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布局VR,美国人怎么做?

Jaunt 1是好莱坞片场辨识度最高的VR摄像机。

在美国保罗·麦卡特尼是他的投资人,在中国他则找了“有资源的战略投资者”黎瑞刚。

在上海四季酒店的会议厅,即便是全球厄尔尼诺最严重的今年夏季,坐久了也会需要一件外套。没有一丝风,每个角落都是冰凉的。滑轮滚过地毯的细小动静被骤然放大,踏着滚轮声,Arthur van Hoff拖着巨大的行李箱,走路生风地迈入会议厅。

Van Hoff有着荷兰人特有的中间名(Middle Name)——van,但长达25年的硅谷工作、创业经历已经把他变成一个地地道道的美国极客。

他身形高大,但他身后到达腰部高度的特制行李箱吸引了更多好奇目光。当一台周身布满了72个镜头的圆形摄像机,从30公斤重的行李箱里被小心翼翼地取出时,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他坚持一定要自己“人肉携带”,并且全程不让任何酒店服务员协助。这台Jaunt 1代VR摄像机的外形大小接近最标准的上海“8424西瓜”,可以拍摄眼下炙手可热的虚拟现实影片、视频。用Jaunt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Van Hoff的话来说,它可以“创造出影院级的虚拟现实体验”。

“听音乐会,你花了钱最多也只能买到前排的票,但是用VR,你可以和偶像同台。看赛事,你可以跑到篮球场上,感受一下篮球明星和自己的身高差距。”这种身临其境的沉浸体验和互动感,不是3D影片能实现的,拍摄时需要运用更特殊的设备——VR摄像机。2013年创立于硅谷的美国VR企业Jaunt最核心的业务正是提供全套的VR拍摄解决方案,在好莱坞片场,辨识度最高的VR摄像机就是Jaunt 1。

作为VR行业第一梯队的领军企业,Jaunt在今年7月与SMG、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签订了合作协议,Jaunt宣布其业务将与索尼截然不同,不碰游戏,也不卖VR主机。Van Hoff说,Jaunt的目标是创造影院级的虚拟现实体验,要成为VR界的 Netflix。Netflix经营的在线影片租赁业务,是全球十大视频网站中唯一收费的站点,并且在网络电影营收方面超过苹果位列全美第一。

Jaunt目前在中国最出名的却是硬件设备租赁。上文提到的Jaunt 1摄像机价值7.5万美元,每月最大产量仅为15台,2016年计划生产的共75台Jaunt 1已经被客户预定一空。由于产量有限,Jaunt 1从未对外出售过,取而代之的是每日4500美元的租赁业务。Van Hoff告诉记者,租赁方式可以实现拍摄效率的最大化。

Hoff有着荷兰人特有的中间名(Middle Name)——Van,但长达25年的硅谷工作、创业经历已经把他变成一个地道的美国极客。

先后7次创业,成功创建了4家知名互联网科技公司的Van Hoff一开始是本着玩票的心态做了Jaunt。直到2014年Facebook收购Oculus,他才意识到虚拟现实产业蕴含着巨大商机,Jaunt开始开展广告业务,先后承接了北面、迪士尼的VR广告拍摄。同年6月谷歌I/O大会上推出的Cardboard眼镜,让Jaunt看到了VR技术的机会:将在智能手机上迎来大爆发。Van Hoff由此决定要做VR界的Netflix,Jaunt App成为了用户和这家技术公司之间的桥梁,也使得Jaunt被更多普通人认识。在此之前Jaunt扮演的更多是制片人、导演的技术支持的角色。

作为Flipboard的前首席技术官,Van Hoff很了解如何为受众提供最好的定制内容。所以当他提出要将付费点播和付费订阅作为Jaunt的第四种营收来源的时候,一切都显得水到渠成。公司另外三项营收分别是,VR摄像机租赁、推广活动和广告制作。按照他的计划,公司旗下的Jaunt App将在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开通点播付费的功能,但目前该应用上的75部VR视频还是免费的。

