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华为闯关

新变量

应尽量让孟晚舟案回归司法轨道去解决,将其政治化不仅无助于孟晚舟和华为,也无助于中美关系大局

12月5日,华为加拿大事件发酵之际,华盛顿离白宫不远处的一个五星级酒店里,一场中美工商界人士的高端晚宴正在举行。消息在喝着酒的人群中引发不安。

这场晚宴之前的几天,中美间风向已经有所转变,12月1日,也就是孟晚舟被拘押的当天,中美两国元首在阿根廷二十国集团(G20)峰会后举行晚宴,双方同意从12月1日起,暂不再升级贸易冲突,用90天时间寻求妥善解决方案。

特朗普称这次会晤达成了“最大的协议”,外交部副部长、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则表示,双方会见时间远超原计划,两国元首同意推进以协调、合作、稳定为基调的中美关系,保持密切沟通,包括进行互访。

原本,这个消息让参加晚宴的人们师出有名。华为加拿大事件的横生枝节,却暗示了两国的分歧无法在一朝一夕间得以解决,中美间重新被不确定的氛围笼罩,从G20峰会后晚宴的餐桌上一直弥漫到大洋两岸。

崔天凯在晚宴上致辞说,过去一年间,两国许多人都在为中美关系近况感到担忧,有人企图让中美脱钩,企图开启所谓的“新冷战”,以所谓的“百年马拉松”之名进行战略对抗。

外界依然对美国“突然”对孟晚舟采取行动的微妙时间节点疑虑重重。

美国方面在G20峰会期间并未提及此事。美国总统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约翰·罗伯特·博尔顿后来在接受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采访时表态称,自己是由美国司法部的例行简报中得知了相关消息,但他并不肯定总统特朗普是否同样在12月1日预先知情。路透社则援引白宫一名官员的话称,特朗普在事发当天并不知道拘捕计划。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美关系研究所主任戴博(Robert Daly)向《财经》记者评价称,此事可能是白宫内部缺乏合作的体现,他对《财经》记者表示,鉴于美中关系的现状,在实施行动前,白宫最高级别官员应慎重考虑它可能给中美关系其他方面带来的影响。

如果博尔顿的公开评论缺乏深思熟虑,那么特朗普对此发表的言论就更为唐突——特朗普接受路透社采访时说,如果对达成“史上最大的贸易协议”(指中美贸易协议)有帮助,他愿意为一名“面临被引渡美国的中国通信业高管”的案子求情。

今年6月,特朗普曾经通过干预,反转了美国商务部对中兴的禁售令,中兴公司得以在代价空前的前提下继续正常运转。但中兴判罚属行政权范畴,孟晚舟的案子属于司法权的范畴,这使得特朗普的选择空间非常有限。

图3:中国企业的海外布局

从程序上,加拿大法律学者Gary Botting认为,特朗普可以施压司法部和纽约东区地检署撤消对孟晚舟的起诉,这样就能终结整个案子。另一位前联邦政府检察官Brian Michael指出,特朗普也可以透过需要居中传递证据和文书的国务院干预,不过,此做法并没有前例。

对于特朗普时代的三权分立状况,鲍登学院(Bowdoin College)教授安德鲁·路德维格(Andrew Rudalevige)曾这样对《财经》记者解释称,美国有相当强的三权分立和权力制衡。只不过在特朗普上任后,直到中期选举之际,美国国会都一直保持沉默,听证会有一些,但不多。

根据美国宪法,国会有责任为总统及其政府提供监督和指导。但特朗普上任后,国会在很大程度上放弃了对特朗普及其政府的权力制衡。这在外交政策和贸易政策上来说尤其突出。过去几十年的国会都对总统行政分支的外交和贸易政策进行实质性审查、并通过立法指导政府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而在过去不到两年的时间中,美国国会在监管方面乏善可陈。

路德维格说,国会的声音之所以变得很弱,简而言之是因为监管执政当局和总统是一个政治获利不大的选项。

至于司法独立的原则,特朗普是否会选择尊重司法部的工作,华为加拿大事件他的处理则会给出答案。

美国司法部助理检察长John Demers近期在国会听证上指出,“司法部(的工作)是执法,我们不是贸易工具。”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也在接受媒体专访时强调,孟晚舟案完全是司法案件,和贸易谈判无关。

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李巍分析,“中国政府也希望将孟晚舟案与贸易谈判进行切割处理,不希望因孟晚舟案而节外生枝。”

一名接近中国政府决策机构的人士向《财经》记者指出,应尽量让孟晚舟案回归法律轨道去解决,将其政治化反而无助于孟晚舟也无助于华为公司。

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会副总裁包道格(Douglas Paal)指出,似乎到目前为止华为加拿大事件还没有影响到中美贸易谈判,除非美国人接受特朗普政府的观点——应该对谈判施加一切可能的压力,如果这个成立,也许有人会认为拘押事件使中美贸易谈判变得更有成效。

让孟晚舟成为美国的谈判筹码,特朗普要冲破重重障碍,打破总统不干涉刑事司法调查的先例,这会使他成为美国民主的敌人,更何况,现在的时机已经不利于特朗普个性化行事了。

中期選举后,民主党时隔八年重新夺回众议院,2019年1月新国会开始运作后,有可能结束“在制衡特朗普方面失声”的状态。

美国政坛的微妙变化目前来看对中美贸易大局走势没有太大的影响。

世界最大的对冲基金公司桥水基金创始人瑞·达利欧(Ray Dalio)对《财经》记者说,今后美国的政治局势会比较动荡。但中美关系很难再回到合作关系。因为民主党和共和党都对中国发起了挑战,即便美国的领导者变成民主党人——他们传统上与中国更具对抗性,所以现在看起来,中美关系不会像之前那样,不会回归到过去的合作关系。

上一页 3 4 56 7 8 下一页 8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