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写给二十年之后的我

六十六岁的我:

你好啊。

我有个大我九岁的哥哥,昨天开车离开北京,去海边了。他恨北京,但是又怕冷,所以冬天像熊—样宅在北京屋子的暖气里,暖气一停,海棠花一开,他就逃离北京,去山东的海边杀掉一年里的其他时间。就像他习惯性地恨北京一样,他习惯性地打压我,在过去的四十年里,总强调我不如这个人、不如那个人,在世俗的标准里我似乎比这些人牛逼了之后,他又会强调“一切到最后都是无意义”,无论从宇宙还是佛法的角度看,我们都如恒河沙一样平淡无奇。(剩余1356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mon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