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维码
  •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微信扫一扫,使用小程序阅读
分享

唱衰苹果前要知道的五个事实

苹果公司发布2016年第一财季的业绩报告后,“股价暴跌”、“跌幅创两年最高纪录”的消息再次登上了各大科技媒体的版面,一股熟悉的唱衰苹果之风扑面而来。

在所有文章中,最为形象的描述,莫过于股价“跌掉一个京东”,苹果新一季度的财报发布后,第二日股价跌幅超过6.5%,一夜之间市值缩水逾360亿美元,比京东当时346亿美元市值还高。

看上去的确惊悚,但有几个关键性问题,在一片唱衰声中,被有意或无意地忽略、混淆了。

1.苹果不是第一次“要完”

早在2012年,苹果公司股价就曾出现过一次持续下跌,到2013年4月累计下跌44%。

也是从第一次持续下跌开始,苹果“要完”的唱衰声,几乎成了每一季度财报的伴生产品。

这么看,是有点惨。但是,请注意,跌的不只苹果一家!

作为苹果死对头,三星这两年股价下跌的悲惨程度相比苹果有过之而无不及。2015年9月,连续下滑五个月的三星股价蒸发了近600亿美元,直接“跌出一个小米”。(2015年8月,有媒体报道称,小米在第6轮融资中给自己估值600亿美元)

苹果的困境更是几乎所有智能手机厂商的困境。IDG的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15年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增幅9.8%,首次下滑至个位数。

无论是“跌掉一个京东”还是“跌出一个小米”,苹果和三星不好过,其他厂商同样没好到哪里去。

2. 股价下跌不是因为财报亏损,而是预期下降

不少人将苹果股价暴跌归结为营收亏损,这显然是没看财报。来看三组数据:

(1)第一财季净营收为758.72亿美元,比2015年同期的745.99亿美元增长2%;(2)净利润为183.61亿美元,比2015年同期的180.24亿美元增长2%;(3)第二财季营收预计在500亿美元至530亿美元之间,毛利率预计在39%至39.5%之间。

是的,苹果仍在盈利,甚至仍然创下纪录。

只不过,美国股市以价值投资为核心,看重企业的未来业绩展望而不是现状。虽然第一财季业绩再创新高,但业绩增长率严重放缓,第二财季业绩展望未达到分析师此前预期,再加上美联储货币政策会议后,美股整体下跌,苹果股价应声下跌就不奇怪了。

3. 比起iPhone销量,苹果更担心汇率

受iPhone销售增速可能已见顶的担忧影响,苹果股价在过去的六个月内下跌近20%。而供应商方面也传出消息称,苹果将在2016年第一季度削减iPhone 6S/6S Plus30%左右的计划产量,以帮助零售商消化现有库存。

iPhone销量增速降低一方面减少了实质营收,另一方面成了苹果股价爆跌的舆论导火索。这看起来确实是苹果最大的心病。

但相比之下,就股价和市值而言,当下最让CEO库克寝食难安的,是全球汇率的变动。

从财报看,苹果公司三分之二的收入来自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和地区。当前,英镑、欧元、加元、澳元、墨西哥比索、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和俄罗斯卢布持续疲软,美元汇率蚕食了苹果公司相当一部分的海外收入。

库克已经明确指出,与2015年第四财季相比,汇率变动给苹果海外收入造成的损失高达15%,严重拖累了营收和股价。

4. 苹果颠覆者出现在智能手机领域的几率为零

每次苹果股价暴跌,关于苹果发展前景的问题都要被重新拎出来细数一遍。但换个角度来看,目前智能手机市场出现了把苹果拉下神坛的厂商?

不可否认,虽然Android阵营智能手机的体验有了大幅提升,但至今无法实现软硬件一体化的高溢价,反而持续在低价泥潭中来回挣扎,很难有利润去支撑起品质和品牌。

一个直接的数据,2015年的销售数据显示,苹果iPhone手机的平均售价高达680美元,而在Android阵营中,表现最为抢眼的华为,平均售价282美元,而小米手机,平均售价是149美元。

虽然苹果公司创新力开始减退,股价出现暴跌,但能将苹果拖下神坛的继任者并未在苹果的主营业务领域出现,我们顶多可以说,苹果公司到了一个发展拐点。

当然,这并不意味这苹果能够永远待在那个宝座上,多年前几乎没人能想到苹果会把诺基亚拉下神坛,但它还是发生了。颠覆苹果的产品和厂商,有很大可能,在手机以外的领域。

5. 苹果的危机是与时代的创新模式脱节

人人都知道,苹果的创新力大不如前。作为乔布斯的继任者,库克也顺理成章地背上了黑锅。

但事实上,库克时代的苹果从来不缺乏创新的野心,从苹果手表、汽车、虚拟现实等产品或传闻中,你就能略窥一二。

问题在于,苹果一直试图努力保持的创新模式和创新文化,并不适用于当下了。

仔细梳理乔布斯、比尔·盖茨时代的硅谷创新文化就能发现,当时的创新是叛逆式创新,辍学、车库创业盛行,所有人崇尚的,都是建立一种与现实完全不同的文化,建立自己的产品和品牌帝国。

但今天,你再去硅谷多探访一些时日,就会发现,这种叛逆的创新文化基本消失殆尽了,取而代之的,是三种截然不同的混杂面貌,一是残存的叛逆创新,二是稀有的工程师创新,三是主流的西装革履资本创新。

尤其是资本创新,当硅谷吸引了大量风险投资人后,能够最快速带来最大资本回报的模式,成了最受青睐最受追捧的对象。需要长周期研发的叛逆技术性创新,反倒最不受待见。

跳出硅谷,如果将创新放大到美国全境,就能看到另一个有意思的现象,美国的创新创业,已经扩散到全境,而且从一些专注美国项目的中国风投机构收集的数据来看,这些创新创业,有三个特点,一、聚集在顶尖高校周边,二、以小公司小团队为主,三是开放合作。

这些特点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靠自己一个人在车库创造颠覆产品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但反观苹果,尽管库克接棒后,苹果的形象已经大变,可骨子里封闭的自我为中心的企业文化,并没有实质性的改观。

现有的手机、电脑、iOS系统等产品体系如何极度封闭已无需多言,即便是未来若有若无的苹果虚拟现实、苹果汽车也是如此,时至今日外界仍然没人知道,苹果究竟在干什么。

而另一面,在谷歌、Facebook等新兴企业的带动下,如今的科技创新人才往往更喜欢开放的企业环境,如果无法持续吸引优秀的创新人才加入,苹果的创新问题不会有显著的改观。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