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TMD自救计划

美团上市后的架构调整,也体现了这一点。美团此前的架构是,前台业务分成四大场景——到店、到家、旅行和出行,这四个场景构建起新到店事业群、大零售事业群、酒店旅游事业群和出行事业部。在此架构下,美团像一个八爪鱼一样多面出击。

而在2018年10月30日,王兴发内部信称,美团战略上聚焦Food+Platform,以“吃”为核心,组建用户平台、LBS平台两大平台,到店、到家两大事业群。此外,单独设立快驴、小象事业部。在组织架构上,可以看出美团在强化平台性建设,业务面临收缩。

上市前,美团已宣布不会加大对网约车市场投入。业界认为,美团此举的原因是,其一,投资者很多觉得出行市场已形成滴滴一家独大之势,担心未来会长期烧钱,美团需要给予投资者交代;其二,网约车市场政策环境尚不明朗,特别是在滴滴先后两次出现顺风车恶性事件后,政策不排除有收紧的可能性。这些都让美团停下步伐。

在业务进行战略性收窄的大背景下,美团的做法包括裁员和整合APP。

美团点评上市后架构变化

资料来源:《财经》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制图:颜斌

美团裁员开始于去年底,这是美团与大众点评在2015年合并后,三年来的首次大规模裁员。《财经》记者获悉,美团点评目前裁员人数已达千人左右,部分岗位的人员离职后暂不做补招。快驴、小象、到家、到店等事业部仍在进行社招,其他事业部的Head Count有缩编但未做冻结。

一位美团点评员工告诉《财经》记者,在美团和大众点评合并后,有很多数据和系统业务是在融合打通的,从合并到上市差不多三年时间,公司没有在这三年裁员,现在恰巧这个时间点合适。“公司需要留住更多现金流用于业务发展。”他说。

上述员工说,这次裁员主要是将高度重合的冗余人员砍掉,比如原来美团和大众点评各有一套体系,两个团队融合后留下优秀员工,从组织迭代看是好事。

再来看APP的整合。2019年1月23日,美团宣布摩拜单车改名“美团单车”,将整合进美团APP;而另一个多数人没有关注到的信息是,不久后的2月15日,美团旅行APP也发布了下线公告。

美团于2018年4月收购摩拜,后者成为美团亏损最大的项目之一,据招股书显示,摩拜2018年4月净亏损4.8亿元。上述美团中层以上人士说,本次改名是为了融合,摩拜未来的定位将作为基础设施,给消费者提供低价格的福利,而对美团的价值是流量。摩拜将从以竞争为导向变为以运营效率为导向。理想状态是,摩拜在财务上实现盈亏平衡,用户认知改变为美团单车,主要流量来自于美团APP。

摩拜单车更名美团单车,美团旅行APP下架,这两个动作表明,美团将调整原来的“多流量入口”策略,把流量聚集到美团APP上。“这样可以减少維护多个APP的成本,便于汇总和收缩。”一位互联网行业从业者说。

作为小巨头中唯一一家上市企业,美团点评不仅面临和其他两家一样的大环境压力,还面临来自上市后资本市场的压力。美团2018年四季度财报显示,其核心业务美团外卖交易总额增速出现放缓。外卖业务四季度交易总额802亿元,同比增长41%,相比2018年上半年的97%增速和三季度的54%增速都有所降低。

美团在2019年3月20日近27亿B类股票迎来解禁,一般而言企业在股票解禁后会面临下跌风险,不过美团在下跌一日后股价出现反弹,相对平稳通过此次资本大考。截至记者发稿,美团点评股价52.8港元,仍低于发行价69港元,公司总市值3025亿港元(约合385.4亿美元)。

滴滴出行:沉痛补课、关停并转

去年喊出“尔要战,便战”的滴滴出行,在2018年下半年接连两起顺风车恶性事件发生后,成为小巨头中过冬最急切的一个。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人士称,滴滴本计划在2018年底上市,但因为顺风车事件不得不推迟。2019年将是决定滴滴能否挽回公众、政府信任,以及筹备IPO的关键年。

