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疫情下的高考心理战

两个月里,董文歆一直在上网课,作息时间和在学校时没有太大区别——早上6点40分签到开始早自习,然后是一天的课程,到晚上快10点了才会结束晚自习。“她从小就比较自觉,加上有外公外婆照顾,我还算放心。”李瑜还记得疫情暴发之初,自己的状态是“快炸了”:“我忍不住地去想,为什么是今年,为什么是在我女儿高考这年暴发疫情!”

和妈妈不一样的是,董文歆每天的时间被排得满满的,没空焦虑。不过,网课的效果并不理想。她的月考成绩最差时从年级100多名跌到了300多名,这让李瑜再次焦虑起来。为此,她和女儿长谈了一次,“她承认上网课没有在课堂上那么认真,学习方式也不如在学校那么好。在学校遇到不会做的题,可以当场问老师和同学,思想集中,学懂为止。但上网课,老师和同学只能在网上发布解题步骤,能悟到多少全看自己。”

3月下旬,水务系统开始备战大汛,所有下沉社区的党员干部回撤到自己的岗位上。不再奔波抗疫一线,李瑜把女儿接回了家。5月6日,汉阳一中高三学生复课,董文歆也终于回到学校了。“她很开心,终于能见到老师和同学了。”为了确保安全,学校仅有高三年级复课,每个班被一分为二,分占两个教室上课;每天上学前,家长需要在班级群里报告孩子体温,校门口设有红外线测温仪,晚上回家后还要在群里报一次平安。“现在班级群全部都是报告体温和平安的。”李瑜笑道,“这样家长也放心。”

4月30日,湖北省武昌实验中学组织高三学生进行核酸和血清抗体检测。
4月7日,四川省华蓥中学的心理课老师张婷(左二)與即将参加高考的学生交流心理健康知识。

距离高考不到60天了,李瑜不再感慨时运不济,心态平和了不少,“对我们湖北的高考家庭来说,高考都是一样的,是公平对待每一个考生。”她打算在高考后和女儿长谈一次,关于这次疫情,关于这个特殊的高考年份。正如李瑜感觉到的:“发生这样的事,对孩子的承受能力显然是有影响的,可能她以后遇事都会很淡定;也许对她的人生观、价值观也都产生了影响,她思考问题的深度、方式都会有变化;也许还会对她今后的职业选择有影响,那些逆行的英雄默默改变着她的选择。”

并不是所有家长都能像李瑜这样和孩子相处融洽。俞国良对《环球人物》记者说,根据教育部的调查研究,不少青少年在家隔离期间饱受延期开学、拖延症、与家人冲突等严重困扰。“这些背后往往都有深刻的原生家庭问题”。他说,对于大部分家庭而言,居家隔离让亲子朝夕相处,让一些平时隐藏的深层问题暴露出来。由于父母教养方式不同,一些青少年受父母情绪感染,出现了“我不值得被好好对待”“我是不重要的”“必须努力”“没有人是值得信任的”等想法,这些严重影响了高考的备战状态。

“家长应给孩子不断传递合理的期望。”俞国良说,有些家长逼迫孩子只能就读重点大学或重点专业,这些观念必须要摒弃。而且家长不可以把自己的压力情绪无端传递给孩子,要与孩子多沟通,帮助他们稳定情绪,“尽可能为他们提供健康的情绪表达机会,为他们传授应对压力的经验”。

北京高三班主任,开导学生,安抚家长,折腾自己

当北京师范大学附属中学的化学老师赵明新收到复课通知时,她刚刚为学生上完一堂网课。隔了一会儿,她再看手机,发现备课组工作群里已经讨论了一番怎么调整课程和作业进度了,老师们开始为重回讲台做准备。

今年是赵明新从教第二十年,也是她第四次以班主任身份带高三毕业班。“就算没有疫情,这届也很特殊了,这是北京第一届不分文理的新高考。疫情来了,学生还要面临上课方式、复习进度、外界环境等多方面挑战。”赵明新话锋一转,“不过我觉得未必是坏事。经历过这一次,他们以后会成长得更快一些。”

很多人感慨,疫情催生出“史上最长寒假”,但赵明新的假期却比往年结束得更早。1月,当得知可能延迟开学时,她就开始提早熟悉网上授课和答疑流程了。上第一节网课前,她有好几天都忙到很晚。“光手写笔就要学好久,因为总写不到框里去。得熟悉网课平台工具栏的功能,还得知道怎么跟学生互动,怎么留言,怎么让学生答题,对我这种‘中老年’网民挑战很大。”

最初学生们上网课“兴奋度很高”,但渐渐地赵明新察觉到了他们的变化。“疲倦了,孤独感多了,盼着上学了。尤其当父母复工了,在家里他们一个人面对屏幕,没有可以排解压力的同伴,是很孤单的。”离开讲台,赵明新只能通过讨论区观察学生听课效果,如果讨论活跃,就证明效果不错,她还喜欢和学生连麦,“如果连接不上,或者学生毫无准备,就说明没好好听课”。

特殊时期,赵明新常在讨论区和微信群给学生“定基调”,有意识引导他们的积极情绪。看到高考延期,她故意在群里问:“高考延期给你带来的好处是什么?”学生们自然而然会顺着好的方向想问题。但赵明新心里明白,高考延期对学习很棒的孩子是一种煎熬,“他们觉得是在等着别人追上来。但是作为老师,我们不会放大这一点,更多的是要营造一个积极的氛围。”

有人说,高三班主任像救火队员,扑灭学生心中的火,还要扑学生家长心中的火。疫情发生以来,赵明新安抚了太多不安的家长,他们的焦虑程度远超孩子。“孩子在家不自律怎么办?”“长期对着电脑颈椎受损怎么办?”其中问得最多的问题是:“到底什么时候开学?”

4月27日,阔别学校整整100天,北师大附中的师生们回到了久违的春日校园。那天早上,赵明新在黑板上写下寄语,一句是“在一起,有力量,同追梦”,另一句她特意选了朱光潜先生的座右铭:“此时,此地,此身。”再次见面,她感受到师生之间有一种久违的感动和温暖。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