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打印
  • 收藏
收藏成功
分享

价值观才是稳定的货币

我的童年,生活在美国中西部小镇奥马哈。伴我成长的房子建于二十世纪初,1958年父亲花费三万一千五百美元买下了它。房子是很普通的独栋小屋,没有围墙,从厨房的后门出去,就到了别人家。我们养了两只猫,还有一条叫汉密尔顿的狗。外祖父母住在只隔两个街区的房子里,我总是步行到外祖母家,等待我的是加了糖果的冰激凌。(剩余1313字)

网站仅支持在线阅读(不支持PDF下载),如需保存文章,可以选择【打印】保存。

畅销排行榜
目录
monitor