一位互联网资深人士对《财经》记者说,滴滴能否上市取决于:1.政府关系的应对;2.盈亏情况的改善,有必要关掉部分亏损业务。据科技媒体36氪报道,滴滴2018年扩大亏损,全年亏损总额达109亿元人民币,而2017年这一数字仅为25亿元人民币。

过去,滴滴是一家偏资本和规模驱动的公司,其估值最高时达560亿美元,在中国未上市企业中排名第二。《财经》曾在2018年9月刊发的《滴滴42小时》中写道,滴滴处在股东和政府的双向夹击中。滴滴是拥有最长股东名单的中国企业,闪耀的资本战队曾经成就滴滴,现在却成为最大的压力来源。一边是股东对增长、盈利和上市的迫切需求,一边是政府监管机构对平台治理的高压线。这起事件或许会成为一个分水岭,迫使政府用更强力度管控网约车,而这对滴滴的规模和垄断性都会造成影响。

一位咨询公司人士称,滴滴在事故发生前最看重的是平台规模,包括订单量、司机数、乘客数、GMV等,其次是收入,即滴滴平台抽取的佣金。而在去年顺风车事件发生后,滴滴把“安全”放在了首位。顺风车无限期下线外,滴滴启动了一系列围绕安全、合规的内部整改措施。

2019年3月24日,滴滴再发惨案,嫌疑人因悲观厌世有轻生念头将常德市一名网约车司机杀害。“恳请大家给我们机会改过自新。”滴滴总裁柳青在前往常德探望被害人家属后发微博表示。记者在今年3月到访滴滴,在现场看到,“保护乘客安全、全面落实企业安全主体责任”、“深刻反思、警钟长鸣”的大红色标语仍然悬挂在公司。

沉痛反思外,滴滴对业务进行“关停并转”。在今年2月的月度全员会上,滴滴创始人兼CEO程维宣布过冬,2019年会聚焦当前最重要的出行主业,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整体裁员比例占到全员的15%,涉及2000人左右。不过裁员的同时,滴滴将在安全技术、产品和线下司机管理及国际化等领域招聘2500人。

美团暂缓网约车扩张后,滴滴也放弃了国内的外卖业务。这导致其探索新业务的R-Lab部门成为本次裁员重灾区。R-Lab(R意为Rebuild)是滴滴探索边界、孵化新业务的部门,它在美团上线打车后成立,是美团的进攻让滴滴开始思考多元化发展的必要性。R-Lab孵化最重要的业务是滴滴外卖,其次是小巴,去年10月还曾试图孵化酒店业务。

目前的情况是,外卖的国内业务、酒店业务将被全面关停,部分外卖团队转岗至国际化部门,外卖将继续试水国际化。此外,滴滴的顺风车、租车等也是裁员重点业务。

上述咨询公司人士告诉《财经》记者,滴滴对自身的定位发生过两次主要的变化——从最早的网约车业务平台,到全球最大的汽车运营商,再到全球最大的一站式出行服务平台。在滴滴国内遭遇风波的背景下,滴滴目前最重要的战略就是海外扩张战略,但其面临来自Uber在全球范围的竞争。

《财经》在2019年2月20日独家报道滴滴给员工开出的赔偿方案:补偿一般为N+1个月,如果当周能确认,再额外给一个月补偿——这一个月补偿是滴滴给被裁员工留出找工作时间,即当周确认,3月份工资和五险一金滴滴照发。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滴滴给出裁员赔偿方案被外界打趣称“裁员裁出了幸福感”。

TMD与巨头面临着相似的过冬困境——估值/市值压力,裁撤员工的品牌和社会影响,对新业务发展空间的考量等等。尤其2019年是字节跳动、滴滴两家公司上市前的关键年份。

它们为同样面临经济环境压力的其他公司提供了一些启示。由于投入产出比的差异,技术和产品驱动的公司,如字节跳动,能够较为灵活地转换赛道、以较低的成本收缩产品,而运营驱动的美团只能暂时选择收缩部分业务线。相比美团重线下运营,滴滴较轻,但其在2018年深陷安全事故的困境,也采取了相似的自救路径。

小巨头的过冬自救计划只是中国互联网冬日里的一个缩影。冬日有冬日的恐慌和焦虑,不过,当资本狂热退去,企业才能真正“外练筋骨、修炼内功”,从更长的时间维度来看,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