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银行战不良

在具体业务类型上,信用卡、消费贷等个人贷款业务则成为风险暴露的“集中地”。

半年报显示,上海银行(601229.SH)个人消费贷款不良率增长变化明显,由上年末的1.15%提升至今年中的1.89%;其次是信用卡业务,由上年末的1.63%升至今年中的1.84%。

部分银行预计,下半年信用卡不良将会得到改善,但其他业务资产质量的走势依然存忧。

西泽金融研究院院长赵建此前在一次内部会议发言中指出,“现在银行的资产看上去没有太大问题,那只是时间未到。随着经济下滑持续,银行的风险资产也会按照从外围到核心这样的传导结构,逐一爆发。最外围、最市场化的信用卡和个人消费贷、经营贷,在疫情冲击致个人收入下降和现金流吃紧的情况下,已经开始快速恶化。”

银保监会披露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二季度末,大型商业银行、股份行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1.45%、1.63%,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贷款率则分别为2.30%和4.22%。其中,相较2019年末,农商行的不良率上升最为显著(上升0.32个百分点)。

“已公开的部分数据并不能反映当前真实的资产质量状况,部分地区的农商行不良贷款率已升至两位数,风险远高于账面所反映的情况。”华北某农商行信贷业务负责人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当下银行业不良受到监管调控,风险不会完全暴露,这也是为了避免系统性风险的出现。

瑞银投资研究部大中华金融行业研究主管颜湄之告诉《财经》记者,“疫情出现后,中国政府及时推出延期还本付息等政策,体现出对经济较强的控制力。在政府管控下,有计划地逐步释放风险,好处是能按照一定节奏推进,但不利之处可能在于风险暴露不会很透彻。”

瑞银(UBS)在今年3月发布的一份报告中指出,经济放缓与NPLs(不良资产)的形成紧密相关。从2013年开始,中国不良资产开始攀升,到2019年中国银行业共确认约9.2万亿元不良资产(排除部分银行将逾期60天的贷款确认为不良的严格规定影响,为8.9万亿元),相当于6年平均贷款余额的9.4%。2013年到2019年,中国实际GDP增速已从7.8%逐渐放缓至6.1%,瑞银预计2020年不良资产形成率为1.6%。

银行积粮筑墙防踩雷

6月以来,金融监管者已关注到银行业未来可能面临的风险,并频频示警。

6月4日,银保监会新闻发言人在答记者问时指出,要有效应对银行不良资产反弹。督促银行做实资产分类、真实暴露不良、足额计提拨备;疏通不良资产核销、批量转让及抵债资产处置等政策堵点,指导银行采用多种方式加大不良处置。

7月,北京银保监局下发《关于全力做好当前信用风险管控工作的通知》,提出力争全年不良处置额明显高于前两年平均水平,努力实现2020年下半年不良贷款余额由升转降,有条件的机构2020年底不良贷款余额压降至年初水平,为下一阶段不良反弹预留空间。

8月13日,郭树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前,经济尚未全面恢复,疫情仍有较大不确定性,所带来的金融风险也存在一定时滞,预计有相当规模贷款的风险会延后暴露,未来不良贷款上升压力较大。

对此,郭树清提出,要密切关注,提早谋划,积极应对:一是做实资产质量分类。督促银行运用预期信用损失法评估贷款风险,真实反映企业经营变化。二是备足抵御风险“弹药”。要求银行采取多种方法补足资本,提前加大拨备提取,提高未来风险抵御能力。三是加大不良贷款处置力度。在充分揭示风险的前提下,研究分阶段下调拨备覆盖率的监管要求,释放资源全部用于处置不良贷款。四是严控增量风险。督促银行加强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做好贷款“三查”,减少贷款损失。

《财经》记者注意到,在监管频频发声之下,不少银行开始加大拨备计提,增厚“安全垫”。半年报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36家A股上市银行的拨备覆盖率均在140%以上,26家银行超过200%。其中,22家银行拨备覆盖率较上年末出現上升,5家银行拨备覆盖率增长超过20个百分点。

与此同时,不少银行相继采取措施筑牢风险管控“防火墙”,避免存量业务“爆雷”,增量业务“踩雷”。

陈宇透露,从向市场投放防疫贷款起,他所在银行就已开始进行压力测试,并对所服务中小企业在疫情期间的风险进行排摸,针对已经产生不良或者有潜在风险的存量业务,及时采取要求追加担保、更换担保人等措施;在新发放的贷款上,则对现金流、还款来源等方面进行严格审控。

无独有偶。长沙银行风险管理部负责人亦告诉《财经》记者,“前期已开展偿债能力压力测试,结果表明,我们能够承受轻度和中度压力情景的冲击,但在重度和极端压力情景下冲击严重,可能出现资本缺口和亏损。针对偿债能力压力测试结果,我们在信用风险监测预警、信用风险排查、贷款损失拨备、资产负债结构、资本应急预案等各方面拟定了应对措施。从目前实际经济运行情况看,疫情相关影响也逐渐消散,压力测试中的重度和极端情景已不会出现。”

上述长沙银行风险管理部负责人透露,针对存量业务,长沙银行不断开展风险监测与排查,同时加强授信集中度风险管理,防范大额风险和系统性风险的爆发;针对增量,多措并举推进不良贷款清收化解工作,特别是充分发挥债委会作用,积极化解大额风险和大额不良,“一企一策”制定合理的联合授信管理和债权维护方案,防范化解风险。

《财经》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为了避免新增贷款“踩雷”,有银行采取了更为谨慎的风险防控态度。

某股份制银行对公业务客户经理告诉《财经》记者,虽然自己所在的股份行推出多项针对受疫情影响企业的金融措施,但在实际操作中,风控门槛降低主要是针对受疫情影响较大,但经营业绩良好并有一定规模的企业。再者,此前企业类客户主要是依靠固定资产抵押以获得贷款,而当前阶段主要是发放信用贷款,贷款审批通过率相较之前下降,最终体现为贷款发放量下降。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