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买房“娘子军”为何崛起

过去,是女人在助推男人买房。而现在,她们已经成为这个经济行为的独立参与者。

女人买房的理由有很多种。可能是因为无法忍受租房不稳定而造成的流浪感,也可能是恋情失败之后的独立觉醒。甚至是听说了他人的财富增值故事后,受到了投资启发。

一个可见的事实是,女人正在成为买房的主力。有平台调研了北京、深圳、上海、杭州等12个城市的二手房交易数据之后发现,单身女性购房者比例逐年增加。2018年,女性购房者比例整体达到近7年来的最高值46.7%,比4年前上涨了16%以上,即将追平男性。

社会教育了我

2012年,叶萌单位里一个28岁的同事买了北京东城区一个老破小,她“打心眼儿里嘲笑他”,买个“破房子”有什么用?

那时候买房离她格外遥远。她24岁刚过,而观念还受着上一辈人的影响。她心里的顺序是,工作、家人、爱情、朋友。买房的重要程度连号都排不上。

她与同事合租在东四环外50平米的两居室里,房租分摊下来是1500元。离单位不算远,跟室友处得也其乐融融。从没觉得买房子是当下要考虑的事儿,直到看着同事买的那个老破小越来越值钱。

“后来我妈也受到了刺激。”叶萌老家在湖北的一个小城市,家境尚可。上世纪90年代的下崗潮中,她母亲找了新工作,而那些下岗后在当地无更好出路的同事被迫到北京闯荡,“闯荡完了就在北京、武汉买了房,而且都是好几套,但我家还只有当地的一套福利房”。

母亲很难在这种强烈的对比下保持镇定。“你赶紧在北京看房子。”叶萌的妈妈催促她。

“当时我的压力也很大,觉得自己一个姑娘,实在没办法扛起买房这个重任。全家人的积蓄,都投入到房子里?”叶萌心里也怯怯的。

转折发生在和母亲同事吃过一顿饭以后。饭桌前,她亲耳听说了一个阶层跨越的故事——“他们给我讲了在北京靠着一套小房子,来回倒腾,以房换房,最后到现在有了几套房子。”那顿饭直击“灵魂”。第二天,她就把买房列为自己人生的“头等大事”。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多了一一当一个女人发自内心要办成一件事的时候。叶萌看房、砍价、跑流程、办贷款……“办完这一系列事之后,我很有成就感,好歹自己也是个谈过百万生意的女人了。”

喜欢这种自主的感觉

2013年,25岁的叶萌在北京买下第一套房,而上海的张巧被迫第二次搬家。张巧租住在浦东新区,房东“不太好”。房东是个总担心自己房子受损的上海女人,隔三差五就要来房里巡视一番,有时候敲门,有时候直接拿钥匙开门。有一次房东进来的时候张巧正在上洗手间。她必须忍,还得赔笑脸。

又过了一年,她生了一场大病。母亲来照顾她,陪她看病,也陪她搬家。“真的很想要个属于自己的家。”张巧说,尤其是在人脆弱的时候。

95后苏玉的脆弱则在被男朋友从房中赶出时达到峰值。房子是男友的,吵完架之后,似乎要离开这个“灾难现场”的,就应该是她。男友住在家里多出来的一套房子里,140多平米,不用还房贷。“我就感觉到他的精神状态是很松弛的,这样的状态让我着迷。”但这种自由是属于对方的,反倒还成为他压倒女性的某种心理优势。相比而言,苏玉感觉到自己心里的局促。

病后重生的张巧,也彻底想通,能靠自己就靠自己。她迅速将买房从想法变为现实。工作7年,外加父母资助,她凑出100万元首付在上海浦东买了一套小房子。“很心疼,我从一个县级市出来,一下子花这么多钱,又赶上房价的高点。”但她转念开导自己,“反正都是我自己住,涨跌与我无关”。

买房改变了一些女人的生活方式

在北京工作12年的周沫今年终于下定决心,找哥哥借钱,加上自己多年攒下的积蓄,凑够100万元首付,在通州买了套小房子。周沫把自己称之为“啃哥族”,接下来几年的大事,就是把借哥哥的钱还了。

在过去,她是个经常出去旅游、吃饭喜欢请客买单的豪爽女生。如今,她转让了健身卡,转卖了在泰国买的按摩精油,吃饭的时候再也不抢着买单了。与此同时,她开始认真工作和不再裸辞。

叶萌买房后,多了一个兴趣点,就是关注M2(广义货币供应量)、经济政策、股市行情。“想了解资本如何在流动,经济是如何运行的。女性买不买房不重要,重要是可以自觉加入财富增值的进程中去。”北京房价在2017年再次上涨时,叶萌把一居室换成了小两居,“能力范围内的决定”。

她再次坐在谈判桌前,一周之内完成卖房和买房。为她服务的中介叫陈强,是个东北人。陈强在北京做了5年房产经纪人,见证了女性买房者越来越多的事实,而且他接待的客户中,单身女性的数量已经超过了单身男性。

“这些买房的单身女性大多是受过高等教育的,她们的经济实力、买房眼光,都很不错。”他说。

她不要求男生有房,但他们反倒在乎

叶萌换完第二套房时29岁,到了一个可以被社会称为“剩女”的年纪。自备婚房之后,叶萌的婚恋心态已经发生变化,“变得更纯粹了,想找一个真正对自己好的人”。她不急着结婚,而是想尝试感情的多种可能。她交往过一个比她年长8岁的男士。这名男士开一辆宝马车,一年挣100多万元,在北京有一套140平米的复式房子。坐在他的宝马车上,或者待在宽敞的房子里,“不能说心里一点波澜都没有,起码说明这个男人有能力”。但她已经淡然许多了,最终因为“觉得两人感情浓度不够”,提出分手。

她还交往过在北京没有房子的男生,但男生时常提起觉得条件不如她,心里不安。

“我无所谓对方有房没房,关键是他自己要有信心啊,总觉得肯定成不了,那这恋爱还怎么谈?”叶萌还调侃说,女生有房,有时反倒成了感情路上自带的门槛,尤其会让传统思想重的中国男生犯难。

张巧觉得自己不再需要“用爱情换房子”,但跟叶萌一样,也感觉感情这件事不是那么容易。她不要求男人有房子,但发现有的男人反倒在乎这个,甚至还有男士试探性地问她有没有房子。

他们的询问通常带着技巧性,层层推进。先问,住在哪里?再问,租的还是买的?叶萌也遇到过这种“灵魂追问”。她能理解那些男士或现实或复杂的考虑,在大城市生活,无论男女,都不容易。有的男生是怕女生有房“心气儿高”,有的是想找个有房的将来更轻松。

曾经凌晨2点被前男友驱赶到大街上的苏玉,正在努力攒钱,准备以后买房。不管能否如愿,24岁的她已经放弃了依靠别人过得轻松的念头。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