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BAT重塑梦工厂

在传统电影求生存的时候,互联网讨论的却是创造力,以及如何让传统影视活下去。

二十年开疆辟土

中国电影的天下,是大亨们一步一个脚印蹚出来的。如果传统影视真死了,中国电影的根基也不可能稳。

如果把好莱坞比作一位姑娘,1994年正是她最好的年华。那年,迪士尼拍摄《狮子王》,创下9.87亿美元的全球票房纪录并保持了16年之久。也是这一年,豆瓣电影TOP100中榜首的几部影片陆续上映。

华谊兄弟董事长王中军正是在那时回国的。带着美国学习期间兼职赚的10万美元“巨款”,王中军回京成立了“华谊兄弟”广告公司。4年学习期过后,他尝试投资了三部影片,陈凯歌的《荆轲刺秦王》与姜文的《鬼子来了》都亏了,冯小刚的《没完没了》则小赚一笔。

20世纪90年代的中国电影市场正处在昏暗的低迷期,电影院里每天都在上演大萧条。与此同时,扎根黄土文化的第五代导演们在角逐奥斯卡的舞台上节节败退,艺术与商业一起没落着。

直到2000年的那个春天,华人导演李安与《卧虎藏龙》横空出世,以2.0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奖惊醒了中国电影人。要知道,当年中国全年电影票房不过8亿元。

此后,新画面影业和它的主要操控人张艺谋、张伟平开始筹划自己的新国产商业大片,《英雄》也的确成为了彼時市场上的最大亮点,直到今天仍是国产电影全球票房最高纪录的缔造者。两部影片的接连刺激下,冯小刚、陈凯歌等人坐不住了,《无极》 《夜宴》顺势喷发,张艺谋也乘胜追击了《十面埋伏》 《满城尽带黄金甲》……

武侠片成就了中国商业大片时代,民营制片公司也因之成为年度票房的主力军。这是迄今为止老板与投资人依旧对古装武侠抱有幻想的重要原因,也是传统影视公司在类型创新上落败的关键一步。

在传统电影求生存的时候,互联网讨论的却是创造力,以及如何让传统影视活下去。

同一时期,从北影厂下岗的“副科长”于冬和香港电影结缘,文隽在内地的第一部影片《我的兄弟姐妹》就是由另起炉灶的于冬做发行,以200万元成本博得2000万元票房。自此,文隽便做了于冬和香港电影的媒,2003到2008年间,博纳几乎拿到了市面上80%港片的内地发行业务,《无间道3》《双雄》到《头文字D》,香港导演的资源一度被博纳垄断。用于冬的话说,那是他亲自跑到香港,挨个敲门换来的。

毫无疑问,是王中军、于冬这一代民营影视大佬,为中国电影的“产业化”迈出了第一步。

比起两位“前辈”,王长田和他的光线影业在2004年姗姗来迟。最初几年,除了建立地面发行网络,光线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创作者。2012年,还是新人导演的徐峥在国内遍寻投资,在倚重第五代的老板们跟前全面碰壁。此时,王长田给了他3000万元,徐峥则拍出了12.88亿元票房的《泰囧》,光线一战成名。

不论哪种原因,在中国,因为被资本市场抛弃,电影终归成了第一代开拓者玩不起的金钱游戏。

几乎是同一时间,前光线影业CEO张昭与贾跃亭会面,在关于互联网的讨论上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创立乐视影业。凭借贾跃亭夫妇的资源,乐视影业深度捆绑了李小璐、邓超、孙俪、孙红雷、冯绍峰等多位明星股东,以及从新画面影业出走的张艺谋。此后,乐视影业又“捡”来了无人看好的郭敬明《小时代》系列,逐步在民营电影界站稳脚跟。

2012年,王健林刚刚站上《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三名的位置。彼时,万达涉足电影院线业务已有7年,因为电影数量总是不够,王健林决定亲自杀进文化产业,从产业链下游切入到上游。到这时,市场上有待瓜分的创作人已所剩无几。2012年9月4日,王健林坐私人飞机到达堪萨斯的AMC总部,而后拜访了好莱坞几大制片厂。再后来,以资本为矛在海外的攻城略地,随着万达资金吃紧悉数落败。万幸的是,在国内,万达也相继拥有了陈思诚、陈正道等几个新生代导演。

过去20年,中国五大电影公司以资本、发行渠道等优势绑定优秀导演,垄断着中国近八成的票房,也为中国电影的产业化进程开疆辟土,逐步成为不可忽视的力量。

金钱入侵创造力

作为中国最大的消费经济体缔造者,马云的通讯录里有很多导演,他们经常私下讨论如何拍一部好电影。“要真正拍出好电影,首先你要热爱电影。”在今年奥斯卡最佳影片《绿皮书》中国观影会上,马云说,这是他三刷此片。

固守多年的领地要来新人,中国传统电影界一度对互联网充满“敌意”。2015到2016年一年间,平均每周都有互联网电影公司宣告成立,直至今日,一些电影片尾还有它们的身影:58影业、小米影业、陌陌影业……他们各自背景不同,同时不约而同地高调,在租金不菲的豪华酒店宴会厅宣布片单计划,誓要颠覆已稳固多年的业内秩序。

在当时,互联网几乎可以和资本划等号。没有人跟钱过不去——除了某些特殊行业,比如以创造力著称的电影业。老一辈大亨对此嗤之以鼻,“这些新公司在讲那些模式的时候,大多数其实心里都是虚的,很多人甚至连电影是什么都不清楚。”王中磊曾说。大佬们深信自己牢控着行业规则和资源,新人下的不过是毛毛雨。

但城池还是被撼动了。BAT等巨头入场,它们坐拥平台、资本以及传统电影公司不具备的种种资源,作为后来者,也同时背负前辈们的不屑——“外行人”。一位互联网电影公司员工对《财经天下》周刊回忆,起初,与传统影人的沟通充满无奈,“有时候会嘲笑我们连最基本的电影创作都不懂”。

帮电影业重生的人,未必会写剧本。

同一时期,好莱坞也在与硅谷的巨头较劲儿。为追求收益稳定性,好莱坞拒绝“创新”,《超级英雄》续集一部接一部,一些对创作有追求的电影人决定另投新欢,比如既有资本实力、同时尊重电影艺术的互联网企业。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