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癌症理赔年轻化,一场资源错配?

在韩国的案例就相当失败。1999年韩国政府启动全民肿瘤篩查项目,虽然甲状腺癌不在其中,但不妨碍医院和民众自费增加筛查。随后的十年里,韩国的甲状腺癌人数快速增长,到2011年,韩国甲状腺癌的发病率已经达到1993年的15倍,一举成为全球甲状腺癌发病率最高的国家。

与此同时,自1993年以来,韩国的甲状腺癌人群病死率却没有明显变化。甲状腺癌发病率持续升高,而死亡率却保持稳定,这类特殊现象即为“过度诊断”。

韩国甲状腺癌患者激增,正是来自筛查率的提高。这一结论也被韩国政府的—项社区健康调查证实。

治疗甲状腺癌的手段之一是甲状腺切除。在美国,这一手术从1996年到2006年间上涨了60%,但切除甲状腺可能会带来并发症,主要是甲状旁腺损伤、喉返神经损伤。而且,切除甲状腺的人群,必须在余生采取甲状腺素替代甚至抑制疗法,这一治疗本身就有健康风险和额外开销。

中国的同类数据尽管不多,但现有的研究结论也与上述经验一致。—项常卅『市金坛区2003年-2014年甲状腺癌患者的研究显示,手术与否对患者生存质量等级几无影响,积极的手术治疗并未显著改善甲状腺癌患者的生活质量。

“死亡率变化不大,说明这个癌种很多人被检出,但是并不致命;而致命的那部分人,后期干预的效果也不是很好,没有得到很好的控制。”国家癌症中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癌症早诊早治办公室主任陈万青曾告诉《财经》记者。

早在2016年,国际肿瘤学知名杂志JAMA Oncology上就提到,有国际专家组发出建议,将甲状腺乳头状癌(EFVPTC)的非侵袭性包裹性滤泡变异,称为“非侵袭性滤泡性甲状腺肿瘤”,从原本的名称中删除了“癌”这个词。这是乳头状甲状腺肿瘤的一种亚型,这类病例近几十年有所增加,原本占欧洲和北美诊断的所有甲状腺癌的10%-20%。

这个名称的变更建议得到了一些学者的支持,纽约大学郎格尼医学中心的Kepal N.Patel博士在一篇社论中说,这些肿瘤的重新分类是“及时和适当的改变”。领导这项研究的Luc G.T.Morris博士认为,这会有助于减少对惰性甲状腺肿瘤的过度治疗。

大病赔付与实际开销差距仍大

从商保公司整体赔付金额来看,重疾险的赔付数量不是最多,但单笔赔付金额相对高,也是各家险企的赔付大头。

例如,平安人寿2019年上半年,重疾险赔付金额总计达到68亿元,高于医疗、身故、伤残险的赔付额;重疾险平均每件赔付7.37万元,仅次于身故险平均8.3万元的赔付水平。

2019年上半年,中德安联的重大疾病件均赔款为15.5万元,虽较去年有所提升,但依然与重大疾病治疗康复实际所需的费用之间存在较大差距。

因此,一些商保公司建议消费者,投保重疾险保额不低于50万元。

当大病患者面临大额医疗支出的时候,很多自费药或者进口药属于基本医疗保险难覆盖的部分,因此商业健康险被视为基本医疗保险的补充。虽可补充,但与大病开销水平相比,补偿金额仍不算高。

泰康人寿的数据显示,上半年恶性肿瘤的件均赔款为7.9万元,但恶性肿瘤的治疗康复费用平均需要12万-50万元。这显示出,即便是选择购买健康险,所获的赔付金额仍远未及患者的实际支出。

中国的商业健康险约占总体保险市场的12%,而美国等成熟的保险市场,占比达到40%左右。目前,商业医保是美国医疗保险市场的主导形式。

若以美国的商业保险为参考,选择主要有三种,其一,传统的按服务付费健康保险计划(FFS),这一般是最昂贵的选择,但为消费者提供了选择医疗服务机构的最大灵活性,可以自由选择医疗提供者,接受服务,支付账单和个人自付额后,余额由医保公司报销。由于其昂贵,只有很少一部分人负担得起。

后两种则最为常见,也是美国商业健康险的主流选择。一是健康维护组织(HMO),消费者可选的范畴仅限于参与该计划的医疗机构;二是优选医疗提供者组织(PPO),消费者可自由选择医生和医院,但如果选择的是医保公司签约的医疗服务提供方,他所需支付的自付医疗费用就会显著减少,这是因为医保公司已经通过合同谈判,迫使这些网络内的医疗提供者接受较低的价格。PPO的优势在于相对自由,保费一般比HMO略高。

2015年,美国平均单人年保费为6251美元,家庭保费为17545美元。中美两国的商业健康险自费部分有差异,是由于两国的医疗保障理念不同。

朱铭来告诉《财经》记者,在美国,除了政府医疗救助群体以外,劳动力人口,18岁或22岁到65岁区间的成年人,没有社会医疗保险,因此商业保险要承担一些社会保障的职能,自费额就不能太高,否则保障功能就得不到体现。

所以美国的商业医保相当于报销型的,是具有补偿性质的,覆盖大部分医疗费用。

例如,一位中年男性因为突发胸痛而去了洛杉矶一家医院的急诊室,不到24小时内,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后来的账单显示医院划价11750.63美元,其所属医保公司支付9738美元,个人只需负担350美元。

而中国的重疾险是定额给付的,商保公司参照医院的诊断证明,一次性地赔偿患者,而不是依据其看病费用的多寡给予报销。

到2018年末,中国基本医疗保险的参保人数已经达到了134452万人,参保覆盖面稳定在95%以上。

这是中国绝大多数人都享有的医疗保障,很多疾病的治疗费用,首先由基本医疗保险报销一部分,然后加上商保重疾险的补充。两国的健康保险理念由此不同。

美国投保者的困惑是,每个主要险种之下,根据具体的医疗提供者网络,个人自付额、医保给赔率都有所不同,又可以分出数十个甚至上百个亚险种。因而,即使每个保户都会收到详细的保单解释,仍经常发生保户买了医保但不清楚该如何使用的情况,或者医疗提供者不清楚自己到底属于哪家医保公司的网络,由此引发纠纷甚至法律诉讼的情况也不少。

另外,美国的商业健康险产品,多数是以团体参保,比如以公司为单位,几千人同时参保,这其中必定有身体好、身体差的,赔偿资金的风险可以平衡。

而中国的情况往往是个人购买商业保险参保,为了防止道德风险和逆选择,商保提供的保障难以特别全面,以降低带病参保的可能性,减少商保公司为每个参保者都支付高额赔偿以致资金穿底的潜在风险。

总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关注商业健康保险,保险公司的理赔生意经,还需针对中国人群深入摸索。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