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投资人眼中的5G“杀手级应用”究竟是什么?

杨磊喜欢投资大品类,他认为一定要选择足够宽的赛道,市场规模才会足够大。

例如,杨磊在选择项目时,首先会选择有明确对标国际巨头的项目。他投资的5G通信测试设备商威频科技,挑战的是在全球处于垄断地位的罗德与施瓦茨;芯朴科技把竞争对手也锁定在了美国射频前端巨头Skyworks,而黑芝麻智能在无人驾驶领域对标的则是英伟达和英特尔。

其次,杨磊特别看重团隊的一些特质。他认为,团队要对产品和技术有深刻的认识,To B产品好不好不能只靠PPT说出来,如果其产品和技术存在缺陷,将会存在巨大风险。

此外,创始人要具备结合商业和技术的能力,能够把5G、AI、物联网、边缘计算等技术与具体的场景相结合实现落地。

最后,团队的能力要做到多元化,既懂硬件又懂软件,具备全堆栈的能力。

5G投资回报期将大大缩短

小米旗下长江产业基金、华为旗下的哈勃投资、高通旗下的高通创投等都在围绕自身的业务进行战略布局。这些CVC会更多地站在战略价值的角度,但作为财务投资机构来讲,就需要找到一个自己的定位,进行产业的投资布局。

赵占祥指出,过去很多投资人往往投一些Pre-IPO项目,也就是即将上市的项目。因为投资人基本不用花太多精力去研究,上市肯定是能够赚到钱的。但实际上,投资行业的竞争门槛越来越高,投资人需要不断加强自己的内功。如果没有好的产业资源和专业的判断能力,好的项目就很难投进去。即便投进去了,在项目中发挥的价值也非常有限。

相较于大消费、文娱领域,5G的投资回报周期更长,5G产业发展时间预计将达到10~15年。

尤其对于涉及5G底层芯片、半导体的项目,往往很多投资机构都会敬而远之。而现在,借助科创板、国产化替代这两大契机,5G的投资回报周期有望大大缩短。

杨磊给创业邦算了笔账,在过去,一家公司上市需要3年连续盈利,报会之后通常还需要排队一年半左右的时间,如果公司有历史亏损还要弥补。而现在,去掉了历史亏损弥补,排队时间去掉了一年半变成一年,再去掉3年连续盈利,基本上企业上市进程可以缩短4~5年。如果说原来的投资回报期是10年,那么如果现在投资的公司从0开始,6年后就有希望退出。如果你投的时间点,公司已经成立两年,最短可能5年的时间就可以成功退出。

另外,随着中美贸易摩擦的升级,这就导致中国的企业要自成一套生态,大客户在采购时也会更加偏向于国内的企业。

在此过程中,投资机构不仅会在资金上给予支持,同时在战略管理、业务运营、客户引入方面也会提供帮助。

杨磊谈道,对于技术领域的企业,投后的价值增加非常关键,因为我们面对的是“不完美”的创业者。在投资芯朴科技的时候,从开始公司发展战略的确定,到帮忙找到战略合作方,手机厂商等产业资源和客户资源,再到人员招聘,以及每一轮的融资也都是推荐和北极光创投比较熟悉的基金来合作。可以说,我们是系统的提供投后服务——帮助CEO找人、找钱、找方向。

在不少项目的融资中,云岫资本也会协调引进华为、小米、OPPO、vivo、海康威视、大华等5G生态里的上下游厂商,借助各方产业端优势,合力帮助创业者。

展望5G未来,赵占祥认为,To B的增长幅度会更大一些。4G时代,发展的核心还是To C,大量的To B并没有真正地爆发,国内不少企业的数字化转型其实也刚刚起步,但是进入5G时代,To B领域将得到快速增长,这也是搭上了中国整个企业数字化转型的趋势。

“5G在To B上的应用肯定是一个很大的爆发点,但也不能小看To C机会的出现,当To C应用真正出来的时候会很猛。特别是,中国市场5G手机的出货量已经超过4G手机,随着5G基础设施的逐步完善,新的‘杀手级应用’必然会出现,这只是时间问题。”杨磊说。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