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银行战不良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卸掉不良“包袱”,部分中小银行还推出了“搭售”不良资产的定增方案,即在定向发行股份的同时,要求认购股份的投资人购买不良资产。

據《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已有包括广东四会农商行、山西泽州农商行、山东诸城农商银行等在内的中小银行推出同样的方案。

而在银行业不良资产处置之外,广义的特殊资产处置亦被业界所提及。

曾刚认为,消解不良资产压力,应打破当前仅聚焦于银行表内现有不良的局限,将眼光和处置对象扩展到特殊资产范畴,并壮大特殊资产管理行业。因为,违约风险已不局限于银行业表内信贷资产,非银金融机构贷款同样存在大量违约风险;管理金融风险最有效的时机并不是在违约之后,而是在实质违约发生之前。

他撰文指出,特殊资产不仅包括银行的表内不良资产(狭义的不良资产),也包括银行表内部分关注类贷款、非金融机构的不良资产、各类资管产品中可能存在的不良资产和转型存在困难的资产、金融市场的困境资产,以及非金融企业的困境资产,等等。

近年来,私募跑路、债券违约、信托爆雷等风险事件频发,但这些机构背后的风险资产却未被纳入广义的不良资产范畴。需要注意的是,其对应的风险资产规模不容小觑。

信托业协会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信托产品风险项目1626个,涉及金额达6431亿元;与此同时,银保监会主席郭树清透露,截至今年6月底,P2P网络借货平台出借人的资金还有8000多亿元没回收;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9年12月20日,银行间和交易所共有153只债券发生违约,涉及的债券本金规模达1185.64亿元……

上述银行业分析人士直言,非银金融机构等的确存在不小的风险敞口。“市场通常对中国银行业的资产质量存疑,但银行业对风险资产的划分和对坏账的核销计提,一直是最严格的,比如它有五级分类原则等。相较而言,租赁、信托公司等在这方面缺少强机制。从中长期来看,有必要把非银金融机构等的问题资产,纳入一定的核销范围,这应该是未来的一个发展趋势。”

金融供给侧改革深化

对于今明两年的不良资产处置,有银行业人士将其与此前开展的不良资产处置相比较,并认为此轮将面临更大的挑战,因为底层资产质量堪忧。

有学者撰文指出,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不良资产处置基本可以分为两轮处置潮:一次是1999年-2008年以国有银行改革为出发点的第一轮处置潮,第二次是2014年以来在经济新常态下的新一轮不良资产处置潮(见图2)。

图2:2003年12月至今中国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不良贷款率概况

资料来源:《财经》记者根据Wind数据整理

多名业内人士认为,相较此前两轮不良资产处置,疫情影响下的新一轮不良资产处置面临更多挑战。

颜湄之告诉《财经》记者,当前所处的经济环境与第一轮完全不同,1999年那时的经济比现在脆弱很多,而且债务等都是在体制改变的过程中累积起来的;第二轮处置周期中,主要是金融危机后,先是过度扩张、加杠杆等,之后开始去杠杆、淘汰过剩产能,对实体经济形成普遍冲击,随着监管出手解决,到2019年大致告一段落。

“第一轮处置周期中,很多土地作为不良资产转让,这些资产随经济复苏不断增值,实现快速变现;但当下处于经济转型升级的背景中,部分资产会被淘汰,且几乎没有盘活的可能性。”刘晓春直言,以前的不良资产基本是信贷,债权债务关系明晰,底层资产逻辑清楚。但从第二轮处置中遗留下来的问题依然存在,比如影子银行、监管套利等等,很多资产穿透到底层后,不仅会发现价值被高估,而且可能是泡沫。叠加疫情影响,对商业银行参与不良资产处置的专业能力和技术水平提出了更高要求。

上述华南某城商行行长则认为,本质不是资产变得更烂,而是说金融的复杂性、衍生性更强了。“现在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在信贷投放的过程中,可能有衍生金融产品、投联贷、外贸外汇等方面的介入,这样的结果就是资产处置起来比较困难,其中甚至会夹杂着泡沫。”

在广东南粤银行副行长赵俊宏看来,无论是从2014年开始的第二轮不良资产处置潮,还是当下的新一轮处置,都应视作金融供给侧,甚至是经济供给侧改革的深化。处置或化解不良,本质是结构的优化,过剩的、低效益的产能将被淘汰,这也是中国资产负债表的一次自我修复。

“这一次不良资产处置面临的挑战在于,当前资产价格已到了高点,同时遭遇了疫情的‘休克式打击’,再身处‘内循环+外循环’的大背景下,早已不是简单的债务危机、流动性问题,而是结构的深层次调整优化,相较之前的不良资产处置更复杂。比如有些行业原来主要依靠出口,突然转向内销后,它的产能是否能适应,自身是否能正常经营下去,都值得进一步思考。”赵俊宏强调,结构优化是一个“有进有出”的调整过程,被退出的部分会比较痛苦。这部分没有别人来买单,只能靠自己。而自己买单就意味着会出现损失。

提及未来银行业资产质量的影响因素,刘晓春指出,主要还是接下来的经济走势和银行本身的风险管控能力。“银行风险管理不能投机取巧,必须实实在在地针对不同的客户、不同的贷款用途等去评估、管理信贷风险。在这个过程中,要擅用金融科技,但须明白金融科技只是帮助你更好地去识别风险,而无法避免风险。”

(应受访者要求,陈宇为化名;《财经》记者唐郡对此文亦有贡献)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