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寻找代糖:看商业如何改变你的消费观

1960年代,欧美营养学界关于对健康危害更大的是脂肪还是糖争论不休,背后其实是奶业协会、肉业协会和糖业协会支持的利益斗争。1967年,哈佛大学研究人员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上的研究表示,脂肪是导致心血管疾病的主要元凶,糖的影响相对小,糖业协会立即资助研究以推广这一观点。这也部分推动了低脂饮食比无糖饮食更早流行起来。

但居高不下的肥胖率与相应疾病最终迫使各方不得不重新审视糖的问题—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评估,全球肥胖流行率在1975年至2016年之间增长近3倍。2014年,世界卫生组织就糖摄入量发布指南,建议成人每天糖摄入量应控制在当日摄入总能量的5%,约25克。一系列公共政策陸续出台,糖税这一类似烟草税的堕落性消费税种已在包括英国、爱尔兰、法国、匈牙利等多个国家和美国的伯克利、加利福尼亚、费城实施。自此,蔗糖的负面影响算是被确认。

2012年至2018年全球无糖/低糖产品数量年复合增长率

2012年至2018年全球无糖/低糖产品数量年复合增长率

数据来源:Mintel、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大公司寻找代糖

1879年,第一代人工代糖“糖精”诞生,1884年推向市场,此后甜蜜素、阿斯巴甜、安赛蜜、三氯蔗糖等人工代糖相继问世。这些代糖也被称为甜味剂,是能够给予食物甜味的食品添加剂。它们对血糖的影响不大,经过内脏排出体外后不会为人体所吸收。与蔗糖等甜但能量值低2%的非营养型代糖几乎没有热量,也不会导致龋齿。

这些替代蔗糖的代糖最早给糖尿病患者带来了福音。同时,和蔗糖达到相同甜味度的人工代糖的成本更低,食品饮料公司得以降低生产成本。但随着人们对健康以及形象的愈发重视,以及糖的副作用逐渐暴露,聪明的食品品牌开始尝试使用代糖并打出“无糖”口号,这戳中了既想吃甜又不想发胖的普通消费者的痛点。

早在1964年和1982年,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便推出了各自的无糖产品百事可乐轻怡和健怡可口可乐,使用的是阿斯巴甜等人工代糖,但它们并没有宣传代糖本身。这是因为当时学术界对人工代糖究竟对人体有多少危害存在争议。一种观点认为人工代糖会导致肠道菌群混乱,影响消化;另一种观点认为人工代糖的甜味可能会让人体产生已经吃糖的假象,从而分泌过量胰岛素。

为了排除种种质疑,人工代糖经历了多次迭代。糖精这样的早期人工代糖因为被怀疑安全性不够,在政策限制下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安赛蜜、三氯蔗糖等新型人工代糖在全球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

不过,这些负面影响都没法抛开剂量来谈。所有代糖在被批准使用之前都必须经过严格的安全性评估,如果使用适量都不会危害健康,且常人的摄入量一般不会超过合理剂量—一个成年人一天起码得喝12瓶零度可乐,才可能感觉身体不适。

1984年,箭牌公司在美国推出第一款无糖口香糖,把代糖原料“木糖醇”推至台前,让普通消费者了解到代糖的存在。

糖醇类代糖一般从谷物、植物中提取,在催化剂的作用下与氢气反应得到,类似的还有山梨糖醇、麦芽糖醇等等。比起完全化学合成的代糖,糖醇显得相对“天然”。虽然超量摄入容易引起腹泻,但安全剂量范围也很大,成人每天不超过50克即可。

糖醇的成功鼓励了品牌继续发掘能够说服消费者的代糖,甜菊糖苷、甘草、叶甜素等纯天然代糖也开始被广泛应用,其中从甜叶菊中提取的甜菊糖苷使用得最多。虽然更健康,天然代糖的口感却没那么容易控制。比如甜菊糖苷的后味就有些苦涩,被形容为“金属味”。

2017年至2019年中国无糖饮料销售份额

数据来源:广发证券发展研究中心

可口可乐曾在2013年推出过使用甜菊糖苷的Life系列绿瓶可乐,最后也是因为口味问题没能打开市场。该公司真正称得上开拓性和有竞争力的产品,还要属2005年上市的红黑包装零度可乐。

尽管配料表和健怡可乐相差无几,但比起更针对女性消费者的健怡可乐,零度可乐的定位偏中性,消费客群更广泛。对于中国消费者来说,零度可乐几乎就是无糖饮料的启蒙。

2002年,差不多在可口可乐准备上市零度可乐的同一时期,宝洁和百事也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天然代糖。最终,它们在中国发现了作为传统药材的罗汉果,提取出罗汉果甜苷。相较甜菊糖苷,罗汉果甜苷没有苦涩后味,更接近蔗糖口感,可使用的安全剂量范围也更大。

华诚生物创始人黄华学曾是这一罗汉果开发项目组的核心成员,2008年他创办华诚生物,罗汉果甜苷的提取物便是其核心产品,主要外销至日本和北美地区。但是比起能在全球范围内多处种植的甜菊叶,罗汉果基本只在中国种植,产量受限,因而华诚便从2012年起在湖南、江西、贵州等30多个县市大规模种植罗汉果,适宜种植面积超过600万亩。

除了需要种植原料,植物提取过程中的甜苷含量、口感、甜度、色泽、气味以及提取率等每个环节都需要关注,这使得天然代糖和糖醇类代糖的成本普遍高于人工代糖,“相同甜度下,阿斯巴甜等人工代糖的使用成本大概在蔗糖的0.3倍到0.5倍之间,甜菊糖苷的成本是蔗糖的0.6倍,罗汉果甜苷的成本是蔗糖的1.6倍到2倍,糖醇类则是3到6倍。”湖南华诚生物资源股份有限公司市场总监周展对《第一财经》杂志表示。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