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城市里最后的低速电动车

让低速电动车企业去做汽车,造车已经不容易,造出来了也很难与汽车企业竞争

大部分低速电动车遁入乡野,少部分头部公司则向上突围,转型新能源汽车,希望成为“升级一批”的一员:河北御捷和同在河北的长城汽车(601633.SH)开始合作,推出汽车品牌“领途”,已发布两款A0级和三款A00级新车;雷丁、山东宝雅更财大气粗,以十几亿元收购乘用车企,获得了高速车的造车资质,甚至提出2020年销量超15万台的目标。

“之前低速电动车的质量和技术标准方面都没有明确的规定要求,比如说钢板的厚度、车身的强度以及承载能力等等,有些企业可能为了追求利润就偷工减料,造成一些安全隐患。”张怀文告诉《财经》记者,“而我们现在是按照汽车的标准去做低速电动汽车,我们在电泳线、喷涂线这两条线的设备上花费很多,花几百万上千万去买一整套设备。环保设备上也做出了非常大的努力,我们现在排污的水里养金鱼,证明污水全都是达标的。”

设计研发、生产制造领域向汽车看齐,是低速电动车企业一致的愿景。御捷汽车总经理张利民也向《财经》记者介绍,御捷的研发团队有大概440人,其中大多数来自汽车主机厂。目前整体而言,御捷的产品单价是往上走的。

在中国科学院晶上智能网联研究院总经理袁尧看来,未来低速电动车行业有三大趋势:一是锂电化,实现稳定的长续航;二是网联化,由于模组成本降低,网联化成为趋势;三是集成化,由中控屏控制全车。

但可想而知,转行去做汽车不是件容易的事。据《财经》记者了解,御捷集团两年前推出的汽车品牌领途,由于销量不佳,目前领途项目停滞,集团已经发力做新的汽车品牌。

《财经》记者在山东德州某雷丁汽车专营店也看到,雷丁旗下的某款新能源汽车售价6万多元,续航里程只有100公里——这样的里程表现无疑与市场主流的400公里-500公里相差甚远,在店里,在这款车前停留的顾客也寥寥,几乎所有人都是为了雷丁不超过3万元的低速电动车而来。

“人都想往高处走,就像开路边摊的人总想开店。但是开店了就有人来吗?就算店里和路边摊一个价,大家还是喜欢在路边摊吃豆腐脑,这里有一个消费习惯的问题。”陈方对《财经》记者说。

乘联会发布的销量数据显示,在今年的A00级汽车销量排行榜中,没有一家低速电动车企业制造的汽车产品进入榜单前十名,排在前列的仍是长城汽车、上汽通用五菱等传统汽车制造商。雷丁汽车今年1月-7月的总销量,不到传统汽车品牌一个月的销售数字。

而且以五菱为代表的车企正在主动下探到3万元市场。A00级小车五菱宏光MINI EV,同样续航短,主打市内代步,售价2.98万元起,上市20天后销量突破1.5万辆,对低速电动车市场形成不小的冲击。

同样的3万元,消费者是买政策夹缝中的低速电动车,还是能上牌的正规汽车?山东德州某经销商告诉《财经》记者:“五菱外观比较时尚,适合年轻的小媳妇、家庭妇女开,中老年人开得不多,毕竟没有驾照。”

有业内人士向《财经》记者直言,如果按新标准做,成本肯定要上升,这样的低速电动车,既不符合原有消费群体的需求层次,也无法与纯电动车相竞争,最终丧失存在的意义。

而且现在也不是进军汽车市场的好时机,受补贴退坡影响,中国新能源汽车销量从2019年7月到2020年6月连续下滑。

作为御捷旗下的高端品牌,幻电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吴士寅告诉《财经》记者,现在御捷秉持“两条腿走路”的策略,一方面是市场需要什么就提供什么,另一方面也往上走一步,提供引领低速电动车行业发展的高质量产品。他形象地比喻道:“就像卖大盘鸡的现在开始卖本帮菜了,有人吃更好,没人吃也赚名气。”

凭借过往行业高速发展期积累下来的厚实家底,一众低速电动车头部企业正在不断尝试。吴士寅本人就负责过御捷旗下三个品牌的创立,各自瞄准不同的市场,比如幻电科技的新车均价是3.6万元,御捷的新车价格则是前者是一半,为1.9万元,“孩子多了好打架”。

拉锯新国标

顺应现有水平,还是拔高面向未来,这是一个问题

清华大学汽车产业与技术战略研究院教授赵福全指出,虽然同为电力驱动,但是低速电动车与目前国家大力推广的纯电动汽车有明显区别。根据国家标准,纯电动汽车的最高车速不低于80km/h,续驶里程不低于80km,而低速电动车的时速不符合该标准,部分的续航也不达标,属于一种特殊电动汽车。

这一尚待明确的特殊身份,正是争议的源头。众多从业者认为,应将低速电动车列为介于乘用车和农用车之间的摩托车类别,呼吁较为宽松的管理;主管道路安全的公安部则主张从严管理,限制上牌以及上路;发改委的相关领导也曾怒斥低速电动车使用的是“垃圾技术”,根本“没戏”。

2016年10月份,国家标准委正式立项《四轮低速电动车技术条件》,性质为推荐性国家标准,项目周期为24个月。

但国标未如期而至。董扬坦言,我国关于车辆的管理部门众多,协商一致的时间过长,对此全国人大曾经问责,两会时也总是代表委员问责的重要话题。

国标的最新进展发生在2019年3月21日,工信部公示,《四轮低速电动汽车技術条件》标准制定计划的完成年限是2021年。值得注意的是,低速电动车的国标从推荐性变为强制性,并且重新开始制定,现广泛向社会征求意见,限定期限到2021年。

2020年1月,董扬向《财经》记者透露,当前国标制定情况仍不明晰。

“狼来了”的消息传了多次,从业者普遍希望国标能尽快出台。“这是一个草根行业,从业人员草根,使用者也草根。首先发声的人太少,其次说话的人也没实力,很难撼动国家政策。”李云龙对《财经》记者感叹道。

目前国标的一个核心争议是,低速电动车到底该使用现行的铅酸电池还是升级为锂电池。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