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钢铁驼队”新征程

“始发现场比过年还热闹。”江彤至今仍清晰记得7年前首趟中欧班列出发时的场景:

在一声嘹亮的鸣笛中,专列满载着惠普在重庆生产的电子产品以及小轿车、成套散件、汽油型微马力摩托车等,从重庆铁路西站出发,目的地是11000多公里以外的德国杜伊斯堡……

江彤是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重庆机务段的一名火车司机。2011年3月19日,重庆中欧班列(下称“渝新欧”)正式开行,他执行首发任务。

当年,渝新欧共开行17列,其后一年一飞跃,尤其随着“一带一路”建设的推进呈井喷式发展。如今,包括渝新欧在内,中欧班列累计开行已逾万列,运输网络覆盖亚欧大陆主要区域,成为“一带一路”建设的标志性成果,被称为沿线上的“钢铁驼队”。

中欧班列开行以来,部分衰退的货运体系被再次激活,内陆城市的外向型发展找到了新的出口。多位业内人士认为,中欧班列的迅猛发展,见证了中欧间贸易的互联互通,持续释放着通道红利,成为带动沿线国家和地区经贸发展的“火车头”。

站在开行逾万列的新起点上,“要融入到国际大通道的建设中,中欧班列下一步重点任务是继续提高品质。” 中铁集装箱运输公司副总经理钟成说。

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运输研究所副主任樊一江认为,要实现中欧班列高质量发展,在补足班列通道、枢纽、口岸等硬件设施设备短板的同时,要加强运营、组织、服务、规则、标准等软件方面配套和国际标准规范等对接,强化班列与产业、贸易等深度融合联动,同时要做好发展模式与管理方式等创新,完善相应的制度性保障。

先行者渝新欧

作为中欧班列的先行者,渝新欧因产业而兴。

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说,渝新欧最初主要是为了解决笔记本电脑的出口问题,有了实际需求,就有了發展的内在动力,成为最早开行、最持续、最稳定的中欧班列。

他说,渝新欧班列开通之后,随着货量的增加,开行频率和准点率提升,重庆市积极协调其实现专列向公共班列的转变,成为服务沿线城市的国际大通道。

重庆地处内陆腹地,不靠海、不沿边。过去,大部分出口到欧洲的货物需要先用火车或汽车运到深圳盐田港,然后再通过海运辗转到欧洲,耗时往往长达两个月。相比东南沿海城市,重庆的运输距离增加约2000公里,运输时间增加10%~20%,运输成本增加15%~30%。

2009~2010年,惠普、宏碁等笔记本电脑品牌厂家生产基地先后落户重庆,富士康、英业达、广达等代工厂商也接踵而来。

虽然引来了这些笔记本电脑巨头,但要想留住他们,让重庆成为全球笔记本电脑基地,必须解决物流成本和交货期两大难题。

“需要一条比海运快、比空运便宜,方便销往欧洲的物流路线。”前述渝新欧(重庆)物流有限公司负责人对《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说。

据了解,当时,南线亚欧大陆桥早已修通,也曾有企业或地区试图通过这条大陆桥将货物运输到欧洲去,并实现常态化运营,但不尽如人意。

“症结在于,途经数个国家,每个国家语言文字不同,托运方法和程序不同,收费标准不同,海关检查要求也不同,而且,一路上温差极端时可达70℃,铁路轨距也不一,需要进行两次吊装换轨。这些给跨境运输带来了诸多障碍。”该负责人说。

找准问题后,重庆市联合了当时的铁道部、海关总署和质检总局等多个部门及相关沿线国家,围绕关贸协议、铁路列车运行时间、运行价格等,经过多轮研究、谈判、试验与实践。最终,确立“五定”(定站点、定线路、定车次、定时间、定价格)班列开行模式。

由此,渝新欧国际铁路联运大通道应运而生。

这打消了笔记本电脑企业最后的顾虑。紧跟惠普、宏碁、富士康等的步伐,华硕、仁宝集团及300多家零部件企业也纷纷落户重庆,当地逐渐形成了笔记本电脑产业集群。

如今,渝新欧的开行量累计已突破2000列,重庆也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笔记本电脑生产基地,出货量连续4年位居全球第一。

带动中西部

在渝新欧先行示范下,为融入“一带一路”建设、占据对外开放战略高点,中欧班列不断涌现新成员。西部的成都、西安、乌鲁木齐,中部的武汉、郑州、合肥、长沙,华东的苏州、义乌、连云港,珠三角的东莞和厦门,京津冀的天津,以及东北的沈阳、营口等城市,均竞相开行班列。

据推进“一带一路”建设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国家发改委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超过11000列,运行线路65条,通达欧洲15个国家的44个城市,运送货物92万标准集装箱。另据中国铁路总公司数据,截至2018年7月底,中欧班列国内开行城市达48个。

“过去几年,班列的开行数量每年以超过100%的速度增长,这超出了我们的预期。”钟成说。

从机械设备、电子产品到餐桌上的异域风味,从木材、整车到服装鞋帽、日用百货,在中欧班列架起的“桥梁”上,货物品类日益丰富,贸易规模逐渐扩大;班列所经之处,新的物流、工业、商贸中心正拔地而起,产业园区建设如火如荼,成千上万的就业机会惠及当地民众。

“从前我们都是向东看,现在要东部看我们的后脑勺。”中欧班列开行后,重庆人常讲这样一个“段子”。

重庆咖啡交易中心,一名咖啡师(右)在演示如何啜吸。交易中心依托区位优势将越南,老挝等地进口的咖啡经重庆由“渝新欧”大通道发往欧洲市场。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