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代孕产业罪与罚

“最無辜、受害最深的是孩子”

梳理有关禁止代孕的法律条文,最明确的是 2001年原卫生部颁布的《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医疗机构和医护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否则会被罚款以及行政处分,非医学需要的代孕行为属于违法行为。而如果机构、中介、个人等非法从事组织和代孕等行为,亦属于违法,情节严重的,涉嫌非法行医、非法经营等犯罪。

“在陈女士案子一审判决之前,我在电视节目的讨论中发表了支持她的观点。”谭芳说,同样身为女性和母亲,她对陈女士的遭遇抱有同情。同时根据最高法院明确的夫妻双方一致同意的人工授精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享有婚生子女同等的权利和义务。谭芳当时认为陈女士的情况也符合条件。但看到一审判决书,谭芳意识到有关代孕的定性后,觉得陈女士翻盘无望了。“但距离14天的上诉期限只剩下7天了,我一心软,就决定帮她了”,谭芳说,自己并不愿意看到陈女士失去两个孩子,更不愿意看到两个孩子被活生生拆散。

左图:河南电视台起底地下代孕产业链(视频截图)。中图:街头张贴的非法招聘代孕妈妈广告。右图: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相关图书。
律师谭芳。

经过紧张筹备,谭芳大胆引用联合国《儿童权利公约》第三条确立的“儿童利益最大化”原则,认为中国作为该公约的起草参与国和缔约国,主张法院在确定子女监护权归属时,理应尽可能最大化保护子女利益。最终二审决定陈女士获得两个孩子的监护权。

该案当时引发社会的强烈关注,被写入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谭芳在替陈女士和两个孩子高兴之余,也不忘非常认真严肃地找陈女士深谈了一次。“我告诉她,不要怨恨一审判决,是没有问题的,也不要怨恨孩子祖父母,即便二审仍维持原判,也挑不出毛病。一切的错误都是源于你们多年前的那次代孕!”谭芳说,法庭完全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做出的判决,但代孕非法,这一点无论如何都不能改变。

这桩监护权案件完结后,谭芳的律所开始火了。全国各地的代孕纠纷当事人慕名而来,但谭芳目前一个都没接,“我对代孕完全持否定态度,不想站在肯定的态度上去接当事人的官司”。甚至有一个让自己亲侄女代孕的当事人,态度诚恳,报酬丰厚,但谭芳最后无论如何都没有接,因为这严重违背公序良俗和道德伦理。“打赢了代孕官司,并不能解决根本问题”,谭芳说,陈女士和前公婆的经济纠纷,至今仍未结束,代孕引发的风波可能将困扰全家终生。

但谭芳常年关注代孕。她告诉《环球人物》记者,从借腹生子的父母角度来说,代孕首先要面临胎儿健康问题,其次要面临孩子的实际抚养问题。“特别是后者,从法律上来说,代孕妈妈就是孩子的生母,拥有实际抚养权,即便卵子来自别人,也不妨碍法律上的母子关系。”她特别强调,这是代孕中最大的风险,一旦代孕妈妈反悔,即便多年后仍然能够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与孩子的生母关系,法律仍然会支持孕妈。而实际上,这样的案件也存在,“有过怀孕经历的女性都知道,怀胎10月和宝宝是有互动的、有感情的”。

此外,当孩子长大成人,也有寻找代孕妈妈的可能性,届时将产生更多情感纠葛和伦理困境。“实际上,在整个代孕链条中,最无辜、受害最深的是孩子。”谭芳说,从父母决定代孕的那一刻起,就决定孩子将终生受害。“虽然社会各界应当对他们进行保护,但有些东西即便靠保护也无法解决。”首先由于信息不对称,会有近亲结婚的可能性;其次他们的身心健康和价值观将面临很大挑战,代孕儿不仅要面临身份认知问题,还要面对世俗无情地选择与眼光,一旦身边人知道代孕儿身份,他们的恋爱观、婚姻观、亲子观,将受到全方位的冲击。

代孕对孩子来说,是名副其实的“潘多拉魔盒”。他们在腹中之时就要跟着代孕妈妈闯过一道道鬼门关,还随时有可能成为肮脏链条下的售卖品,甚至被生物学上的父母亲自退单、弃养,即便在出生后,他们人生的“余震”也将会源源不断。

代孕黑市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