在Jaunt App上可以看到前阵子活跃在各大视频网站播放量榜首的“朝鲜阅兵式”VR版,踏着美国军歌《勇士之歌》的调子,百余匹战马奔腾在平壤街头的抖擞感,令人魔性地发振。这是一个新闻纪实类的标杆作品——ABC News把Jaunt 1 VR摄像机带去朝鲜阅兵现场拍摄而得,Van Hoff对《财经天下》周刊说:“虽然我不知道他们(ABC News)是怎么通过当局批准的,但是他们做到了。”

此外,演唱会是点播量最大的VR内容,毕竟有太多人沉醉于“和偶像同台”的幻觉。

在Jaunt App上播放次数最多的,是原甲壳虫乐队主创保罗·麦卡特尼(Paul McCartney)的旧金山演唱会。“我们敲了两小时的门,费尽口舌才被放行,差点被人当成骗子”,回忆起这场具有标志性意义的演唱会拍摄,严肃的Van Hoff窘笑了一下。麦卡特尼邀请Jaunt团队来拍摄自己第二天在旧金山的演唱会,但临时起意之举却没有得到场馆方的事先安排,闹出了上述笑话。当拍摄完成Van Hoff向麦卡特尼提出能否让Jaunt来分发VR版演唱会时,麦卡特尼的回答令他吃惊,“他说‘可以,但你们必须接受我的投资’”。

从想要做VR行业的Netflix起,Van Hoff就意识到最重要的工作是获得发行版权。但授权工作却进行得极其艰难,这是最不好玩的工作。他向《财经天下》周刊表示:“想要获得分发权非常困难,其中牵涉到艺术家、工作室、制作团队、发行方,关系太多,需要多方反复地协调。”

目前Jaunt在洛杉矶20人的团队中有10个人专门负责版权合作,但人手还是短缺,在美国Jaunt只能集中攻克好莱坞市场。所以在中国市场,Jaunt为自己找了一位“有资源的战略投资者”——黎瑞刚,并通过他与SMG、华人文化产业基金(CMC)达成了合作协议,以此来应对更复杂的中国发行市场。借由两个月前签署的协议,Van Hoff对Jaunt App在中国区苹果应用商店的上架充满信心,并计划最早在2016年末初步推出付费点播模式。

在美国Jaunt App上已经有75部VR作品,目前还都是免费观看。其中只有20部来自外部拍摄团队,超过70%的内容是Jaunt的自制内容。这对于想做分发的Jaunt来说是远远不够的,Van Hoff希望越来越多的人会加入到VR影视制作中来,他早已认识到只依靠Jaunt自己的产能增长,速度是远远不够的,必须不断加大合作内容的比例。“我希望未来是合作内容占到绝大多数。”

为了达到分发商应该有的量,Jaunt团队马力全开,目前有150部自制影片正在杀青,另有25台Jaunt 1正在中国“服役”,制作本土化的内容。在Van Hoff的计划表里,现阶段App每周至少要上线3到4部新作品,未来随着中国内容和VR旅游市场的成熟,作品库的数量应该是数以万计的。

采访结束后,他还要继续带着半人高的特制VR摄像箱去面试中国区的总经理,在2016年Jaunt计划要在中国建立15至20人的团队,来应对庞大的中国VR制作市场。

“谁说只有游戏可做?中国拥有全球最多的智能手机,而且中国人对VR非常着迷。”热衷于电视综艺节目的中国观众是Van Hoff心中最好的VR受众。为了让更多人能低门槛、低成本地体验虚拟现实技术,Jaunt还推出了一款折叠后有掌心大小的VR眼镜,定价4美元。“普及智能手机的工作苹果已经完成了”,有了几十元的VR眼镜,人人都可以是虚拟现实的受众。

VR体验也许很快可以走入日常生活。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