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那些烂书教我的事


打开文本图片集

哪一本书对你人生的影响最大?

黄章晋:肯定有无数人问过你这样的问题:罗老师,请你告诉我,哪一本书对你人生的影响最大?我也要做这种准备,可能将来有人跑来问我说,黄老师,哪一本书对你人生的影响最大?这种问题,通常你怎么回答?

罗永浩:我在北京新东方教书的时候,这是经常会被问到的问题。我就觉得这些年轻人的想法可能是比较偷懒的。他坚信他的老师——也就是我,之所以看起来还不错……不,看起来确实不怎么样,觉得还不错,主要的原因是年轻的时候,机缘巧合,读了一本奇书,后来就制造了我整个的人生。

黄章晋:一般是看武侠小说看的。

罗永浩:对,有那种简单化的思维,所以他们总是相信,如果有一个老师能告诉他那本书是什么,他把那本书读了,他的人生问题就解决了。当年回答这个问题我是比较难受的,因为不是一两本书塑造了你的思想你的人生观,而是一堆书。我总是告诉学生要看点书,然后他们就让我拿书单。我回到家后,把我看过的书列了个单,后来觉得分量不足,又把没看过的书也放进去了。但夜里会从噩梦中醒来,觉得作为一个老师,这样做可能是有问题的。

黄章晋:我碰到过两类蠢人,一类就是他不读书,他会变蠢;还有一些人读的书特别多,他也变蠢了——他读了一些不该读的书。我们大象公会4位主笔很年轻,他们没有读过特别多的傻书,没浪费时间。从我来说,我不觉得我比他们大20岁多读了20年的书,然后就比他们强多少。我这20年很大一部分时间是在黑暗中摸索,然后摸的全是尸体。

罗永浩:读过很多烂书?

黄章晋:非常多。比如有一本叫《大气功师》的书。

罗永浩:我们都看过,那是中国红极一时的书。

黄章晋:有什么感觉?看过之后,你没觉得走出去整个世界都变了吗?就是苹果掉落,它可能不是掉你头上,可能往天上飞。我们学过的物理、化学全被颠覆了。然后你想,我进山里去,没准会碰到老子。既然人可以活120,为什么不可以活140?既然可以活140,为什么不可以活160?依此类推,老子可能还活着。然后谁谁谁是有特异功能的气功大师。上帝是什么?是外星人。这种书我读得非常多。

罗永浩:当时你都信了吗?

黄章晋:一小会儿。

罗永浩:除了《大气功师》,还有什么看完让你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

黄章晋:好多,第一次看毛片也这样,比这个颠覆得更厉害一点。

罗永浩:当年我看《大气功师》倒没有那么强的感觉,但有类似的。所以我就想,我是看过什么以后走出去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很自然想到生平第一次看毛片,看完之后走在马路上看见女人,心里就想,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

黄章晋:第一次看毛片的时候,我不敢走出去,大家站一排,蹲那儿像鹌鹑一样地看,看完都不吭声,谁走出去大家会议论他,你知道吧?

罗永浩:不知道。

黄章晋:肯定会议论他。

罗永浩:因为我是一个人看的。所以说你小时候看过的书,对你影响比较大的,是哪几本?

黄章晋:《大气功师》对我影响很大。这是实话,对我人生帮助最大的几本书和杂志,可能就是《大气功师》《神秘现象》《飞碟探索》和《奥秘》,我从初中就开始看,然后立志要成为一个大科学家,就把这些课外学习日常化,后来又从崇拜变成了藐视。我信了一小会儿,没说出来,在家里偷偷摸摸的。

罗永浩:也就是说你后来人生进步的动力,来自于上当后的恼羞成怒。这是很好的动力。

黄章晋:你读过让你特别后悔的书吗?

罗永浩:很多,比如《中国可以说不》。

黄章晋:我也读过,《中国还可以说不》你读过吗?

罗永浩:我比你醒得快。过了很多年,在一个饭局上见到《中国可以说不》的书商,有人想拉我们喝一杯,我严词拒绝了。我后来做了企业以后,对社会责任承担得不像年轻时候那么多了,这是我感到羞愧的地方。但那次拒绝跟他喝那杯酒,还是表现了一个商人身上残存的知识分子气节。像你这样的知识分子有很大的短板。你们比很多人读书更多见识更多,但在推广自己的方法上是有问题的,所以输给那些三流知识分子,我觉得你们应该在这些方面下下功夫。为什么烂书影响力更大?这问题值得黄老师这样的知识分子深思,你怎么看?

黄章晋:这和我们没太多关系。

罗永浩:怎么没关系?我们出一本好书要跟烂书争夺市场,你在市场上输给了他,你不觉得需要反省吗?

10年里有8年在读烂书

罗永浩:我们文艺青年跟你们知识青年不一样,我们基本什么题材都看。我27、28岁前看得最多的是小说。我是我见过的看过琼瑶全集的唯一一个男人,亦舒全集我也看过。我们俩有一次聊过武侠小说,当你得知,虽然我也看武侠小说,看的时候也很高兴,但从来不认为这种形式的文本有多少价值的时候,你很高兴。

黄章晋:松了一口气。你可以提一下正面的,比如你满满的人文情怀,以及那种“我站在哪里,哪里就是道德制高点”的恰当的膨胀和自信,同阅读、你的文学修养有关系吗?

罗永浩:我敢说这是你提前准备的,因为很精致。这些东西怎么了?

黄章晋:和阅读有关吗?

罗永浩:有关。我做教师的时候从职责上说要刻意表现一些积极的人生观。别人问我,罗老师,你年轻的时候也走过一些弯路,你怎么看那些被浪费掉的时间?作为一个教师,为了给学生传递积极向上的人生态度,我会很装孙子地跟他说,你走过的那些弯路,还有你失败过的经验教训,都会在你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成为有益的东西。这种姿态装得多了以后,发现一个好处,我自己真的信了。信了以后,我的人生观变得积极了很多。就是你这样想问题,就会发现有一些很好的收获。

黄章晋:对,我也是这么看的。就是说虽然我将来肯定不会像过去那么读书了,人生最美好的读书时光,不就是20岁到30岁之间吗?然后在那个年龄,我读的大部分的书,现在想起来的话,是傻书居多烂书居多。我10年时间里面起码有8年在读烂书,后面又有几年,要把那8年的烂书给吐出来。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