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小鲜肉”晋升有哪些门道


打开文本图片集

2015年2月,“70后”孙爱军晋升菏泽市委书记,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地级市委书记。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5年3月份,在全国332个地级行政区中,有23个“70后”党政一把手,占总数的7%,分布于16个省份。

如此年轻就在地市主官的岗位上锻炼,这批“70后”有哪些晋升渠道?据梳理,这23人中团干有14个,机关内逐级晋升者有4人,由国企“一把手”转任的有3人,另有中办秘书局出身的2人。

不同的路径,分别呈现出怎样的特征?与曾经的“60后”同级相比较,“70后”地市主官群体在晋升之路上又有哪些特点?

团干中的“非典型”

2011年,39岁的共青团山东省委副书记孙爱军转任菏泽市委副书记,4年间,完成了从副市长到市长再到市委书记的晋升。孙爱军之外的其余13个团干,无一例外都是在团省委书记或副书记的位置上转任地市级党政领导。团干中另一个市(地)委书记是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哈密地委书记刘剑,余下12人均任政府正职,这12个城市分别是莱芜、淮南、湘西自治州、咸宁、乐山、揭阳、玉溪、黔东南州、毕节、黑河、本溪、嘉峪关。

虽然这14人都担任过团省委书记或副书记,但在任职团省委之前的履历却有不同。其中,除了刘剑、毕节市长陈昌旭、本溪市长高宏彬,其余11人都是从参加工作伊始就在团系统任职,在团系统内逐级晋升至团省委书记或副书记。记者梳理发现,后者主政的地市多属于经济欠发达地区,经济发展和社会治理的压力相对较大,组织部门把这些团干精英放到欠发达地区任职,对其施政能力是非常好的锻炼。

而刘剑、陈昌旭、高宏彬3人,在担任团省委领导之前分别有10年、13年、10年的基层工作经历,陈昌旭、高宏彬在进入团系统之前都担任过乡镇长和县长,而刘剑在任共青团北京市委书记之前,先后在国家林业投资公司、国家开发投资公司和北京西城区多个基层岗位摸爬滚打了10年。与丰富的基层履历相对应,三人在团干群体中较为耀眼,刘剑是最年轻的中央候补委员;陈昌旭主政的毕节是贵州第三大城市、贵州“金三角”之一;高宏彬主政的本溪市则是重工业基地、辽宁中部城市群中心城市之一。

在县级官员越来越受到高层重视的新形势下,有过主政一方经历的官员在仕途上无疑被看好。在这14个团干群体中,只有陈昌旭一人担任过县长、县委书记,在晋升团省委之前,还担任过正安县县长。他在任团省委书记4年后,以正厅级的身份任瓮安县委书记一职。彼时,瓮安在“6.28”群体性事件后,虽经历过3年的整顿治理,但依然问题重重。陈昌旭到任后,以转变工作作风、弥补民生欠账、创新社会管理和力促科学发展为抓手,实现了从“瓮安之乱”到“瓮安之变”的转变。

陈昌旭还被称为“无中生有式”干部,在共青团贵州省委和瓮安皆因富有开拓创新精神被外界看好。他在团省委期间倡导的“春晖行动”也在全国引起反响,任职瓮安期间成功依托区划调整,拓展城镇化建设和产业化布局,成为贵州工业化和城镇化强省战略的一个地方样本。

除了团系统,另一个渠道是中办秘书局,地市“70后”主官有2人出自中办秘书局,分别是浙江最年轻的市委书记——衢州市委书记陈新,和目前最年轻的70后地方主官——生于1975年的湖北随州市长郄英才。

对于秘书局干部而言,其在中办的仕途晋升会遇到瓶颈,一旦在秘书局做到厅级干部基本都要外调。秘书局的厅级干部一般有两类,一类是管理岗位的厅局级干部,即秘书局局长、副局长,另一类则是具有厅局级级别的秘书。郄英才属于前者,在中办秘书局副局长的位置上外放随州,而陈新属于后者。

陈新曾任中央办公厅正局级秘书,2008年走出中办担任宁波市委副书记。此后,陈新留任宁波并担任政法委书记、宁波杭州湾新区开发建设管理委员会党工委书记等职。2012年5月,陈新晋升衢州市委书记,成为浙江最年轻的地级市市委书记。

与中央部门和团干出身的“70后”地市主官相比较,机关内逐级晋升和国企“一把手”转任地方者则是拾级而上,各层级履历相对较为完备。与丰富的履历相对应,拾级而上者中出现了不少政坛新秀,其中有这23个地级行政区中经济最发达的常州市市长费高云、唯一的省会城市市长周红波和湖南第二大城市衡阳市长周海兵。

拾级而上的仕途精英

作为江苏第一位“70后”省辖市市长,费高云起步于乡镇,在20年时间里,先后在邗江、仪征、南通、常州4地经过多个岗位的锻炼,基层履历极为完备。作为选调生的优秀代表,费高云曾被邀请到江苏省委党校为年轻选调生做报告。

2000年11月,29岁的费高云从乡长的位置上晋升县级市仪征市副市长,开始了长达10年的县官生涯,37岁时升任仪征市委书记,成为当时江苏最年轻的县委书记。2011年8月,费高云升任南通市委常委、组织部长、通州区委书记。2012年10月,南通启东排海工程事件引发全国关注,费高云临危受命兼任启东市委书记,全程负责处理此事。费高云以市委常委和组织部长身份同时兼任两个区县的书记,在江苏政坛极为罕见,虽然是特殊情况下的安排,但也证明了费高云处理复杂紧急问题的能力。

此外,南通市通州区是江苏近10年来首个县改区的地方,这一过程有3年过渡期,费高云主政期间顺利完成这一过渡,为以后江苏多个省辖市市区扩容带来经验。

南宁市长周红波1992年从南京农业大学毕业后,就进入广西农业系统的植保总站工作,在基层摸爬滚打10年后,进入自治区农业厅工作,后在农业厅人事处处长的位置上晋升南宁市副市长;因工作能力突出,升任南宁市委常委、市委秘书长,2011年40岁时担任南宁市长,成为当时也是目前唯一的70后省会主官。

对于周红波出任南宁市市长,当地政坛用“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八个字来形容。说意料之外,指的是南宁市长的重要性,按理来说,需要一名经验丰富的正厅级干部来担任。说情理之中,从自治区让他出任南宁市委副书记兼宾阳县委书记一职就可看出组织上的锻炼意图与厚望。周红波曾在宾阳县开展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其中影响最大的是试点公推直选乡镇党委书记,这为周红波赢得了民心。宾阳当地舆论评价:“周书记在宾阳期间,人民安居乐业。”虽然没有华丽的辞藻,却是对一名官员最大的认可。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