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 加入书签
添加成功
收藏成功
分享

别了,国企医院

东北一家油田职工医院的早晨。

2018年的最后一天,“国有企业医院”将告别历史舞台。

这些生在特殊时期、计划经济孕育的国营厂矿企业医院,秉持着传统思维和运营模式,随着煤炭、石油等主体企业式微,能获得的“输血”渐趋稀薄,退守的路已被淹没,如今不得不按照相关要求,与主体企业强行切割,重寻出路。

剥离出国有企业的指令,截止日在2018年12月底。国资委为这些医院划出四条道路:移交地方管理、关闭撤销、资源整合和重组改制。

剥离改制始自16年前,当时7000多家国企医院占据着公立医院体系近三分之二的江山。在医疗资源总体不足的中国,它们面临的不是“死亡”,更像“凤凰涅槃”——选对路,阵痛之后走出升天;如若不然,或将面临多轮改制。

至2017年,中国医院协会企业医院分会的统计显示,仍有2000多家国企医院没有完成改制,其中30多家三级医院、260多家二级医院、300多家一级医院,其余多是卫生所。

当看到国资委的决心没有动摇,2018年前十个月,国企医院的剥离速度陡然提升。国资委企业改革局副局长吴同兴在10月召开的企业医院分会年会上表示,90%以上的国企医院完成了剥离工作。照此计算,这10个月的剥离速度,是过去15年平均剥离速度的6倍多。

按照相关政策指向,剩下没有改制的国企医院,纵有万般不舍、千丝牵连,也会被强行剥离。今年7月,国资委指定华润健康、国药集团、中国诚通、中国通用、中国国投、中国国新等六家央企作为托管平台,没有完成改制的国企医院将被划入托管平台,部分地方国资委也在搭建类似托管平台,为大限“兜底”。

对于已经完成剥离和待剥离的国企医院,在关闭撤销与移交政府之外,似乎只有一条路径:与资本共舞,谋求出路。

如同嗅觉灵敏的猎犬,各种资本闻风而动,轮番用PPT展示自己的“肌肉”,以求将好医院纳入自己的医疗版图中。这两年涉及数亿元的国企医院整体被收购的案例频发,催生出多个超万张床位的医疗集团。

最后时刻,对优质医疗资源的争夺愈加激烈。而另一个战场已悄然开启。

不同背景的资本、收购方,都在投石问路:这些剥离出的医院选择哪条路线“变身”?有的初现成功之象:留住了人才、止住了亏损、门诊量和高难度手术量上涨;有的则摇摇欲坠:决策失灵、资金匮乏,职工甚至围堵医院。

选择哪种模式,从来没有标准答案。不过,正如一家医疗集团高管所言,医院投资只有30%跟投资有关,70%是社会管理工作。

对于资本或接收方来说,国企医院改制的下半场,才刚刚开始。

剥离之后,国企医院姓什么?

清晨8点30分,浅雾薄霾中,山东济南市历城区工业北路南侧,鳞次栉比的店面渐次“苏醒”。这里的学校、饭店、商厦,几乎都带着“济钢”的名头,大多招牌老旧,唯有附近一个指向济钢总医院的路标牌上,新添加的“濟南”二字格外鲜艳。

这家由济南钢铁集团成立于1958年的企业医院,至2017年从济钢剥离后,最终由济南市卫计委接管,成为名副其实的公立医院,其间一波三折,清晰地展现了虽事关身家性命、却命不由己的传统婚姻式改制。

济钢总医院将被转卖的消息在2014年传出时,就是分离母体的一刻。有些职工倾向于进入体制、交给卫计委管理,以获得事业编制,医院也能享受到公立医院的优惠政策与补贴;而另一些员工则不然,“不管是转卖给资本或者与其合作,职工都能获得好处。”一名济钢总医院工作人员对《财经》记者说。医院部分管理层也不愿意将医院交给卫计委——医院在自己手中或者跟资本合作,自己能有绝对的话语权。

主张与资本合作的一派,暂时占了上风。济钢总医院副院长任兆增接受《财经》记者采访时称,当时母体企业山东钢铁集团曾先后接触过北大医疗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北大医疗”)、华润医疗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润医疗”,01515.HK)。

随后,一份济钢总医院与资本合作的方案上报到山东省国资委。方案很快被省国资委打回来。“估摸是(市)卫计委看上了我们医院。”上述济钢总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财经》记者。尽管拥有近4万名员工的济钢集团已搬离济南,数万名留守的济钢职工和家属对济钢总医院仍保持一定的忠诚度,且作为一家二甲医院,其此前服务区域辐射到附近30万居民。

如部分职工所愿,济钢总医院成为当地公立医疗体系中的一部分——最终医院被收入济南市卫计委麾下。

同样的一幕,也发生在兖矿总医院济东院区。

2017年,雄心勃勃的新里程医院集团(下称“新里程”)携金而来,与兖矿集团达成协议,包括济东院区在内的兖矿医院体系做成一个内生型三级诊疗体系。就在双方流程基本走完,准备举酒庆功时,优质资产济东院区突然被划入了地方卫生系统。

当地政府给兖矿集团开出了一个不能拒绝的条件:兖矿在向济东社区移交“三供一业”时,地方政府提出把济东院区一起移交,不然不接收“三供一业”。按照国资委的要求,企业剥离时,国有企业原本拥有的供水、供电、供热和物业管理职能,将移交给社会专业单位管理,即“三供一业”移交。

选择哪种模式,从来没有标准答案。不过,正如一家医疗集团高管所言,医院投资只有30%跟投资有关,70%是社会管理工作。

畅销排行榜
monitor
在线客服

工作日:
9:00-18:00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常见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