城沙进人退,民勤县的某个村2003年以前还有112口人,3年后仅剩9口人。

由此看来,两大沙漠吞并民勤,实现强强联合,似乎指日可待。事情当然没能遂沙愿。

在一句“绝不让民勤成为第二个罗布泊”的口号下,政府与坚守家园的本地人,誓与荒漠争个高下,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志愿者也加入到了“植树造林,拯救民勤”的队伍。

一个在外打工的民勤年轻人,听说十年后自己的故乡将会成为第二个罗布泊,毅然决定回家种梭梭树,他和几十名志愿者花三年时间种了一千亩梭梭树。

一位恰好观察到此事的公益事业负责人当时说道:“那些20~30厘米的梭梭,在荒漠化面积高达94.6%的民勤显得十分渺小……我不知道他还能坚持多少年。”然而,十几年后她重归民勤,发现一千亩变成了三万亩,兔子和狐狸重新奔跑在其间,同时奔跑的,还有这位年轻人的女儿。

就在这样的精神驱动下,民勤保住了。2017年,民勤全县森林覆盖率由2010年的11.52%提高到17.7%,更重要的是,青土湖也回来了,并在不断扩大中。

当然,与腾格里沙漠和乌兰布和沙漠相邻的库布齐沙漠和毛乌素沙地也没闲着。

库布齐沙漠是距离北京最近的沙漠,直线距离仅800公里,这里起了大风,北京很有可能就要挨沙尘暴。而库布齐下方的毛乌素沙地则位于陕西榆林,从地图。上看,也是黄河的泥沙“供应商”,每年向黄河输送的泥沙占中上游人黄泥沙总量的三分之一,高达5.3亿吨。

但这也是它们最后的“辉煌”。

在40年的顽强对抗后,毛乌素沙地中30%的沙漠覆盖了植物,80%的沙漠得到了成功治理,5000万亩水土不再流失,而黄河年输沙量整整减少了4亿吨。如今的毛乌素沙地,或许该改叫毛乌素森林了。

而库布齐,则成为了世界上唯一被整体治理的沙漠。

根据数据,库布齐沙漠森林覆盖率、植被覆盖率已分别由2002年的0.8%、16.2%,提升到了2016年的15.7%、53%。沙丘比过去矮了整整5米。

更令人惊叹的是,这里的降雨量开始逐年增多,从每年不足100毫米增加到456毫米;而原本一年发生50次沙尘暴的地区,如今频率直线下降到每年1次;生物种类从不足10种增加到530种,被绿化的沙漠地面开始积累出了土壤层。这让更大规模的种植成为可能。

库布齐沙漠的治沙成功,举世罕见,它的经验在2015年被写入联合国大会决议,这也是中国首个在环境和发展领域被记录的创新举措。

地球变绿中国贡献度达四分之一

那么,这三大战役是否只是个案呢?当然不是。

二十世纪末,荒漠的“占领区”每年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若无人阻止,相当于24年中国就会多出一个英国大小的不毛之地。

而如今,到了2014年,荒漠“占领区”每年缩减2424平方公里,这面积比一个深圳还要大。而这也是自2004年以来,连续三个监测期持续减少。与之形成强烈对比的是,全球的沙化士壤仍以每年5~7万平方公里的速度在扩展。

这意味着,在中国,荒漠化土地已成功实现零增长。

成绩斐然的背后,自然离不开国家巨大的投人。

2019年2月11日,波士顿大学等借助NASA的空间遥感数据研究发现,自2000年以来,地球新增了5%的绿化面积,相当于亚马逊雨林的大小,其中有25%都来自于中国。

除此之外,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也贡献了它独特的力量。截至2018年12月底,蚂蚁森林让近4亿人“云养树”5552万棵,总面积超76万亩,控沙面积超100万亩,累计减排308万吨,守护公益保护地6.9万亩,而这,让更多远离抗沙战场的普通人,也有机会参与“战斗”。

摘编自微信公众号“吴晓波频道”2019年3月12日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