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城市里最后的低速电动车

河南周口市民张女士告诉《财经》记者,不挂牌的低速电动车总是挤来挤去地乱跑,很影响交通。“需要严查才行,大部分都是老年人开的,不安全。”此外,张女士认为低速四轮电动车的电池安全也得不到保障,“高速车都能自燃,更不说那种了。”

陈方告诉《财经》记者,低速电动车产品多为逆向研发,“有实力的自己研发,没实力的去国外买个车,拆掉直接模仿,更有甚者,看行业内哪个车卖得好,直接模仿”。

制造一辆低速电动车并非难事。《财经》记者在济南车展的展馆周边看到,各类供应商直接在路边摆摊等待生意,大到变速箱、增程器、车身冲压件,小到车玻璃、方向盘、内饰,什么都能直接采购或者按需定制。

进入展馆之前,《财经》记者还被塞了一张潍坊某企业的宣传单,该企业制造的多款车型满满当当地占据三张A4纸大小的画册,“我们是做代工的,给企业贴牌,企业只要负责品牌,制造我们来做。”宣传单页上,电话、地址、微信二维码,联系方式一应俱全。

小企业找代工,部分中大型企业则拥有自己的冲压、焊接、涂装、总装车间,与汽车生产流程相近。但市面上的产品大多相仿,没有核心优势,打价格战就成了必然。

“你是哪里的?”这是厂家最关心的问题。《财经》记者了解到,为了避免互相降价倾轧市场,厂家在一个乡镇只招一家经销商,“你卖两万他卖一万九,这咋能行?”目前厂家的招商重点集中在覆盖空白乡镇。

把车卖到更难监管的乡镇去

市区里交警开始严查低速电动车,但乡镇的生意还可以做

在河南焦作市区卖了六年低速电动车后,眼看着生意越来越难做,老李去年决定回到镇上。

“查得严”,这是经销商和消费者一致的感受。于是大多数低速电动车企业选择退回到三轮、两轮,或者把四轮产品卖到更难监管的乡镇或者更低一级。目前执法部门对道路的管理最低一级只到县城。

从2014年到2020年,投入近10亿元,河南洛阳大河新能源车辆有限公司曾希望借新能源汽车的政策春风做番事业,但不料2018年起,政策风向转弯,低速电动车成了交警时时喊打、国家发文整顿的对象,销量骤降。

从生产三轮到四轮的转型升级梦快要碎了,总经办主任张怀文向《财经》记者感叹道:“最近又回到老本行做三轮了,但是三轮的国内市场已经属于夕阳行业,出口国外又因为疫情受到很大影响,所以目前的处境确实很难。”

成立于1994年的富路集团是低速电动车的领军品牌之一,《财经》记者在2020年济南车展的富路展台看到,最受欢迎的产品却是一款燃油三轮车。“去年全年十几万销量,这款车就卖了3.7万台。”富路集团区域经理朱雪龙透露。

这款车能上摩托车牌照,有了合法身份,油箱也摆脱了续航焦虑。“老头可以开着去西藏去北京,他们觉得这是低速里面的顶级产品,40岁的中年人就觉得这是考不到驾照的替代品,不同人群对这款车的理解不一样。”朱雪龙告诉《财经》记者。

从城市到城乡结合部,超威集团(00951.HK)新能源事业部二级市场渠道负责人缪海卯也感觉到了低速电动车市场的变化,“我們是按照产品需求来设计电池的,以前电池是100、120安时,现在下降到60、75安时,容量下降型号下探,电池也变得更便宜了。”

市场变大或者变小了吗?很难说。多位从业者认为,这说明市场变得更加细分,企业需要推出更有针对性的产品。

在产销大市山东德州,《财经》记者看到,城市主干道三八路已经对低速电动车实行早7点到晚7点之间的限行。德州交警发布的征求意见稿显示,计划从2021年1月1日起,将限行区域扩大到整个城区范围。

《财经》记者近期在河南周口市一个十字路口观察了交警执法。五分钟过去了,四五辆低速电动车从交警眼前开过,并没有被拦下。

交警坦言,目前没有具体的界定标准和解决办法,“按照交通安全法,一是不能行驶在快车道,如果在非机动车道就不会管它。然后闯红灯、超载都有罚款标准,比如闯红灯可以进行20元-100元之间的罚款,还可以进行教育,但是这个界定没法说。”

“一旦有交管部门放出风声,说要查低速电动车,就算实际上只是查一段时间或者干脆没查,作为消费者来讲,花个一万多两万块钱买的车,不让开、不让上路,那钱就白花了,还不如不买,这也抑制了这个行业的发展。”张怀文告诉《财经》记者。

回到镇上之后,老李辞退了员工,自己一个人卖车、修车,指甲缝里都是黑黑的污渍,每个月能挣万把块钱。

但“身份”依然是萦绕在低速电动车从业者心头最大的顾虑。“千万不要买四轮,买了也没法上路,到处都在查,买个三轮的,可以上摩托车牌,这样就受国家认可了。”老李毫不讳言。

河南周口的经销商杨先生则想了一个“售后服务”:帮消费者交罚款或者找关系打点。“咱为了不得罪消费者,有时候会帮他交罚款。为了以后他接触的亲戚朋友,把他们介绍过来买车。”杨先生告诉《财经》记者,像罚得少的几十块钱,当时就解决了。

天能集团董事长、全国人大代表张天任认为,国务院明确的“升级一批、规范一批、淘汰一批”的工作思路,不少地方误解为或异化为“升级淘汰赛”,即将一批规范企业引导升级为拥有乘用车资质的新能源整车企业,将一批产能落后的不规范企业关停淘汰,不升级就淘汰,“三个一批”变成了“两个一批”,生产低速电动车成为了过渡期,低速电动车沦为边缘化产品,这严重阻碍了车企在转型升级上的投入,不利于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人们在车展上参观低速电动车。图/中新

向上转型是方向,但消费者不一定买单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